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儲海藍為劉念春申請保外就醫

1997年07月29日

劉念春病情持續惡化得不到診斷治療﹐其妻儲海藍致函司法部長張秀夫要求允許保外就醫﹐中國人權將致函柯林頓總統和美國議會領袖﹐要求促使中國政府允許重病的良心犯保外就醫﹐作為江澤民十月訪問美國的前提條件。

中國人權從著名異議人士劉念春的親屬處獲知﹐目前被強制在黑龍江省雙河勞教所勞改的劉念春﹐病情持續惡化極為嚴重﹐直腸結腸的腸壁增厚、變硬、腸腔狹窄﹐日漸消瘦和極其痛苦。但是劉念春卻始終得不到必要的檢查和治療﹐因此又出現了高血壓等併發症疾病﹐高壓長期持續在一百九十﹐低壓長期持續在一百二十。監獄醫院也說劉念春的病情出現了併發症﹐但不清楚劉念春直腸長的是腫瘤還是息肉﹐建議應進行手術治療。可是又對劉念春親屬說﹐要進行這樣的手術﹐監獄在經濟上承受不起。劉念春的妻子儲海藍因此致函中國司法部長張秀夫(全文見附件)﹐要求根據劉念春現在的嚴重病情﹐以及中國政府關於勞教人員因病所外就醫的規定﹐允許劉念春離開不具備檢查醫療條件、又不安排有條件的醫院檢查治療的勞改隊﹐保釋回家以利檢查和治療疾病﹐以保障劉念春的生命和健康。

儲海藍是七月十八日在黑龍江勞改隊見過劉念春﹐回到北京之後﹐二十九日寫信給司法部長張秀夫的。這次會見﹐是因為劉念春在勞改隊不認罪﹐被勞改部門延長期限七個多月﹐劉念春絕食抗議又遭到警察毒打並關進禁閉室﹐劉念春八十多歲的母親憤而在家中絕食抗議﹐劉念春的妻子儲海藍四處奔走和要求﹐以及在國際社會和新聞媒體的關注壓力下﹐北京監獄管理局才勉強允許儲海藍和劉念春的哥嫂前往探視的。雙河勞改隊的幹部告訴劉念春親屬﹐延長劉念春的勞教期限﹐與他們沒有關係﹐全是上面政法委的意見﹐由北京監獄管理局下達的指示。同時得知另一個重要異議人士周國強﹐也因同樣不認罪的理由被延長期限二百八十多天。然而中國勞改當局卻多次對外宣稱﹐沒有延長劉念春周國強等異議人士的勞改期限。劉念春的親屬還得知﹐劉念春遭到過警察多次毒打和體罰虐待﹐如在劉念春流鼻血的情況下﹐逼迫他在攝氏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中站立於院子裡﹐並且要他摘掉頭上的帽子﹐劉念春拒絕摘帽子﹐便遭到警察用上萬伏的電警棍電擊毒打。劉念春與其他十六人被強迫住於一個面積很小的統鋪上﹐很多人因為躺不下而爭吵打架不休﹐劉念春在夏天只好睡到地上。由於疾病嚴重不給治療和生活惡劣﹐劉念春的親屬說他不僅消瘦﹐而且身體也縮小了許多。劉念春的親屬說﹐這次接見看管警察的態度比以往好﹐甚至事前允許劉念春舀幾盆水洗了一次澡﹐這是劉念春到雙河勞改隊第一次洗澡。而且警察這次也允許劉念春看家屬帶來的書了。
             
劉念春是中國老資格的異議人士﹐因為參加民主牆的活動被判刑三年。出獄後又反復遭受迫害﹐但依然堅持追求人權民主﹐是六四之後許多重要民主運動的發起者或參加者。他在最近幾年內數十次被警察拘禁審問﹐並兩次被秘密關押長達十七個月﹐一九九六年更被判處了三年勞動教養。劉念春在關押和勞改中﹐遭到警察及被教唆縱恿的犯人虐待迫害毒打﹐目前身患多種不明疾病並得不到必要的治療。

中國人權強烈要求中國政府遵照自己制定的有關法令法規﹐允許重病在身的劉念春所外就醫。中國有許多良心犯政治犯患有嚴重疾病﹐健康甚至生命遭受嚴重損傷﹐按照中國政府制定的勞改法規或勞教規定﹐早已應該離開沒有治療條件的勞改隊﹐保釋回家進行治療。但是在中國政府選擇性的對待下﹐這些良心犯政治犯不能像普通犯人一樣保釋回家治療﹐而且在勞改隊也得不到有條件醫院的檢查﹐更不要提有效的對症治療了。如魏京生、王丹都是患有多種嚴重疾病﹐健康在疾病的侵蝕和監獄惡劣的條件的雙重夾擊下﹐受到無可挽回的損害﹐生命也甚堪懮慮。但是無論他們的家屬怎樣呼籲懇求﹐中國監獄當局就是置之不理。這不能讓人不懷疑﹐如此對待中國這些最優秀的人﹐是中國消除異議聲音的計劃的一部份。世界不應該聽憑中國任意摧殘消除他們﹐中國成為尊重和遵守人權民主國際價值的世界大家庭一員﹐有待他們這些堅定勇敢者的努力。中國人權要求柯林頓政府和美國議會的領袖﹐在中國主席江澤民十月二十八日來訪以前﹐促使中國政府給予魏京生、王丹、劉念春、陳龍德等所有患嚴重疾病的良心犯保釋治病的應該享有的權利﹐做為邀請江澤民來美訪問的一個條件﹐否則就推遲邀請江澤民來訪。邀請江澤民來訪﹐是美國促使中國的人權變化發展的一個重要機會﹐作為國際人權民主價值的捍衛者和領袖﹐美國絕不應該放棄幫助中國走人權民主道路的機會。


>


>

附件﹕《申請所外就醫》

我丈夫劉念春在黑龍江雙河農場勞教所勞教。在被關押兩年多來先後患腸、乙狀結腸病腔病。今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曾寫信給有關部門要求所外就醫。三月二十七日勞教局致函答覆我﹕於劉的病我們一直是及時給予治療的﹐他的病情現在是不符合所外就醫的規定條件的。

七月十六日﹐我去探望時﹐經了解﹐劉念春所患腸、乙狀結腸疾病未得到過治療﹐以致於使病情從急性發作轉為慢性病變﹐直至發生嚴重併發症秤壁增厚、變硬、腸腔狹窄﹐排便困難。身體日漸消瘦。

近期﹐劉念春又患了血壓病血壓長期持續在 190 - 200 毫米汞柱左右﹐常常頭暈、噁心。

根據對勞教人員所外就醫的有關規定﹐鑒於劉念春目前患有多種疾病﹐我認為符合所外就醫的規定條件﹐特此再次申請對劉念春所外就醫﹐以便得到及時治療。

此致

國家司法部長秀夫部長。

公民﹕儲海藍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此件同時抄送﹕中國公安部、北京市勞教管理委員會、北京市監獄管理局、北京市司法局、黑龍江省雙河勞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