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秘密審判---給黃埔法院的信

2010年07月05日

毛恆鳳的丈夫吳雪偉關於2010年6月30日黃浦區法院在安徽省女子勞教所開庭審理毛恆鳳訴上海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行政訴訟案的經過說明


黃浦法院行政庭:

我是原告毛恆鳳的丈夫。2010年6月30日黃浦法院在安徽省女勞教所內設立“法庭”,在“法庭”牆上沒有國徽、座椅背上沒有天平,法槌倒是沒忘了帶去。原告代理律師在開庭前沒有收到出庭通知,原告的丈夫作為代理人在開庭前二天收到出庭通知,從上海專程去參加旁聽的隻有沈佩蘭女士一人,卻仍遭女勞教所不准進入旁聽,旁聽席上沒有旁聽人員,隻有眾多警察,這是明顯的秘密審判,最后法官以原告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視為原告拒絕到庭一次。
我們相信原告拒絕出庭是出於對秘密審判的抗議,而不是無理由不到庭,因為是原告為維護自身的權益而委托其丈夫作為代理人提起這場訴訟的,並向代理律師明確表示:“到黃浦法院起訴”,所以原告不會無正當理由不到庭。

開庭前法官單方面與原告談話,女勞教所大開方便之門,而對於原告代理律師和代理人(原告丈夫)要求面見原告,女勞教所卻百般阻撓及種種不公平現象,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女勞教所與法官串通,封鎖原告和代理人之間對案件信息以及想法的交流,故此我們現在不得而知原告拒絕出庭的具體原因,也有可能女勞教所與法官不准原告出庭,卻反污原告無正當理由不到庭,再如法炮制一次,原告的訴權就被剝奪了。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是可能的,因為原告代理人當時在向黃浦法院立案庭、二中院立案庭面交訴狀時,都曾遭該二級法院立案庭拒收,証明他們根本不想受理、審判原告的案件。

原告代理人按要求向黃浦法院僅交納50元案件受理費,法官和被告卻動用三輛警車到安徽省女勞教所開庭,來回上千公裡路程,浪費汽油不說,還增加了廢氣排放,加重環境污染,法官樂此勞命傷財、舍近求遠,目的就是為了在安徽省女勞教所內秘密開庭,制造冤、假、錯案。公平、公正的前提是公開!原告在2004年第一次不服勞教的訴訟是在黃浦法院第四法庭審判的(附件)。同樣是不服勞教的訴訟,同一原告、同一被告、同一受審法院,審判地點卻大相徑庭。
我作為原告代理人去一次安徽省女勞教所開庭,要花數百元交通等費用,這相當於我一個月的低保生活費,就這麼走一

趟,我一個月的飯沒有吃的了,作為法院難道不關注民生嗎!作為原告代理人、法官、被告等人員不遠來回上千公裡到安徽省女勞教所開庭,雖然從某種程度上“方便”了原告,但“公平、公正、公開”是最重要的。為此鄭重地向受訴法院提出要求在黃浦法院開庭審判,以示公正!

此致
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行政庭

吳雪偉 呈
2010年7月5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