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互聯網:專制中國的天敵

2010年07月14日

高文謙

在當今中國,互聯網已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參與博弈的各方都充分意識到這一點,展開了激烈的爭奪。中國當局最近頻頻動作,先是重新修訂了國家保密法,明確規定將互聯網和其它公共信息作為監控對象;接著,負責掌控互聯網輿論的中宣部高官王晨又向人大常委會作專題報告,言詞之間掩蓋不住對互聯網失控的擔憂,敦促盡快制定頒布《〈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維護互聯網安全〉的實施細則》等一系列管理規定,為當局管制網絡公共信息提供法律依據。

中國當局如此大動干戈,必欲置互聯網於掌控之中,主要是出於兩個原因:其一是維護極權體制的本性;其二是為形勢所迫——互聯網已經成為挑戰一黨專權的心腹大患。中共打天下坐天下,用共產黨的話語來說,靠的是“兩桿子”——筆桿子和槍桿子。在互聯網出現之前,官方完全壟斷公共話語權,控制著所有的新聞媒體、廣播、文化和出版機構。互聯網的出現,打破了官方獨霸的一統天下。儘管當局在開通互聯網之初,就著手建造金盾工程,對網絡嚴加監控;但互聯網信息海量、傳播快速、互動性強、無遠弗屆的特性,卻令當局防不勝防,窮於應付。

更為嚴重的是,中國公民社會借助互聯網的平台順勢崛起,各種民間組織如雨後春筍般破土而出,從事社會公益和維權活動。其中的活躍人士大都是網絡高手,在網上衝浪弄潮、呼風喚雨,為弱勢群體吶喊呼籲。網絡民意與官方話語形成抗衡之勢,在公共生活中扮演了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中國當局本來就有“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的心態,把民間NGO組織視為西方敵對勢力策動“顏色革命”的禍水;擔心他們利用社會不滿凝聚人心,積累實力,挑戰共產黨的一黨統治。

為此,中國當局絞盡腦汁,投入巨資,不斷改進“金盾工程”,加大對互聯網的監控力度,並僱用大批網警和“網評員”(即“五毛黨”) 刪帖封網, 誤導輿論,編織了一個巨大的無所不在的審查網:從電子郵件到網上論壇,從手機短信到網絡社區服務,從網絡聊天室到個人博客等。當局自去年強行安裝“綠壩”軟件碰壁後,並未善罷甘休,而是繼續推行網絡和手機的實名制,目前已經取消了主要新聞網站跟帖“匿名發言”。當局的如意算盤是,對互聯網“興利除害”——發揮其有利經濟發展的一面,消除其危害一黨統治的另一面。這一思路,在王晨的報告中體現出來。

然而,互聯網是專制的天敵。用中國網民的話來說:“如果說有上帝的話,那麼互聯網就是上帝送給中國人的一份最好的禮物。”互聯網是人類社會進入信息時代的標誌,其基本屬性是開放和互動,徹底打破了以往的時空觀念,把整個世界聯結成一個息息相關、不可分割的“地球村”。除非中國政府決心切斷與外部世界的聯繫,把整個中國變成一個局域網——而這樣一來,將對中國經濟造成致命的打擊——否則,中國當局將注定徒勞無功,成為這場網絡戰爭的輸家。中國當局這種反文明、反人性、與時代為敵的做法,實在愚不可及,是對其自稱“代表先進生產力”的莫大嘲諷。

事實上,中國當局已經陷入網絡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不可自拔,弄得焦頭爛額。據最新統計,2010年中國網民人數已突破4億人,居世界首位。經過網絡啟蒙的洗禮,廣大網民的公民意識空前覺醒,積極參與社會公共議題的討論,出現了以韓寒、艾未未等人為代表的意見領袖。他們針砭時弊,探求真相,為弱勢群體仗義執言,在網上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熱點,使之成為全國關注的公眾事件,如去年的“躲貓貓”事件、鄧玉嬌案件和綠壩事件等,形成強大的網絡民意,左右了社會輿論,迫使當局做出某些讓步。

與此同時,面對世界上最龐大嚴密的網絡審查機器,中國網民們毫無畏懼,與當局鬥智鬥勇,捍衛自己的知情權和表達權。網民們八仙過海,各顯身手,交流分享翻牆破網技術,發明了諸如字符隔斷法、諧音法、拆字法、拼音法等方法,以躲避當局的過濾審查。他們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當年毛澤東發明的“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十六字訣”,與網管周旋,令當局顧此失彼,一籌莫展。

去年,當局以“掃黃”為名,打著建立“和諧社會”的幌子,封殺了國內著名自由知識分子聚集的牛博網等一大批網站。網民們為抗議當局箝制言論自由而惡搞,創作了“草泥馬”(罵人髒話)神獸大戰“河蟹”(和諧)的視頻,還譜寫了“草泥馬之歌”,在網上風靡一時。這一創意,獲得了奧地利電子藝術節評委會特別獎。這件事讓當局大失顏面,但又不好發作,只好吃啞巴虧,下令刪帖,警告國內網站不得進行炒作。可是一經上網,便傳播天下,刪不勝刪,總有漏網之魚,“草泥馬”至今還高懸在網上。

為了抗議當局變本加厲地管制互聯網,中國網民接連發表《匿名網民宣言》、《網路人權宣言》、《網路革命宣言》,抗議當局的倒行逆施,號召推倒中國的“柏林牆”,並向當局公開宣戰:“我們將你視為網絡頭號公敵。我們對你發起的將是持久戰。無論你如何利用宣傳喉舌愚弄輿論,你終將湮沒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你無處可逃,因為我們無處不在。”前不久,雲南省委宣傳部一高官到人大新聞學院演講,遭人當面投擲一疊五毛紙幣“致敬”,弄得該官員狼狽不堪。

不久前,中國網友採取了一個引人注目的行動——全國各地數百名網友組成網友關注團,前往福建馬尾聲援范燕瓊、游精佑、吳華英三網友,他們因為嚴曉玲被輪姦致死案鳴不平,在網上發帖聲援而被當局指控“誣告陷害”。他們創造了“快樂維權”的模式,唱起“草泥馬之歌”,高呼“三網友無罪”,與如臨大敵的警方對峙周旋, 並通過電話、QQ群、skype、推特及各大網站與全國網友連線,吸引當地上千人圍觀。通過網絡,各地網友與街頭抗爭同步互動,“圍觀創造歷史”的口號瞬間傳遍全國。

今年五四這天,網民還發動了“言論自由”的快閃行動。發起者是名叫“北京老張”的網友,他向國內各大知名網站的推特用戶倡議,號召大家當天“只寫四個字:『言論自由』”,得到熱烈響應。很多網友把個人狀態修改為“言論自由”,各大網站同時出現大量的“言論自由”的字樣。在谷歌實時搜索中,幾乎每隔一秒鐘就有一個新的內容跟進響應。雖然隨即遭到刪除,有些被自動過濾掉“自由”,只剩下“言論”二字,但網民們與自動過濾的網管鬥智,一名叫“快樂王子”的網友以“言論不自由”,通過審查。

目前,中國已經進入多事之秋,改革開放30年來積累的各種社會矛盾正逼近全面爆發的臨界點,社會不公,民怨沸騰,整個中國就像一個火藥桶。近來,中國在不到兩個月時間裡,接連發生六起殘殺幼童血案,現場慘不忍睹,正是當前這種現狀的寫照。一時間,人心惶惶,家長更是提心吊膽,整個社會瀰漫著恐怖的氣氛。

人們不禁要問:“中國到底怎麼了?”盡管近來發生的六起屠童血案的起因各不相同,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嚴重的社會不公,而這正是政府當局一手製造的。正因為如此,血案發生後,有家長在小學門口掛出“冤有頭,債有主,前方右轉是政府”的橫幅。長期以來,中國社會的利益分配格局嚴重失衡,弱肉強食,導致貧富懸殊,官民對立。民眾的冤屈不僅缺乏有效的表達渠道,而且還屢遭當局的暴力打壓。暴政之下只會出暴民,導致社會的暴戾之氣愈演愈烈。面對官府強權,受害者處於孤立無助的境地,於是在絕望之中報復社會,向更弱者洩憤。當局正在品嚐其暴力治國的苦果。

自由表達是人類的天性,而互聯網則是現代文明為此創造出來的最好的工具。中國有句古訓:“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向世界大力推銷“軟實力”,到處建立孔子學院的中國當局應該不會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為了一黨之私,卻一意孤行,箝制言路,扼殺網絡自由,企圖一手遮天。這樣做,是在製造亂世的“堰塞湖”,打壓愈厲,反抗愈烈,蓄之即久,其發必速。近來接連發生的幼童慘案就是一個不祥之兆。中國執政者應該深刻反省自己,為了國家的安定和民眾的福祉,改弦更張,不要再逆時代潮流,做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