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姍姍促高爾向華施壓釋放魏京生

1997年03月22日

魏京生重病纏身頭垂難抬﹐親屬致函即將訪華的美國副總統高爾﹐要求努力促使魏京生獲釋﹐首先要讓魏京生立刻保外就醫。

魏京生的妹妹魏姍姍代表親屬﹐在美國副總統高爾訪華之前﹐寫信給高爾(見附件)﹐要求高爾與中國領導人會談中﹐促使釋放魏京生﹐首先是促使魏京生獲得保外就醫﹐能夠治療日益嚴重的疾病。此信已於三月十九日通過特快專遞送交高爾副總統。魏姍姍在信中告訴高爾﹐她的哥哥魏京生病情嚴重﹐而且不斷的出現新的嚴重疾病﹐懇切盼望高爾副總統能夠關切魏京生的命運。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的消息﹐魏京生最近病情格外嚴重﹐而且得不到應有的檢查和治療﹐家屬對此懮心忡忡極其焦慮。二月十九日﹐魏京生的妹妹魏玲和弟弟魏曉濤﹐按照監獄當局的通知﹐到河北唐山地區冀樂監獄﹐探視了關押在內的魏京生。原本應該三月十九日再去探望﹐但是臨去之前突然得到通知﹐要魏玲和魏曉濤改在三月二十一日再去。要他們週末再去﹐顯然是為了美國副總統高爾二十四日訪華時﹐魏京生的親屬不會待在北京。這種情況﹐過去也有過﹐如美國前國務卿克利斯多夫訪華時﹐監獄恰好也通知魏京生的妹妹弟弟前去﹐但頭一天卻說接見室沒修好不等見﹐第二天只能隔窗相望因為電話不同﹐第三天會見後返回北京﹐克利斯多夫也已經結束了北京的訪問。同樣的情況﹐在王丹劉念春等等異議人士的親屬身上都發生過。

在二月十九日的接見中﹐魏京生的弟弟妹妹看見魏京生時﹐發現魏京生病情嚴重﹐而且出現了一些新的嚴重的病狀。他們發現魏京生接見中頭耷拉在胸前抬不起來﹐如果要將頭抬起﹐必須很艱難的依靠兩手推起來。詢問後得知魏京生有相當一段時間頸椎很疼痛﹐壓迫頭部並使頭難以抬起。但是這樣嚴重的病狀﹐卻不知道所患何病﹐因為監獄始終沒有允許魏京生檢查。魏玲詢問看管的警察官員﹐得到的回答是頸椎疼痛沒有事情﹐不必檢查。魏京生告訴魏玲﹐不必難為看管警察﹐他們也作不了主。魏京生最後只好與弟弟妹妹商量自己設法減輕痛苦﹐準備買一個新研製出來的金屬枕頭﹐三月接見時帶來給魏京生用。這種枕頭有牽引作用﹐睡覺時枕著可以減輕頭部對頸椎的壓力。

此外﹐魏京生的關節炎也越發嚴重了﹐而且他懷疑頸椎的疼痛和壓迫感﹐與關節炎病情的發展有關。他的心臟病雖然仍然嚴重﹐但目前病情還算穩定﹐因為今年他的監房供應了暖氣﹐而且親屬每次去探視都給他帶了氧氣瓶。他的高血壓和慢性胃病依然嚴重﹐長期吃藥維持﹐仍然時有發作﹐由於不能檢查和治療﹐病情在持續惡化發展。最近魏京生還患了肩周炎﹐抬手用力都很吃力痛苦。魏京生雖然患有這些嚴重疾病﹐不但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甚至連檢查也得不到。魏京生最後一次檢查﹐是九六年二月份進行的﹐一年多來他雖然出現了許多病狀和病情﹐卻沒有得到任何檢查。魏京生的這些病﹐一是靠硬撐﹐二是靠弟弟妹妹帶些不知是否對症的藥應付。每次接見﹐親屬都給魏京生帶一些冠心蘇合丸、多效聯璜片、治療關節炎的藥、消炎的藥﹐以及氧氣瓶等等。

目前看管魏京生的仍是六名刑事犯。由於魏京生原先在獄中條件惡劣的情況在國際上報導後有反映和壓力﹐這六名刑事犯不再與他同住一間牢房﹐而是住在外面的套房裡了。他們輪流由一個人進屋監視魏京生﹐四小時換一個人。魏京生的所有活動都在他們監視之下﹐包括上廁所都需要經過這六名犯人的房間﹐在他們的監視下進行。最近警察允許魏京生的親屬給他送幾本大陸出版的歷史書籍﹐但是哲學和社會學的書籍仍然不讓魏京生看。魏京生目前仍然不被允許與任何人通信﹐自九四年三月份被迫離開北京後﹐他的親屬祇得到過他的一封信。而魏京生在第一次關押的十幾年裡﹐按照監獄有關犯人每月通信一次的規定﹐還是可以與親屬通一些信的。

最近幾次探視﹐是在監獄新蓋起來的會見室中。新蓋的會見室中間有牆體格開﹐魏京生和他的親屬只能隔著玻璃相望﹐談話通過兩頭的電話進行﹐據說這在中國大陸還是首例。會見的時間大約是半個多小時。由於這些新設施﹐懂一些醫學的魏玲﹐不能再像從前那樣﹐為魏京生檢查和治療疾病了。魏京生全身關節腫大﹐過去魏玲探望時﹐還能夠給魏京生檢查和按摩﹐並把著手教魏京生如何按摩治療自己的病。探視中允許送一些水果和食品﹐是魏京生和親屬目前所感到的有益變化。

中國人權堅決支持魏姍姍要求釋放魏京生的呼籲﹐也讚同首先允許魏京生保外就醫治療疾病的要求。中國人權呼籲美國副總統高爾﹐在與中國領導人的會談中﹐將釋放魏京生並首先爭取他保外就醫﹐同時爭取王丹劉念春李海陳龍德等身患重病的異議人士保外就醫﹐作為人權會談的一個重要內容向中國政府提出來。魏京生等異議人士患有嚴重疾病﹐卻長期得不到檢查治療﹐不僅嚴重的違反人權﹐沒有最基本的人道精神﹐也嚴重的違背了中國政府的有關規定。中國政府在《中國改造罪犯的狀況》白皮書中宣稱﹐犯有維持身體健康的權利﹐生病及時得到治療﹐患有嚴重疾病的罪犯﹐有依法獲得保外就醫的權利。在魏京生雖然能夠得到親屬送的一些藥品﹐但是對於他治療疾病維護健康完全不夠﹐他的病情不斷惡化並且出現新的病狀﹐就說明身體健康到了何等危險嚴重的地步。在這裡需要鄭重指出的是﹐魏京生關入監獄之前﹐是十分健康的青年人﹐他現在本應該是精力旺盛健康的中壯年人﹐但身體狀況如此糟糕﹐完全是監獄無視他的健康和生命所造成的。中國人權呼籲高爾副總統在和中國政府交往的過程中﹐要堅持提出人權改善的要求﹐堅持要求中國政府遵守《中國改造罪犯的狀況》白皮書中所講述的那些基本人權。一個不尊重普遍人權的政權﹐甚至不懂得基本人道的政權﹐它所控制的社會既不會有真正的穩定﹐也不會有利於世界的和平與發展。


>


>

附件﹕魏姍姍致美國副總統高爾的信

高爾副總統先生﹕

您好﹗

我是中國政治犯魏京生的妹妹。我的哥哥在坐牢十四年半、於一九九三年假釋後﹐不到半年又被警察綁架。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又一次被判刑十四年。當時我在美國為他呼籲﹐得到了美國各界人士的支持﹐從不相識的出租車司機﹐到著名的政治家、作家﹐許多人表達了他們對魏京生的關心和支持﹐美國參眾兩院並作出決議﹕要為魏京生的獲釋作出實質性的努力﹗美國各界對一個中國政治犯的關心使我深受感動。

今天我聽說您將要前往北京訪問﹐我希望您能為魏京生再次向中國政府提出要求﹕立即釋放他。並且在釋放的目的沒有實現之前﹐先讓他保外就醫。

魏京生在他第一個十四年的牢獄生活中患了嚴重的心臟病﹐這次又在三年的拘禁中﹐患了關節炎和頸椎病。他四十六歲的生命中﹐已經有近十八年消耗在監獄中。請您盡一切可能關切一下他的命運吧﹗我們全家將會為此感激您。

祝近安。

魏姍姍
一九九七年三月四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