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沈良慶促肖揚改善魏京生王丹劉念春獄中待遇

1997年07月04日

安徽異議人士沈良慶張林致函司法部長肖揚﹐緊急呼籲改善魏京生、王丹、劉念春等處境危難的政治犯的獄中待遇﹐中國人權堅決支持沈良慶張林的呼籲﹐要求司法部長肖揚依法保障政治犯良心犯的安全和健康﹐同時呼籲國際社會以實際行動支持沈良慶張林的呼籲。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安徽省重要的異議人士沈良慶和張林﹐在最近連續獲知魏京生、王丹、劉念春獄中的凶險處境後﹐七月六日致函中國司法部長肖揚(原信見附件)﹐緊急呼籲在香港回歸普天同慶的日子裡﹐中國政府要尊重法律和國際人權﹐保障魏京生、王丹、劉念春和全部羈押獄中的政治犯的人身安全和其他基本權利。沈良慶和張林在信中要求釋放魏京生王丹劉念春等全部在押政治犯﹐廢除勞動教養。並提出至少先要做到﹕杜絕監獄警察和牢頭獄霸毆打政治犯﹐對犯人分類關押改善生活衛生等條件﹐允許國際非政府組織探訪調查監獄勞教隊﹐對王丹、劉念春依法就近關押並允許與外界通信﹐對魏京生、王丹、劉念春等人的健康狀況進行檢查治療和依據需要允許保外就醫﹐依法允許劉念春請假探親回北京等等。

沈良慶和張林都是安徽省主要的老資格的異議人士。沈良慶現年三十五歲﹐原是安徽省人民檢察院助理檢察員。一九八四年沈良慶參與創辦民間刊物《調頻》《大學生與社會》訊報等﹐發表了許多關於民主改革和人權的文章。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沈良慶以自己的方式參與發起並參加了合肥地區的自由民主運動﹐公開發表論述民主運動策略的文章。八九年至九二年四月被捕前﹐參與領導安徽省自由民主運動﹐創辦民間刊物《民主論壇》。一九九二年四月五日﹐合肥市公安局以反革命宣傳扇動逮捕沈良慶。一九九六年底被合肥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五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張林今年六月一日剛剛勞改期滿回到家中﹐他是安徽省有影響的老資格的異議人士。張林生於一九六三年﹐一九七九年在清華大學上學期間﹐就十分關心以民主牆為標誌的中國首次出現的公開的有組織有宗旨的人權民主運動﹐是支持這一運動的熱心民眾。張林認為以魏京生、劉青等人為代表的民主牆運動﹐才為解決中國的苦難和痛苦提供了思維方式和機會。因此在魏京生、劉青等人相繼被捕勞改之後﹐不僅沒有恐懼退縮﹐反而在清華大學籌備成立了民眾組織史地理學社擔任社長﹐這是清華大學第二大的民間社團。後來又關注和參與了胡平王軍濤等人競選人民代表的民主活動﹐並因此導致清華大學將他勒令休學﹐直到一九八五年才給了張林一紙大學專科文憑﹐在蚌埠針織廠工作。張林回到蚌埠後﹐成立了宣揚和爭取民主的民眾社團夢沙龍是一個有兩千多成員和五十多骨幹的有影響的民眾組織。一九八九年春夏學生和民眾爭取人權民主的運動中﹐張林是安徽省領導這一運動的領袖之一﹐他先後成立和領導了夢沙龍學自聯工自聯絕食團死隊五個學生和工人組織。四京屠殺和平請願的民眾後﹐張林也於六月八日被捕﹐並被以反革命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九一年出獄後﹐張林繼續從事爭取人權民主的活動﹐到北京與魏京生、王丹和劉念春等人商討開展民運﹐並接受動者權利保障同盟要負責人劉念春的邀請﹐擔任該組織的籌備委員和全國聯絡人。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六日﹐與劉念春一起在北京郊區被捕﹐並隨後被判處三年勞動教養。

中國人權堅決支持沈良慶和張林給司法部長肖揚的呼籲信﹐要求司法部長肖揚依法保障魏京生、王丹、劉念春等政治犯良心犯的安全和健康。同時﹐中國人權也呼籲國際社會密切關注沈良慶和張林的安全﹐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對他們報復迫害。浙江省的陳龍德、王東海和傅國涌﹐就是魏京生再次被判刑的時候﹐為魏京生打抱不平說了一些看法和要求﹐導致先後被關入勞改隊﹐陳龍德在勞改中慘遭非人凌虐甚至被迫自殺抗議。同時﹐中國人權呼籲國際社會以實際行動支持沈良慶張林的呼籲﹐從國際社會施加影響和壓力﹐迫使中國政府遵守自己的法律和國際人權標準﹐放棄肆無忌憚侵害魏京生、王丹、劉念春等政治犯良心犯。魏京生、王丹、劉念春等異議人士﹐代表著中國健康和發展的力量﹐中國政府是期望通過迫害他們﹐重新將中國打入沉默和馴順的年代﹐使中國再也沒有敢於對暴虐專制說不的聲音。所以關注聲援他們﹐使他們不在專制暴虐的政權下消失﹐不僅僅是重視和保護他們個人。關注並幫助中國的異議人士少受不受迫害﹐就是有效重要的幫助中國改善人權的步驟﹐因為異議人士是在為整個社會爭取普遍的人權﹐他們如果能夠少受不受迫害﹐就標誌著中國的人權狀況有重要的變化改善。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