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湖北秦永敏致江澤民求給生存權

1997年06月04日

湖北著名異議人士秦永敏致函國家主席江澤民﹐陳述所受各種嚴酷迫害﹐要求給他生存權﹐並驗證他睾丸被打碎裂之傷﹔中國人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對秦永敏的迫害﹐同時要求中國政府實現人權首要是生存權的觀點。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湖北省著名的異議人士秦永敏﹐在九五年底離開勞改隊後﹐仍然無休無止的遭到公安警察和政府部門的迫害。他得到出國的邀請﹐但因為他在勞改隊時多次遭到毒打﹐甚至將他左側的睾丸打碎裂﹐身體有明顯的傷殘﹐而對他的傷殘﹐聯合國專門致函中國政府查詢過﹐中國政府則隱瞞真相﹐還說秦永敏的傷殘是他妻子在說謊造謠﹐中國政府害怕秦永敏出國將真相大白﹐國際社會知道中國政府公開的講話盡是謊言﹐因而不給秦永敏護照禁止他出國。秦永敏離開武漢去接父親﹐結果和朋友一起被關押﹐他被無理遣返﹐公安局蠻橫的限制他的人身。秦永敏四處借錢﹐擺小攤為生﹐結果屢屢被騷擾罰款﹐而且公然拆毀他租借的門面﹐一次拆毀還不夠﹐又要第二次拆毀。在萬般無奈之下﹐秦永敏在六月五日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去信﹐請江澤民高抬貴手﹐給他留一條生路。

秦永敏湖北武漢人﹐一九七九年武漢民主牆的主要組織者和負責人之一﹐也是北京民刊《四五論壇》武漢分社的負責人。秦永敏八一年被捕﹐隨後被以革命宣傳煽動罪處有期徒刑七年。一九八八年出獄後沒有工作﹐申請個體戶執照以賣布為生﹐但是常受到警察騷擾﹐賣布攤位也被顯然受保護的竊賊盜空﹐公安司法部門對峙不聞不問。一九九三年四月後﹐秦永敏因為覺得北京申辦奧運會勞民傷財﹐幾次前往北京發起反對申辦奧運的活動﹔一九九三年十月又撰寫了和平憲章稿﹐並和劉念春等九人共同發起和平憲章運動。由於這些請願活動﹐秦永敏多次被捕關押﹐家庭和他本人也屢屢受到警察的威脅騷擾。一九九三年十月份﹐秦永敏再次被捕﹐並且被判處勞動教養兩年﹐關押在武漢何灣勞教所﹐進行勞動改造。在勞教所裡﹐常常為警察放縱或教唆的其他勞改犯人毒打﹐還遭受看管警察的各種虐待和迫害。 94 年﹐當著警察的面﹐秦永敏被一些犯人毒打﹐一隻睾丸被打碎。秦永敏的家屬也受到威脅﹐他們甚至不敢說出秦永敏在監獄中的遭遇。

中國人權強烈譴責對秦永敏的極其不人道的迫害。中國政府對待異議人士的迫害無所不在﹐不僅是高強電網的監獄內﹐在他們熬過監獄的災難後﹐仍然是死不了活不成。這其實不僅是在迫害異議人士﹐也是對整個社會的恐嚇威脅。中國人權呼籲國際社會重視和援救像秦永敏這樣離開監獄後﹐連最基本的生存權也沒有的異議人士﹐使他們至少能夠生存。同時中國人權也要求中國政府放棄這種極不人道的殘忍﹐中國政府一再說﹐人權最重要的就是生存權﹐既然這樣就不要剝奪秦永敏的生存權﹐使自己對生存權的解釋﹐能夠在每一個中國人身上得到體現。


>


>

附件﹕《秦永敏致江澤民公開信----請江澤民主席給我生存權》

尊敬的江澤民主席﹕

我國政府一再強調﹐生存權和發展權是最重要的人權。因此﹐我在飽受迫害無法生存的情況下﹐不得不請求您給我生存權。

我一九九三年因發起和平憲章運動而被判勞動教養二年時﹐武漢河彎勞教所三大隊大隊長劉光輝二次唆使所謂族管理委員會班長劉東陽、楊光明等人毆打本人﹐致使本人左側睾丸碎裂。當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向中國政府詢問此事的時候﹐政府卻說我家屬說謊。一九九五年釋放後﹐我接到出國邀請﹐武漢公安局卻以國家安全為由不辦護照﹐其目的就是不讓我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作證。而九六年十一月我到上海接從國外回來的父親﹐路過南京﹐當地朋友徐水良到旅館看我﹐就被一起抓到派出所關押數小時。政府既然一不讓我出國﹐二不讓我離開武漢﹐總得讓我有一條生路吧﹖我於民主運動前後坐牢十餘年﹐至今身無分文﹐恰好借了二萬元錢﹐買下小書店一間﹐賣書為生。因生意清淡﹐在門口放了個冰櫃。不料第二天就被市政局強行收走﹐並被勒索近二千元的罰款。我剛給區政府寫信﹐要求解決冰箱問題﹐現在市政局乾脆以違章為由﹐要我明天搬走﹐他們拆屋。以違章為由﹐拆我租的門面﹐這已經是第二次﹐我兩萬元的借款將成一堆舊書﹐如此一來我將如何生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際﹐只好給您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寫信﹐請您高抬貴手﹐給畢生從事民運的我留一條生路﹐保障我的生存權力。同時還請您將此信轉交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既然中國政府說我在勞教中被打殘是撒謊﹐那就請中國政府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來共同驗證。否則呢﹐您至少也應該讓我在國內有一口飯吃吧﹖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秦永敏

一九九七年六月五日

(本信將寄武漢市青山區人民政府轉交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