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促請聯合國繼續關注中國人權狀況

1997年04月08日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進入國別討論﹐中國人權在會上發言﹐支持和要求委員會繼續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五十三屆年會﹐已經進入高潮﹐有關個別國家人權狀況的討論(議程十)﹐四月八日晚上已經開始了。荷蘭代表歐洲聯盟十五國﹐對世界上一些地區和國家的人權狀況提出了批評﹐其中包括對這次會議的焦點中國的人權狀況的批評。在疆界記者協會(法國)國激進黨(意大利)非政府組織的發言中﹐中國存在的人權問題均被重點提出。四月九日下午﹐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蕭強﹐代表洲發展論壇大會發言(中、英文發言見附件)。蕭強在發言中強調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有必要繼續對中國的人權問題表示關注﹐同時指出中國存在大量的政治犯﹐其數量遠遠超過中國政府對國際社會所公佈的數字﹐因為中國政府以刑事罪名﹐或是不經審判即強制勞改的勞動教養等方式﹐關押了數量眾多的僅僅是和平表達政治願望和要求的異議人士。

這次會議引人注目的焦點﹐是法國為首的幾個民主國家的政府﹐為了與中國作成巨額貿易﹐如購買數十億美元空中巴士的訂單﹐放棄了一個以人權民主為基本價值的國家的原則和義務﹐拒絕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提出對中國不良的人權狀況表示關注和批評的提案。法國等幾個國家與歐洲聯盟反其道而行的做法﹐違背了歐洲聯盟在國際事務中一個聲音的立場﹐引起了歐洲聯盟內部的分裂和思維規則混亂。現在由丹麥任提案國的關注中國不良人權狀況的提案﹐已經得到美國、瑞典、英國、挪威、瑞士、奧地利等十幾個國家聯署﹐將在四月十日的上午正式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提出。關於這一提案的投票表決﹐將等到下星期二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進行。一般認為﹐中國政府將如同以往一樣﹐利用不討論議案的置議﹐再次迴避國際對其不良人權的批評關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已經是第七次提出對中國的人權狀況予以關注和批評的議案﹐前六次議案都因為置議而沒有能夠對中國的人權問題進行辯論和表決﹐這次導致歐洲聯盟出現不同聲音的議案結果如何﹐廣受各方的關注。目前這一議案已經得到十五個國家的附議﹐據中國人權的代表在聯合國游說和接觸的情況分析﹐附議的國家還在增加中。

中國人權認為﹐在中國政府毫無顧忌的運用經濟胡蘿蔔加國際政治大棒的咄咄逼人的進攻下﹐這次聯合國人權會議上繼續提出了針對它的議案﹐是國際社會堅持確信人類的價值和標準的一個重要表態﹐給一切尊重人的尊嚴和價值的人、尤其是在中國專制極權下奮力爭取人權和民主的異議人士以鼓勵和信心。中國政府運用其經濟市場和國際政治地位﹐雖然可以作成一些逆世界潮流而動的事情﹐但無法做到讓全世界的批評譴責消音﹐因為它無法買下全世界的良心和正義﹐也無法嚇住全世界的良心和正義。中國政府如果確實要臉面不希望有人權不彰的惡名﹐唯有改善本國的人權沒有其他捷徑﹐利用經濟貿易的市場和操縱國際政治的力量﹐專橫地想將人權不良的形像壓下去的做法只會適得其反。中國人權對丹麥的國際責任心和道義勇氣﹐深表敬佩和深受感動。丹麥並不是世界上的一流大國﹐但卻不為中國的威脅和引誘所動﹐在關鍵重要的時刻擔起了領頭捍衛世界尊嚴和價值的重任﹐對鼓舞人們的信念和勇氣大有助益。與此相比﹐法國以及德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國家的所為令人失望。法國原是世界上一麵人權民主的旗幟﹐現在為了幾十億美元的訂單﹐背叛了法國的傳統和歷史﹐落個為錢而賣原則的蒙羞受辱形像。希望丹麥的國際責任心和道義勇氣﹐有令人深思和效仿的力量和意義。


>


>

附件﹕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蕭強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五十三屆會議上的發言

議程 10
發言人﹕蕭強
1997 年 4 月 8 日

主席先生﹕

我是亞洲文化發展論壇的代表。有機會在這裡發言﹐我感到非常榮幸。

在本委員會﹐今年是第七次提出有關中國人權狀況的決議案了。為什麼中國的人權問題和本委員會繼續密切相關﹖我想就這個問題談下面兩點看法。

主席先生﹐我要說的第一點是﹕中國人想有人權﹐中國人配有人權﹐中國人堅決爭取享有人權。之所以外界聽不到這些聲音﹐是由於中國政府的全面壓制而造成的。

中國存在的人權侵犯已經有很多詳細記錄﹐而且廣為人知﹕我祇想舉其中的一個例子。根據中國政府自己最近的統計﹐中國尚有 2000 名以上的革命罪犯監獄中。我們有充份的理由相信﹐由於和平表達政治見解或宗教信仰而受到監禁的人數遠遠不止此數。比如說﹐在最近外界披露的政治拘押條例中﹐有 200 多個案例並不是被當局用反革命罪起訴﹐而是以擾亂社會治安﹐流氓罪到經濟犯罪等其他名目。這些案例當然不在當局的統計之中。另外﹐政府廣泛使用動教養這一不經法庭審判的行政處罰方式﹐大量人權活動人士被送往勞動教養農場﹐時間可以長達三年。這一數字當然也不會在官方的統計裡出現。

主席先生﹐大量政治犯的存在﹐僅僅是中國人民在政治自由方面被壓制的一個指標。政府是通過消滅這些異議的聲音來壓制整個社會。

我要說的第二點是﹕中國需要人權。人權對於中國人民不是奢侈﹐中國的領導人更不應該懼怕人權。恰恰相反﹐人權是中國社會發展的必須﹐沒有人權﹐中國社會的穩定和未來都得將有真正凶險。

中國目前在經濟領域和社會領域都在經歷迅速的變化。如果人民不能享有最起碼的公民和政治自由﹐無法參與那些影響自身命運和生活的決定﹐那麼這些轉變不僅會格外困難﹐還可能演變成衝突和暴力。目前的中國領導人對政治改革缺乏遠見﹐毫無議程。但是如果政治改革不和經濟的自由化同步進行﹐則將無法保證持續的繁榮和穩定。

舉例來說﹐中國目前已經有嚴重的失業、數額巨大的流動人口、大量工廠極端惡劣的勞動條件﹐還有政府的行政和商業系統蔓延的無法醫治的腐敗現象。如果民眾無法以和平方式表達不滿或自行組織去改變狀況﹐這些問題將會演變成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危機。

主席先生﹐請允許我這樣結束我的發言﹕只有尊重人權﹐中國才能有穩定和繁榮﹔一個穩定而繁榮的中國﹐才能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和有價值的成員。提出批評中國人權的決議案﹐是對中國人民爭取人權的支持﹐也會促進中國向一個自由、人道和公正的社會演變﹔而只有這樣的中國﹐才能成為世界上一個真正偉大的國家。這就是為什麼本屆委員會必須繼續關注在中國發生的系統化、制度化、持續不斷的人權侵犯。

謝謝主席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