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1大於27的司法行為藝術——剖析中國司法不作為的全過程

2011年08月07日

【馮正虎】上海護憲維權人士馮正虎出門外出時受到居住地派出所警察的無理阻擾,並被警察濫開傳喚證帶到派出所關押了約3個小時。對此,馮正虎按照法律向各有關部門投訴。他的維權過程讓人們看到:派出所濫用一張傳喚證,至少可以引發27場官司。這場由他和警察與法官共同參與表演的「1大於27」的司法行為藝術表演,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上海司法有法不依、行政亂作為、司法不作為的現狀。


1大於27的司法行為藝術

——剖析中國司法不作為的全過程

馮正虎

濫用一張傳喚證,至少可以引發27場官司,這種令人驚訝的司法行為藝術,只有在這個有法不依、濫用職權、司法不作為的荒唐現實裡,才會演藝成功。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在第十一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上向全世界宣佈:「法律的生命力在於實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形成,總體上解決了有法可依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有法可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的問題就顯得更為突出、更加緊迫,這也是廣大人民群眾普遍關注、各方面反映強烈的問題。」

我遭受了許多折磨,但我也有更多的機會觀察與研究中國司法。最近我與警察、法官共同表演了1大於27的司法行為藝術,這場真人真事的戲可以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上海司法的現狀:有法不依,行政亂作為,司法不作為。

中國最先進地區上海的司法狀況如此落後,其他地方還會好嗎?憲法法律在地方上得不到尊重,大小黨政官員都是諸侯。沒有憲法法律的權威,中國共產黨、中央政府依靠什麼來統一與治理國家?偌大的中國危在旦夕。

一、1張傳喚證可以依法引發27場官司

2011年6月27日下午2:00許,我出門外出,受到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陶衛國的無理阻擾。警察陶衛國出示傳喚證【滬公(楊)(場)行傳字(2011)第0028號】,將我帶到五角場派出所,然後既沒有按法定程序做筆錄,又沒有告知我究竟以什麼其他方式涉嫌什麼擾亂公共秩序的行為,莫名其妙地關押了我3個小時左右後釋放。(參見《上海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的瞎折騰》一文)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講得很真實: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握有權力的人根本不把法律當一回事,老百姓無法把法律當擋箭牌來保護自己。但是,有法律比沒有法律好,至少有一個是非的判斷標準,也可以當作司法行為藝術的道具。通過一張傳喚證來驗證中國的法律是否有生命力,並揭露中國司法不作為的全過程。

2011年7月1日,我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九條的規定(「行政機關對符合下列基本要求之一的政府信息應當主動公開:(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切身利益的」),用郵政特快專遞(EMS:EK134284009CS)的方式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遞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要求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公開6月27日傳喚證上稱「馮正虎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擾亂公共秩序案」 的受害方、受害程度、所指的「其他方式」究竟是何種方式、《受案登記表》、何時立案、由哪個部門立案偵辦、立案至今偵辦進展、立案後法定辦結期限等八項信息。八項信息,一事一議,分別提出八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

同條例第二十四條規定:行政機關不能當場答覆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予以答覆;如需延長答覆期限的,應當經政府信息公開工作機構負責人同意,並告知申請人,延長答覆的期限最長不得超過15個工作日。但是,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沒有履行政府信息公開義務,至今尚未答覆或告知,已超過法定的15天期,侵犯了馮正虎的合法權益。

2011年7月19日,我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三十三條第二款(「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在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中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的,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就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違法行為,用郵政特快專遞(EMS:EL063658289CS)將行政訴狀及全部證據材料寄送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立案庭,並正式提出行政訴訟。我就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八件案,分別提出八件行政訴訟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一條規定:提起訴訟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一)原告是認為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二)有明確的被告;(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根據;(四)屬於人民法院受案範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第四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接到起訴狀,經審查,應當在七日內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對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訴。

馮正虎狀告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一案,原告是馮正虎,被告是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具體的訴訟請求是確認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行為違法,事實也清楚,屬於上海市楊浦區法院管轄,完全符合行政訴訟的立案條件。但是,上海市楊浦區法院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二條規定,在7日內未立案也未作出裁定。

地方法院司法不作為的現象比比皆是,最高人民法院已經察覺。為了保證人民法院依法公正審理行政案件,切實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維護和監督行政機關依法行使職權,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案件管轄若干問題的規定》,其規定的第三條:當事人向有管轄權的基層人民法院起訴,受訴人民法院在7日內未立案也未作出裁定,當事人向中級人民法院起訴,中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不同情況在7日內分別作出以下處理:(一)要求有管轄權的基層人民法院依法處理;(二)指定本轄區其他基層人民法院管轄;(三)決定自己審理。

2011年8月1日,我親自去上海市楊浦區法院立案庭詢問立案結果,2號接待窗口的女法官在電腦上查詢後告訴:馮正虎的案件一個也沒有立案。當日,我依據上述法規,用郵政特快專遞(EMS:EE109054539CS )將八份行政訴狀及全部證據材料寄送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立案庭,並提出行政訴訟。我將向上海市楊浦區法院提出的訴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的八件行政案件依法上升到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同日,我就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6月27日傳喚行為,用郵政特快專遞(EMS:EE109054511CS )將行政復議書及證據材料寄送上海市公安局,並提出行政復議。

如果上海市公安局60天不回覆或行政復議不公正,我可以依法向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狀告上海市公安局。

如果上海市靜安區法院對訴上海市公安局的行政案件在7日內未立案也未作出裁定,我可以依法向上海市第二級人民法院起訴。

這場司法行為藝術演到這一幕,已是1=27。

一張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五角場派出所傳喚證,換來八張向楊浦分局提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八張向上海市楊浦區法院提交的行政起訴書、八張向上海市第二級人民法院提交的行政起訴書、一張向上海市公安局提交的行政復議書,再加一張向上海市靜安區法院提交的行政起訴書、一張向上海市第二級人民法院提交的行政起訴書。

二、1大於27的司法行為藝術是醒世警言

這場司法行為藝術繼續演下去,就是1大於27。

中級法院與基層法院的法官開始扯皮,將訴訟當事人上下推。上海市第二級人民法院可以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案件管轄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的選擇,自己不願審理,要求楊浦、靜安法院依法處理。但是,楊浦、靜安法院也會不理睬中級法院的口頭要求。法律都不當一回事,哪個法官還在乎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規定呢?中級法院與基層法院一起司法不作為,高級法院、最高法院能怎麼辦?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案件管轄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九條規定:中級人民法院和高級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行政案件需要由上一級人民法院審理或者指定管轄的,參照本規定。司法不作為的法官都在參照本規定,可以將所有的第一審行政案件推到最高法院。

應當在基層法院受理或裁定的第一審行政案件,在7日內未立案也未作出裁定,依照上述規定,該第一審行政案件就可以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參照本規定,中級人民法院司法不作為,就可以由上一級法院審理或指定管轄。中級的上一級是高級,高級的上一級就是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已看清地方法院司法不作為的嚴重危害。2009年1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依法保護行政訴訟當事人訴權的意見》,指出「行政訴訟『告狀難』現象依然存在,已經成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之一」,而且措詞嚴厲地譴責地方法院司法不作為的種種惡習。2010年12月6日發佈的新版《法官行為規範規定》裡,立案一章制定得非常詳細,幾乎要把法官看作小孩一樣,教他怎麼做怎麼做。但是,地方法院的法官依然我行我素,照樣司法不作為,最高人民法院沒有令法官敬畏的神聖感。

制訂法律的人大只管生孩子,不管養育孩子,沒有履行監督法律實施的責任,所以有法不依、司法不作為的惡習遍地成災,到處氾濫。聽到無數的譴責聲,但是沒有看到一件因法院司法不作為法院受到處分、法官受到處分或罷免的人大監督案例。法官公然違背最明確的程序法、剝奪公民訴權,這是大罪,是污染了水源。人大代表不盡法律的養育之責,法律生得太多,又有何用?生一個,死一個。

法律沒有生命力,就無法保護每一個公民的人身、財產的安全。所以,我們要維護自己的利益,首先要捍衛法律。

今年7個月內,我已收到九張傳喚證,日期不同,內容千遍一律:「因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擾亂公共秩序」「限你到五角場派出所接受詢問」。什麼是「其他方式」就是什麼也沒有。警察利用法律條款的空隙,濫用職權。而且,上海法院司法不作為,不受理狀告公安機關的行政案件,其結果法官警官、官官相護,警察就會狗膽包天,傳喚證就猶如隨身帶的紙手帕,撕一張很隨便,最近一張連公章也賴得蓋了。

作為個體的公民可以藐視有權有勢的官員,但不可抗拒以法律名義的行政或司法,我一次一次看在傳喚證的面子上,屈服違法警察的淫威,乖乖地被關押在派出所訊問室,遭受人身自由權利的傷害。其實,不是我一個人受到傷害,是法律受到踐踏,是主持制定法律的中國共產黨得不到這些警察、法官的尊重。

法律不僅可以當擋箭牌,而且還是人民手中的進攻武器。誰侵害我們,我們就還擊誰,依法捍衛人權,至少讓侵權者的違法成本加大到他難以再侵權,並通過網絡媒體揭露侵權者的違法事實。

我從警察濫用職權的九張傳喚證中抽取一張,就可以依法推導出27場官司,並讓侵權者的違法成本無限大。如果用九張傳喚證,就可以依法推導出243場官司,這是一場規模盛大的1大於27的司法行為藝術。

每個公民會像我一樣忠於法律,認真、較勁地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也會與這些違法官員法官一起輕鬆地表演一場1大於27的司法行為藝術。違法氾濫、訴訟成災,國家機器超載得無法運轉,迅速死亡。

傲慢的警察可以繼續侵犯我們的人身、財產的安全,無賴的法官可以繼續剝奪我們的訴訟權利,他們的言行告訴我們:中國的法律是沒有用的,一切聽領導的。但是,我們依然堅守法律,依法維權。

1大於27的司法行為藝術是醒世警言,讓當政者與民眾看清中國司法的現實及其司法改革的切入點。

2011年8月7日

參考資料:

一、馮正虎6月27日的傳喚證

二、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1-8)

三、向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訴狀(1-8)

四、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訴狀(1-8)

五、向上海市公安局提交行政復議書(1-8)

六、提交申請書及訴訟材料的郵局憑證

1. 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的EMS憑證(EK134284009CS)

2. 向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訴狀及證據材料的EMS憑證(EL063658289CS)

3. 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訴狀及證據材料的EMS憑證(EE109054539CS)

4. 向上海市公安局提交行政復議書的EMS憑證(EE109054511CS)

七、《上海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的瞎折騰》

附錄:

一、 馮正虎6月27日的傳喚證

二、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1-8)

(例舉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1),其他七份申請表的內容基本相同,僅「所需的政府信息」一欄的內容不同,分別是受害方、受害程度、所指的「其他方式」究竟是何種方式、《受案登記表》、何時立案、由哪個部門立案偵辦、立案至今偵辦進展、立案後法定辦結期限等八項信息。)

三、向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提交的行政訴狀(1-8)

(對應八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提出八份行政起訴狀,例舉行政起訴狀(一),其他7份行政起訴狀的訴訟請求與事實理由基本相同。)

行政起訴狀(一)

原告:馮正虎 男,1954年7月1月出生,漢族,研究生學歷
身份證:310108195407012452
住址: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號302室
郵編:200433
手機:13524687100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
法定代表人:蔡田 局長
地址:上海市平涼路2049號 郵政編碼:200090
電話:65431000

請求事項

1. 確認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行為違法
2. 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事實和理由

2011年6月27日下午2:00許,原告出門外出,受到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陶衛國的無理阻擾。警察陶衛國出示傳喚證將原告帶到五角場派出所,然後既沒有按法定程序做筆錄,又沒有告知原告究竟以什麼其他方式涉嫌什麼擾亂公共秩序的行為,莫名其妙地關押了原告3個小時左右後釋放。

原告是遵紀守法的公民,但是警察陶衛國出示的傳喚證【滬公(楊)(場)行傳字(2011)第0028號】稱原告「因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擾亂公共秩序」限原告到五角場派出所接受詢問。警察是濫用職權,非法使用傳喚證來擾亂公民的正常生活。

為保護原告的合法利益,原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九條的規定(「行政機關對符合下列基本要求之一的政府信息應當主動公開:(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切身利益的」),於2011年 7月1日原告以郵政特快專遞(EMS:EK134284009CS)的方式向被告遞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要求被告公開 「馮正虎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擾亂公共秩序案」受害方的信息。

同條例第二十四條規定:行政機關不能當場答覆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予以答覆;如需延長答覆期限的,應當經政府信息公開工作機構負責人同意,並告知申請人,延長答覆的期限最長不得超過15個工作日。

但是,被告沒有履行政府信息公開義務,至今尚未答覆或告知,已超過法定的15天期,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

因此,原告依據同條例第三十三條第二款(「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在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中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的,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對被告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違法行為提出訴訟,請求法院秉公司法,維護國家法規的權威,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

此致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

起訴人:

馮正虎

2011年7月19日

附件:

1. 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1)
2. 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的EMS憑證

四、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訴狀(1-8)

(對應八份向上海楊浦區法院提出的行政起訴狀,再依法向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提出八份行政起訴狀,例舉行政起訴狀(一),其他7份行政起訴狀的訴訟請求與事實理由基本相同。)

行政起訴狀(一)

原告:馮正虎 男,1954年7月1月出生,漢族,研究生學歷
身份證:310108195407012452
住址: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號302室
郵編:200433
手機:13524687100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
法定代表人:蔡田 局長
地址:上海市平涼路2049號 郵政編碼:200090
電話:65431000

原告於2011年7月19日,用郵政特快專遞(EMS編號:EF393623180JP )將原告的訴狀及全部證據材料寄送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立案庭,就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違法行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三十三條第二款正式提出行政訴訟。但是,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至今未立案也未作出裁定,違反《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二條。因此,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案件管轄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第三條規定(即「當事人向有管轄權的基層人民法院起訴,受訴人民法院在7日內未立案也未作出裁定,當事人向中級人民法院起訴,中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不同情況在7日內分別作出以下處理:(一)要求有管轄權的基層人民法院依法處理;(二)指定本轄區其他基層人民法院管轄;(三)決定自己審理。」),原告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起訴。

請求事項

1. 確認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行為違法
2. 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事實和理由

2011年6月27日下午2:00許,原告出門外出,受到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陶衛國的無理阻擾。警察陶衛國出示傳喚證將原告帶到五角場派出所,然後既沒有按法定程序做筆錄,又沒有告知原告究竟以什麼其他方式涉嫌什麼擾亂公共秩序的行為,莫名其妙地關押了原告3個小時左右後釋放。

原告是遵紀守法的公民,但是警察陶衛國出示的傳喚證【滬公(楊)(場)行傳字(2011)第0028號】稱原告「因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擾亂公共秩序」限原告到五角場派出所接受詢問。警察是濫用職權,非法使用傳喚證來擾亂公民的正常生活。

為保護原告的合法利益,原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九條的規定(「行政機關對符合下列基本要求之一的政府信息應當主動公開:(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切身利益的」),於2011年 7月1日原告以郵政特快專遞(EMS:EK134284009CS)的方式向被告遞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要求被告公開 「馮正虎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擾亂公共秩序案」受害方的信息。

同條例第二十四條規定:行政機關不能當場答覆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予以答覆;如需延長答覆期限的,應當經政府信息公開工作機構負責人同意,並告知申請人,延長答覆的期限最長不得超過15個工作日。

但是,被告沒有履行政府信息公開義務,至今尚未答覆或告知,已超過法定的15天期,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

因此,原告依據同條例第三十三條第二款(「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在政府信息公開工作中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的,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對被告政府信息公開不作為的違法行為提出訴訟,請求法院秉公司法,維護國家法規的權威,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

此致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起訴人:

馮正虎

2011年8月1日

附件:

1. 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1)
2. 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的EMS憑證(EK134284009CS)
3. 向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訴狀及證據材料的EMS憑證(EL063658289CS)

五、向上海市公安局提交行政復議書

行政復議申請書

申請人:馮正虎 男,1954年7月1月出生,漢族,研究生學歷,
地址: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號302室
郵編:200433
電話:021-55225958

被申請人: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
法定代表人:蔡田 局長
地址:上海市平涼路2049號 郵政編碼:200090
電話:65431000

請求事項

確認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五角場派出所警察2011年6月27日傳喚申請人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

事實和理由

2011年6月27日下午2:00許,申請人出門外出,受到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陶衛國的無理阻擾。警察陶衛國出示傳喚證將原告帶到五角場派出所,然後既沒有按法定程序做詢問筆錄,又沒有告知申請人究竟以什麼其他方式涉嫌什麼擾亂公共秩序的行為,莫名其妙地關押了申請人3個小時左右後釋放。

申請人是遵紀守法的公民,但是警察陶衛國出示的傳喚證【滬公(楊)(場)行傳字(2011)第0028號】稱申請人「因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擾亂公共秩序」限申請人到五角場派出所接受詢問。警察是濫用職權,非法使用傳喚證來擾亂公民的正常生活。

2011年7月1日申請人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的申請,要求依法公開6月27日傳喚證上稱「馮正虎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擾亂公共秩序案」的受害方、受害程度、所指的「其他方式」究竟是何種方式、《受案登記表》、何時立案、由哪個部門立案偵辦、立案至今偵辦進展、立案後法定辦結期限等八項信息,但是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超過法定的期限也無法公開上述信息,顯然6月27日警察利用傳喚證扣留申請人的行為根本沒有法律依據,也沒有辦理過合法的傳喚手續,純屬個別部門及其警察濫用職權的違法行為。

被申請人的具體行政行為嚴重侵犯了申請人的公民權利。而且,無論在執法程序上,還是實體上都是違法的。

1.傳喚程序上的違法

申請人於2011年6月27日下午14:40到五角場派出所接受詢問,直至當日下午5:30被承辦警察釋放回家,其間沒有做過一次法定的詢問筆錄,也沒有誰告知申請人究竟以什麼其他方式涉嫌什麼擾亂公共秩序的行為。被申請人所屬警察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第八十三條、第八十四條。

2. 濫用傳喚證,變相非法拘禁申請人。申請人根本沒有涉嫌參與違法犯罪的事件,2011年6月27日下午是按慣例走訪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人民來訪接待室,約定與信訪辦的負責人談話。參見詳細記錄當天下午情況的紀實文章《上海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的瞎折騰》(原載:馮正虎博客 http://fzhenghu.net)。被申請人所屬警察違反《憲法》第三十七條、《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一百一十六條第十一項、《警察法》第二十二條第五項、《公安機關人民警察紀律條令》第九條第三項。

以上是申請人的陳訴,請上海市公安局領導明斷。上海市公安局理應執政為民,依法追究被申請人的違法行為,支持申請人的訴求,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

此致
上海市公安局

申請人:

馮正虎

2011年8月1日

附件:

一、《上海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的瞎折騰》

二、7月1日致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及郵政憑證

三、馮正虎2011年6月27日的傳喚證

六、提交申請書及訴訟材料的郵局憑證

一、向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的EMS憑證(EK134284009CS)

二、向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訴狀及證據材料的EMS憑證(EL063658289CS)

三、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訴狀及證據材料的EMS憑證(EE109054539CS)

四、向上海市公安局提交行政復議書的EMS憑證(EE109054511CS)

七、《上海公安局五角場派出所的瞎折騰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