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27家軍隊醫院受害人家屬:“醫患猛於虎啊!”

2011年01月27日

2010年春,中國人權推出一個網上論壇——公民廣場,為中國的維權人士、訪民以及其他人士提供了一個平台,張貼公開信、聲明、照片、法院和其他官方文件,在網上公開他們的案子。

2010年4月6日,公民廣場上張貼的第一份呼籲就是下面這封河南27個家庭的公開信。他們指稱解放軍第152醫院嚴重瀆職和明目張膽的欺騙,導致了他們家庭成員的死亡或受嚴重傷害。公開信概述了他們家庭成員死亡和致殘的情況。

這些案情令人震驚:一位29歲的青年因胃疼住院一夜被治死;一名15歲男孩因腿骨骨折被治成了智障;一名62歲婦女只因腰疼而被治死。其他一些人被告知得了癌症或其它嚴重疾病,被要求交數千元醫療費,結果卻發現只是一些小病或根本無病。後來這些家庭瞭解到醫院常常把病人當作不必要的試驗和治療對象,為了賺錢而使用假藥或價格昂貴卻不對症的藥。醫院裡許多所謂的“醫生”,事實上根本沒有行醫執照。

只有幾個家庭獲得了醫院賠償,多數都未獲得,他們的案件在法院已拖了數年;其他家庭則因經濟情況不允許而無法打官司。這27個家庭希望這封公開信能有助於喚起國際媒體對他們冤情的關注,促使當局調查並起訴相關責任者。

公開信自發表後,海外媒體進行了報導。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了薛秋香女士,她的兒子在該醫院因感冒被治死。3年多來,省、市當局、檢察院和法院對她的投訴相互推諉、不作為。海外媒體的有關報導在中國都遭屏蔽。地方當局沒有做出任何反應。2010年8月1日,薛到北京中央軍委上訪,軍委要她去找地方當局。同一天,她在天安門廣場被攔截,隨後被關進“黑監獄”,豎日被送回河南。她沒有被嚇倒。繼續到地方當局上訪。直到2010年10月21日她才收到當地公安機關的通知書,稱經審查該案屬軍隊管轄,決定將該案移送軍隊。但至11月下旬,軍隊有關部門沒有對她投訴做出任何回應。

這封公開信不僅讓人們看到了這些家庭為尋求公道堅持不懈的精神,同時也看到了他們組織起來揭露這些問題的集體努力。

給媒體的公開信 (27個河南家庭)
人命關天 渴求關注 救命啊!

在河南省平頂山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52中心醫院,利用解放軍在人民心目中的光輝形象,利用百姓大都特別信任軍隊醫院的一貫心理,利用媒體隻能宣揚軍隊陽光的一面、不敢曝光絲毫的陰暗面的特殊性,利用中國對軍隊的特別保護政策,干著表面扮菩薩、暗裡笑殺人的圖財害命游戲。

平頂山市新華區薛秋香女士的兒子郭豪帥, 24歲,本科畢業生,因小感冒輕微貧血於2006年9月24日到該院就診,被收住到老年病房,於2006年10月27日離奇死亡。家屬為此花費十多萬元,還捐獻了遺體。2006年年底家屬為了解死者死因,到醫院要求復印病歷資料,醫院開始推托,后提供給家屬的有限的資料中,家屬發現醫院提供的入院記錄與事實完全不符,引起家屬的懷疑,后來逐漸了解到醫院不僅偽造病歷紀錄,對照收費紀錄,還發現缺失125次病歷記錄;在34天的住院期間內,不懂醫術的趙小永等人為獲得高額的獎金回扣使用假劣藥品和七十多種不該用的新貴藥品,瘋狂做各種不需要做的幾百次的痛苦檢查,對郭豪帥管床主治的軍醫趙小永連行醫資格証都沒有,其他先后在病歷記錄上顯示的30多位醫護人員至今也無法提供相應的資質証明。更為荒唐的是:152醫院的病歷的醫囑單竟然全部沒有醫護人員的簽名。這恐怕是全世界的醫師法都不允許的。這樣的案例隻是我們目前知悉了解到的其中的一例。(其他案例見后)。

這家軍隊醫院,一邊吃著國家的皇糧,一邊大肆外聘(約佔80%左右)一些沒有任何行醫資質的地方人員冒充醫師,以此作為廉價勞動力來牟取暴利中飽私囊;還非法自制注射用高級抗生素等很多假劣藥品(《藥品管理法》明確規定不允許醫院自制的)來制造疾病或是加重病情以達到贏利目的。這些大量的濫竽充數的假醫生們經常是隨意主觀臆斷:諸如沒病說有病,小病說大病,炎症說癌症的忽悠嚇騙是家常便飯,反正患者不懂醫術,往往是患者越有錢就用藥越多、檢查等越多,反被造的病也越多。因被這家醫院用假醫假藥等胡診濫治致死致殘的人是數都數不清,簡直是醫患猛於虎啊!恐怕比交通事故厲害百倍!可地方衛生局、藥監局、公安局卻都管不了!連法院也想方設法的繞著走,隻敢對其確切又特別明顯的醫療過錯行為勉強給予起訴者一點民事賠償;對於事實清楚,証據確鑿的假醫、假藥致死人命的刑事犯罪人員就是不敢追究其刑事責任。受害者家屬從地方到軍隊上上下下的奔波告狀,得到的都是地方與軍隊的相互推諉踢皮球,或是裝聾賣傻的不予受理。

其中有一對70多歲的老夫婦就其29歲的兒子因胃疼一夜被該院聘用的臨時合同護士充當值夜班的主治醫師而治死的命案,奔波告狀13年了,至今還毫無結果。還有很多偏遠農村的受害人,他們根本沒有能力、財力、精力來討公道,即便有可能,也很難打贏官司,所以大都隻能忍氣吞聲自認倒霉罷了。地方相關機構就連對這家軍隊醫院外聘的、當地的、假冒的醫師致死人命都無奈,都無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可想而知對於軍人醫生致死人命那是更無能了。據說全國有幾百家軍隊醫院,如果都處在類似這般法律真空地帶,那被人為致死致殘的傷亡人數該是多麼可怕啊!

這樣的變相殺人游戲不知還要繼續上演到哪年哪月,更不知那些圖財害命的假醫生們何年何月才能受到法律的制裁,中國這樣的軍隊醫院就可以肆無忌憚地草菅人命嗎?難道軍比法大比天大嗎?難道中國人口最多,就可以不拿人命當命嗎?我們拼命大聲疾呼:全世界媒體組織、人權組織、衛生組織等相關機構,伸出援手救救我們這一方百姓吧!我們渴盼正義愛心的關注,以遏制不法黑醫療中白衣黑狼的吃人行為、以拯救生命、以懲辦罪犯。

(詳細情況見附后之:眾多家庭受害者簡況例舉及其聯系方式)

眾多受害者家庭聯合泣上的——血淚控訴
代表人——中國河南省平頂山市民 薛秋香

2010年4月6日

其它家庭受害者簡況舉例

十幾年來,被這家醫院小病治死致殘者比比皆是:

1、本市建東小區的男青年石某,29歲因胃炎住院一天就治死了。醫院用外聘的臨時合同護士充當管床的主治醫師使用,其父母為此事正在訴訟中,13年了還未結果

2、平頂山市新華區的薛秋香女士的兒子郭豪帥、24歲,本科畢業生,隻因小感冒輕微貧血竟被用假醫假藥等惡劣手段治死,還花費十多萬元,還捐獻了遺體。至今三年多了,隻得到了一點微薄的民事賠償,相關人員的刑事責任尚無處受理。

3、平頂山市區的小王姑娘(大學生)2003年因做肺部囊腫手術導致成七級傷殘。

4、平頂山市魯山縣的李某(男15歲)約為2005年春節前因腿骨骨折竟被治成了智障(訴訟中)。

5、平頂山市西區的劉女士(約50歲)因做子宮手術卻把輸尿管割破,險些喪命,雖然多方搶救保住了命,但至今不會自主排尿,造成四級傷殘(訴訟中)。

6、平頂山市區陳女士的母親(62歲)隻因腰疼常見病竟也被致死(訴訟中)

7、平頂山市區曙光街的梁女士因心臟小病被治成了半身不遂(訴訟四年了,一審還沒判呢)

8、平頂山市葉縣水寨鄉的一位中學老師也被違法致死(2007年起訴的,也正在訴訟中)。

9、另外還有葉縣水寨鄉的男青年劉某,約10年前因拉肚子被152醫院說成是腸癌,錢花完人也快治死了,無奈隻好出院在家等死時,卻又反醒過來了,至今還在外打工呢。暫聯系不上。

10、與上例劉某同鄉的高某(男 29歲)就沒能逃出這一劫,就因流鼻血硬被治死了。暫聯系不上其家人。

11、平頂山市區的劉先生的母親住院六天被治死(今年起訴,正在一審中)。

12、許昌市襄城縣穎橋鄉的3歲小孩因做上腭裂(兔唇)小手術被做死了(調解賠付了幾萬元)。

13、也是許昌市襄城縣城橋村程某(40歲壯勞力)於2008年5月因做頸椎手術竟把食管割破導致了死亡,后院方讓其家人簽了不再追究責任的協議書后,退還了程家約兩萬元的醫療費就算了結。

14、平頂山市焦店鄉的回民沙老漢之妻白氏患有甲亢,根本不該用碘劑做心臟造影卻做了,結果中毒而亡(私了賠了幾萬元)。

15、上例沙老漢提供一個也是平頂山市三郎廟鄉的一位5歲男孩因輸液疏忽幾個小時就被治死了(也是私了賠付過了,醫院應該有記錄)暫聯系不上。

16、平頂山市中醫院的孫女士的弟弟孫某38歲,因肝炎硬說是肝癌被治死,其姐與院方交涉10年左右了,也未得到分文賠償,死者的父親也因此命歸黃泉,妻子改嫁,可謂是家破人亡,其姐姐孫女士也由於給弟弟討公道不成而多病纏身,無奈又不忍啊!

17、平頂山市葉縣洪庄楊鄉張集村的王某很年輕的妻子於2008年春節剛過后因從摩托車上摔下送進該院也糊裡糊涂的治死了,死者丈夫深知妻子死的奇怪有問題,但無能力打官司。

18、平頂山市葉縣城關鄉韓豐村的村民屈某(40多歲)的妻子因被小拖兒壓傷了腿部肌肉(骨頭沒傷著)入院治療,不但沒治好,還花了很多錢反而治成了腿壞死,后得知了該醫院的黑幕后,堅決轉院治療才保住了腿,至今還未康復,她的丈夫屈某窮困不堪,提起來就痛哭啊!

19、平頂山市寶豐縣香山寺東邊龍門口附近的戶口村民練某與白某夫婦的5-6歲的女兒因感冒發燒被致死,花費幾萬元,練白夫妻倆也深感小女兒死的蹊蹺,但也無能力奔波交涉,很是郁悶氣惱。

20、河南省舞鋼市院嶺街道的30多歲的張女士於2009年7月隻是到該院做個腸鏡檢查,卻被做死了。張女士的丈夫和家人痛哭不堪,明知完全是醫院的錯,卻拗不過醫院的強橫,硬是白白地送了命。死者母親電話13064495105

21、平頂山市新華區滍陽鎮閆口村的張某的19歲兒子因工傷胳膊和腿骨折,也被致死了。

22、平頂山市平煤集團公司鐵運處的黃女士的青春美女也被糊裡糊涂的治死了。其母親因承受不起漫長的打官司的痛苦和感情折磨也隻好忍氣吞聲。

23、河南省漯河市郊區東南方的召陵區萬金鎮新庄趙村的青壯男士趙某在平頂山市66鹽預制板廠打工干活,因感冒到就近的紅鷹小區152醫院下設的社區門診就醫,竟被一針打死了。(私了賠付了,暫沒聯系上)

24、平頂山市魯山縣辛集鄉程西村的男青年李長志的9個月大的兒子因氣管炎等問題於2009年12月慘死在該院的手術台上。(已經起訴了)

25、和上例李長志同村(平頂山市魯山縣辛集鄉程西村)的葉先生的妹妹(成年人),2008年在152醫院做腦瘤手術,做成了植物人,152醫院已經賠了些錢,但大量的后續治療護理費卻沒有給付。

26、本市崔某之子被152醫院確診為心肌炎,住兒科治療20多天,花費了不少錢,病情卻越治越重,眼看著不行了,其爸爸強行抱著兒子急到鄭州兒童醫院檢查后說根本不是心肌炎,三天就治好了。

27、平頂山市衛生防疫站的某工作人員的外甥女也隻是因感冒發燒被說成是嚴重的腦炎,非讓住進重症監護室呢,嚇得孩子的母親哭得不知所措,正是因為她在防疫站工作的舅媽懂得152醫院的人員水平狀況,在其勸導指引下孩子爸媽趕緊又跑到平煤總醫院查治,結果一點小藥就治好了。

這最后兩例孩子是不幸中的萬幸兒,都由於及時轉院而免於送命。可是有多少類似的孩子和大人卻沒能逃出死亡的劫難,都被人為地奪走了生命,而且還在繼續奪命啊!

以上例舉的這27個家庭的受害者,隻是近十幾年來眾多被152醫院致死者的冰山一角,大量不計其數的冤魂都銷聲匿跡了,如果哪家媒體和醫學權威敢於通力調查研究一一對所有在這家醫院死亡的人們進行統計核實,非正常死亡者恐怕十有八九。這家醫院的假醫、假藥等不法黑醫療,不知禍害了多少地方百姓啊!事后偽造的假病歷又不知欺騙了多少法官、鑒定人員和受害者及其家屬。這樣殺人不見血的“三假”醫院還在冠冕堂皇地繼續害人,我們的同胞們還在一個接一個的往裡送錢又送命!天啊!何時休啊!中國人再多,也不能這樣草菅人命啊!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我們熱切盼望勇敢善良者的盡快關注。以挽救后人不再上當受騙被奪命啊!

2010年4月6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