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白虎頭村維權紀實

2011年01月27日

懿明

講述了海濱村莊的村民與決意奪取他們土地的當地政府之間的抗爭。

也許,明年新版的北海地圖上將不會再有 “白虎頭”這個地名。事實上,白虎頭村的土地早在四年前就已經被徵收,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的漁民儼然成了政府眼中的刁民。

在過去的三年裡,村民在與政府的博弈中節節敗退,如今的白虎頭村千瘡百孔。在廢墟和雜草中,二十來棟小樓勉強地點綴其中,一切都顯得那麼的悲涼與落寞。一堵政府新修的圍牆把這片敗落鎖得嚴嚴實實。

誰曾想,昔日這座海濱村莊曾繁華一度,上千棟樓房鱗次櫛比,道路上車來車往,慕名而來的遊客樂此不疲地穿梭其間。如今,這一切都成了過眼云煙,不復存在。曾經富足一時的白虎頭人也再度回歸貧窮。

為了維護最基本的生存權,白虎頭人付出了高昂的代價——8人被捕或判刑,多人被迫逃亡。但白虎頭人的抗爭依然在頑強地持續著。那麼白虎頭村到底發生了什麼?政府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白虎頭人將何去何從?

昔日的銀灘

以北海銀灘景區為龍頭的旅遊業成了北海市的支柱產業。

白虎頭村是一座美麗的海濱村莊,隸屬於廣西北海市銀海區銀灘鎮。謂之白虎頭,因為沙灘的形狀酷似老虎頭。灘就在村子的前面,素以“灘長平、沙細白、水溫靜、浪柔軟、無鯊魚”而著稱於世。

1991年,白虎頭建成第一個公園,當年即遊人如織。翌年,更名為“北海銀灘”的白虎頭被列為國家級旅遊度假區。此間十年,遊客人數屢創新高,以北海銀灘景區為龍頭的旅遊業成了北海市的支柱產業。北海市一躍成為廣西僅次於桂林的知名旅遊城市。

旅遊業的興起,使擁有2600多人口的白虎頭村迎來了發展的契機。村民陸續開設家庭旅館,經營沖淡、租傘、餐飲等旅遊服務業,大部分人從漁民轉型為旅遊業者,逐漸過上了富足的生活。北海銀灘旁的大馬路一側,村民們建起一棟棟小洋樓,人們安居樂業。

夢魘初始

土地規模遠遠超出廣西的審批權限,屬於“化整為零”違規報批。

白虎頭建成旅遊景區近十年後,銀白的沙質開始發灰,灘塗漸短,海水也變得污濁,受污染狀況十分嚴重。於是,一個龐大的計劃開始醞釀—— 北海銀灘改造及生態保護項目。

2000年8月,北海當局決定,對銀灘進行恢復性改造和生態保護,按國際一流標準,規劃和開發24公里銀灘旅遊經濟帶。

2003年,在拆除了原建在潮間帶、影響沙灘自然發育的一百多處建築物後,銀灘中區一期改造工程基本完成。

2006年,銀灘中區改造二期工程(以下簡稱二期工程)開始啟動。北海市政府將二期工程涉及的土地179.4152公頃(其中包括白虎頭村集體所有的土地),分成五次,向廣西政府申請用地。隨後,得到批准。

中國的《土地管理法》明確規定,徵收70公頃以上土地必須報國務院批准。而二期工程整體的土地規模,遠遠超出廣西的審批權限。中國政法大學研究員陳傑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二期工程屬於“化整為零”,違規報批。1

另外,按照中國相關的法律法規,規劃局核發《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需要用地單位出具國家批准建設項目的有關文件(即:立項)及規劃設計總圖等。

用地單位北海市土地儲備中心副主任陳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二期工程根本沒有立項。此外,北海市規劃局局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二期工程的整體規劃尚未完成。由此看來,二期工程的整個審批過程存在違法違規行為。2

“二期工程並沒有立項和規劃,且有『化整為零』違規批報的行為,這是我們多次上訪後才得知的,此前根本沒有進行公示。”當了近十年村民代表的高劍波說。

私簽合同

白虎頭村民得到的補償款,根本不足以在回建地購地並建房。

不知何時,二期改造工程被冠以“銀灘中區改造和社會主義新農村基礎設施項目”的名稱。按照當局規劃,白虎頭村的全部土地將被徵收,而村民則要搬到距海邊約兩公里的回建地——北背嶺村。

2006月4月,白虎頭村原村委主任馮坤瞞著村民,在沒有召開村民代表大會的情況下,擅自簽署賣地文書,將村裡歷次徵收餘下的全部土地400餘畝,賣給北海市土地儲備中心,補償款僅為每畝2萬多元。

直到2007年5月,政府的徵地公告張貼出來了後,白虎頭村人才意識到,腳下這片世代居住的土地已不再屬於自己。

白虎頭村民反對拆遷,除了原村委主任擅自簽署賣地文書外,更為重要的是徵地補償價格偏低,村民對此強烈不滿。

據當地房地產人士介紹,銀灘沿線一直是北海地價最高的地段,目前每畝至少700萬元到800萬元。在2008年已出售的銀灘兩塊土地中,一塊20餘畝的酒店用地,售價在每畝1500萬元。

據瞭解,在白虎頭村,建築物每平方米的補償大多在八九百元,一些平房每平米甚至只能拿到400元補償。

白虎頭村民得到的補償款,根本不足以在回建地購地並建房。以村民林女士為例,2007年12月,她簽了拆遷協議,100多平米的平房,只得到23萬元的補償(包括土地及地上建築物)。之後,她花了將近19萬元買下了回建區的地,要蓋房子,還得再花40多萬。因為沒有錢,她的房子蓋了一半就停工了。

瘋狂的強拆

在這樣的拆遷中,政府、法院、檢察院是一體的。實際上司法不能獨立,就是行政控制。

由於政府在土地徵收過程中的一系列違法行為,白虎頭村民一直在抵制拆遷。2009年,北海市政府開始強勢推進。在一份北海市銀海區政府的文件中,“銀海區法院”被列入拆遷責任單位,法院院長張永明作為責任人赫然在列。他的工作是,限期對白虎頭被拆遷戶提起的60餘起行政訴訟案件作出判決。

另一份名為《關於協助做好銀灘改造拆遷戶盡快簽訂協議工作的通知》的文件中提到了五個“非常”,即“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要求採取非常辦法、非常措施、非常力度、非常政策、非常速度,限期完成銀灘改造被拆遷戶的協議簽訂工作”。

輿論廣為質疑的株連拆遷,是北海市的一大特色。凡是家中有公職人員的住戶都難逃厄運。工作單位下通知,若家人不簽字則停職回家做思想工作,直到家人願意簽字才能回單位上班。許多住戶迫於壓力,簽署了拆遷協議。

北海市政府為強拆做足了準備,白虎頭村的噩夢隨之開始了。

2009年10月30日,北海市政府出動一百多名軍警,強行拆除白虎頭村委辦公樓,引發數百村民抗爭,雙方發生衝突,導致十餘名村民受傷。參與反強拆的村民高鎮章(70歲)、高世輝父子及蔡建月被刑事拘留,另有三人被行政拘留。85歲的吳春滿在衝突中被強拆人員打成重傷,送醫住院後不久死亡。

今年6月,高鎮章、高世輝父子及蔡建月分別被以“妨礙公務罪”判處一年半到兩年徒刑。9月,二審維持原判。

今年10月7日至8日,北海市政府捲土重來。一千多名武警及政府各部門人員組成的強拆大軍,湧入白虎頭村,強行拆除了五棟住宅樓。多名村民被強拆人員綁架,直到房屋被完全拆除才被放回。而高劍波則在其房屋被強拆前,被銀海區法院司法拘留15天。

經過多名維權人士努力,國內數十名記者蜂擁而至。一時間關於白虎頭強拆的報導,相繼出現在國內上百家媒體的版面上。北海當局迫於輿論壓力,暫時停止了強拆行動。

值得一提的是,北海官員實施強拆時警告村民,“出了人命,最多網上熱鬧十幾天就過去了,對我們沒什麼影響,對你們有什麼好處?”3北海當局的蠻橫無理,由此可見一斑。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鳴就白虎頭強拆事件接受某媒體採訪時表示,在這樣的拆遷中,政府、法院、檢察院是一體的。實際上司法不能獨立,就是行政控制。

司法途徑

立案庭庭長告訴她,凡是關乎白虎頭土地的案件,須向北海市政府請示。

村民一直沒有放棄通過司法途徑解決問題的努力。2007年至2009年間,村民分別把規劃局、土地局告上法院。在政府干預下,村民聘請的本地律師不得不退出訴訟。

村民轉而求助於本地的非律師維權人士代理案件。儘管政府的違法事實很明顯,但迫於政府壓力,法院的判決一次次讓村民失意而歸。

今年3月,村民從北京請來維權律師,啟動狀告銀海鎮政府人員及前任村委主任等官司。但銀海區法院不予立案,且不依法出具書面裁定。據白虎頭村民許猛介紹,村民遞交的訴狀,竟被法院派人趁夜偷偷退回。

“立案庭在拒絕受理案件時表示,『政府防控,法院協助』。”白虎頭多起案件的代理人、北京維權律師劉巍回憶說,立案庭庭長告訴她,凡是關乎白虎頭村土地的案件,須向北海市政府請示。

北海當局的觸角可謂是無處不在。今年4月,兩名白虎頭村請來的律師,在北海市銀海區檢察院閱卷時,被人跟蹤偷拍。跟蹤者被發現後承認,他是北海市鐵山港區公安分局的警察。

然而,並不是所有案件都得不到法院的受理。2009年12月,北海市建設委員會作出房屋拆遷行政裁決。10戶村民不服,起訴至銀海區法院。“結果不言而喻,政府是為了走完法律程序,為強拆披上合法的外衣。”村民許猛說。

今年7月2日銀海區法院作出行政判決,維持北海市建設委員會作出的房屋拆遷行政裁決書。村民對一審判決不服,上訴至北海市中級法院。一個多月後,中級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在整個白虎頭土地維權的過程中,有一個人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被網友稱為“中國發帖最多的村官”——白虎頭村現任村主任,目前身陷囹圄的許坤。

踐行民主的村官

“若黨籍得以恢復,我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公開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

36歲的許坤不擅言辭,但他為人正直,有正義感,親和力十足。每每提到許坤,白虎頭人總是讚譽有加。在上任到被捕的一年零九個月時間裡,許坤一直帶領村民抵制拆遷,與政府部門周旋,力求使村民得到更多的補償。

這麼一個廣受村民愛戴的村官,怎麼會成了階下囚呢?在許坤家人看來,2008年,許坤決定競選村主任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了悲劇的發生不可避免。

“當時有政府官員說,哪怕許坤真的當選,不出三月便會知難而退,若不識時務,下場會很慘。”許坤的妻子馮女士說,許坤當時的態度是,哪怕只當一天的村主任,也要為村民爭取應有的權益。

2008年8月,經過三次激烈的選舉,許坤當 選為村主任。但在接下來的副主任及村委委員的選舉中,原來的村領導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得以當選。

於是,一個離奇的行政團隊形成,許坤身邊都是些反對他的人。許坤甚至不能到村委大樓裡的村主任辦公室辦公,他只好把原來放置雜物的房間作為辦公室。

許坤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審查上一任的賬目。此舉遭到其他村委成員的反對,雙方爭執不下,賬本交由鎮政府封存,以待日後清查。待到清查之日,人們發現封存的賬本已被損毀殆盡。

因為得不到鎮政府、村黨支部和村委會的支持,許坤開始通過召開村民代表大會,民主投票來決定大事小情。“39名村民代表都是民選產生,況且按照中國相關法律,村民代表大會權限大於村委會。”高劍波說。

但在當下中國,政府從不把法律當回事,北海市當然也不例外。白虎頭村的村民代表大會決議根本得不到鎮政府的承認,會議甚至不能在村委會議室召開,常常只能在村民家中舉行。上任後的許坤頂著壓力,共召集了八次村民代表大會,不遺餘力地推行村級民主。

2009年4月,銀灘鎮政府把許坤誘騙至會議室,當著銀海區黨委書記李德全的面,許坤保管的村委會公章被強行奪走。公章被搶走後,立即被用於簽署村集體財產的拆遷補償協議。而此前許坤按照村民代表大會的決議,一直拒絕簽署該協議。

同月,銀海鎮黨委一紙決定,以不服從上級領導為名,開除了許坤的黨籍。許坤曾不止一次向鎮黨委討說法,要求恢復黨籍,儘管他對此已經心灰意冷。“若黨籍得以恢復,我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公開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在沒有被捕前,許坤不止一次對朋友說。

事實上,許坤和白虎頭村民代表們,早就開始杯葛他們此前所敬畏的黨。2009年6月,白虎頭黨支部要求許坤支付“七一”(中共建黨紀念日)活動經費8萬元,用於黨員旅遊。許坤立即召開村民代表大會,大會全票通過,不予支付。此舉使北海市各級黨委震驚不已,尷尬之至。

從此之後,許坤常常被政府派人盯梢、跟蹤,電話也被監聽。

2009年10月30日,因為抵制政府強拆村委辦公樓,村中多人被拘捕。政府放出風聲,要拘捕許坤,許坤不得已流亡至北京。

從上任到流亡,許坤帶領村民打了許多官司,但都以失敗而告終。於是,只有初中文化的許坤開始努力學習網絡知識。通過在各大網絡論壇發佈最新的維權動態,一時間許坤和他的白虎頭村成了公眾話題。這為許坤在北京的求助,爭得了更多的資本,許多維權律師開始關注白虎頭村土地案。

瘋狂的抓捕

“事實很清楚,許坤是因為長期為村民維權而遭到搆陷的。”

今年3月,隨著大批維權律師的介入,流亡在外近五個月的許坤,逐漸開始在白虎頭村公開露面。

但好景不長,5月15日,許坤被北海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經營罪”逮捕。警方曾一度以“涉及國家秘密”及“有境外敵對勢力介入”為由,拒絕其會見律師。因為涉嫌非法經營被拘捕的還有高世福與張春瓊。此外,至少有四人為了逃避抓捕而被迫流亡在外。

警方通報稱,犯罪嫌疑人許坤等人組織、策劃、支持數十名白虎頭村民強行佔用銀灘景區東門停車場,非法收取遊客停車費。

事實上,1994年北海市政府將76.93畝土地,劃撥為白虎頭村集體就業用地。但該幅土地常年被直屬於北海市政府的銀灘景區公司使用。警方通報所稱的停車場,就建在白虎頭村的集體就業用地上,而村民一直不予認可。

許坤個人及白虎頭村委並沒有介入停車場的經營和管理,也沒有從中獲取任何利益。“事實很清楚,許坤是因為長期為村民維權而遭到搆陷的。”高劍波說。

許坤的代理人重慶維權律師鄭建偉,多次到白虎頭村做調查。他詢問了多名村民代表及參與停車場經營的村民,並進行同步攝像。村民均證實許坤沒有參與東門停車場的經營、管理及收益。

鄭建偉律師認為,許坤的行為不構成非法經營,且完全不符合非法經營的法律要件。4而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前主任張鳴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許坤被捕表明著中國村民自治的破產。5

抗爭依舊

白虎頭人仍在頑強地捍衛著自己的尊嚴。

今年11月17日,家園剛剛遭到強拆的何顯福及其兒媳,被北海市公安局以妨害公務罪逮捕。原因是無家可歸的何顯福在被強拆廢墟上搭建木屋。

到目前為止,白虎頭村已經有8人被捕或判刑。可以想見,隨著北海當局繼續強勢推進,還將會有很多人被拘捕。也許更大的悲劇將會降臨在白虎頭村。

現在,白虎頭村還有四十多戶沒有簽署拆遷協議,他們的要求其實並不過分。他們只想原地安置,拆一還一,保留可用於經營的就業用地。

白虎頭人世代以海為生,是地地道道的漁民。他們不會種地,也沒有耕地。離開這片大海,他們生活將無以為繼。然而,政府偏要逼著他們搬到離大海兩公里的地方……

11月,村民請來了北京維權律師李柏光,五十多戶村民與李柏光簽署了代理合同。同月,村民陳集福等120多名白虎頭村民向北海當局提出申請,要舉行為期一個月的示威遊行,要求當局對土地徵收過程中的公權力侵權行為展開調查,依法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

白虎頭人的抗爭依然在持續。儘管一個月前那場備受關注的強拆仍不時地刺痛著白虎頭人,儘管堅守家園的村民已不足百人,但白虎頭人仍在頑強地捍衛著自己的尊嚴。

“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繼續抗爭是唯一的選擇,哪怕付出無可挽回的代價。”高劍波的眼神既堅定而又略顯茫然。

近年來,中國發生了多起因為政府違法拆遷而引發的悲劇,如四川成都唐福珍拆遷自焚、江西宜黃拆遷自焚等。對法律的漠視是政府敢於肆無忌憚的原因之一。試想,若政府能尊重公民權利,依法行政,悲劇會屢屢發生嗎?白虎頭村的情況令人堪憂,但願悲劇不再重演。

編者注

1. 白宇、馮會玲,《廣西北海被指違規徵地,規劃局長搶記者採訪機》,中國廣播網,2010年4月8日, http://news.sina.com.cn/c/2010-04-08/083620029883.shtml^

2. 同上。 ^

3. 王楠傑、雷佩雯,《廣西北海強拆稱出了人命最多網上熱鬧幾天》,南方日报,2010年10月14日,http://china.nfdaily.cn/content/2010-10/14/con­tent_16675217.htm^

4. 謝洋,《北海銀灘:土地拆遷中的民意博弈》,中國青年報, 2010年10月18日,http://zqb.cyol.com/content/2010-10/18/content_3427436.htm^

5. 王楠傑、雷佩雯,《北海強拆:一座村莊是如何消失的》,時代週報,2010年10月14日,http://news.qq.com/a/20101014/001275_1.htm^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