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張安妮被安徽省合肥市琥珀山莊派出所政治警察綁架的經歷

2013年03月01日

【張林】安徽蚌埠維權人士張林在文章中敘述了合肥警方為將他驅逐出合肥於2月27日、28日綁架並關押了他10歲的女兒20小時。警察抄了他在合肥借住的朋友的家,抄走了他的鑰匙、手機和電腦。


張安妮被安徽省合肥市琥珀山莊派出所政治警察綁架的經歷

張林

2013年2月27日下午3點35分,只有10歲,從安徽合肥琥珀小學放學的張安妮,被四個身份不明的彪形大漢劫持,然後被強制帶到琥珀山莊派出所,受到單獨囚禁。既不能見到同樣被拘禁在派出所三樓的爸爸,也不能見到正在家裡焦慮地等待她消息的姐姐。直到下午7點鐘,張安妮一直處在被單獨囚禁。

當天晚上7點鐘,在我的強烈要求下,警察才帶我去派出所二樓見到了張安妮,她的旁邊有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這三個小時裡發生了什麼事,張安妮不願告訴我,她的目光充滿了仇恨。面對人性泯滅的合肥蟈保,張安妮內心雖然恐慌,但是仍然竭力保持鎮靜,看起來從容不迫。張安妮堅決要求離開魔窟,但是一次次被便衣警察野蠻地拉回來。

直到晚上10點鐘,張安妮都沒有晚餐可吃,後來也僅僅吃了一點點食物。我們父女被警察分別強行押到蚌埠市,因為我們沒有住處,又被拘押到第二天中午,才借到一間房子。我當時就在派出所指出他們是一夥不折不扣的黑幫!他們不僅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就傷害我,而且還禍及我的女兒!

張安妮夜間困了,就躺在派出所,很長時間,沒有被子,而天氣嚴寒。我坐在一邊,心裡非常難過。對於當局這樣株連親人,甚至連10歲的小女​​孩都不放過,我非常憤怒。如果我像美國人那樣擁有槍支,我一定會把這些邪惡的綁架罪犯統統殺掉。但是作為中國人,我連一把刀子都沒有。

• 張安妮被囚禁了20個小時,才獲得釋放。後來她整整一天多四頓飯沒吃,而她平時食慾非常旺盛,也從來沒有挨餓過。我為此焦慮不安,想盡辦法哄她吃東西。我知道那段恐怖的遭遇,已經給她幼小的心靈,帶來嚴重的、可能永遠無法彌補的傷害。我不知道合肥國保們有沒有女兒,是不是願意有這樣恐怖的經歷?

• 2005年,張安妮二歲時,我作為中國民間趙紫陽治喪委員會召集人,到北京去組織追悼會。離開家時,安妮彷彿有不祥的預感,她站在門口大聲地呼喚我:“爸爸!爸爸! ”聲音淒厲,試圖阻止我。臨別時她的尖叫始終伴隨我此後在監獄的每一個夜晚。此後我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莫須有罪名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附加剝奪政治權利4年。這已經是我第四次被判刑,僅僅因為我持不同政見。

• 由於受到警察粗暴的虐待,張安妮直到今天仍然驚魂未定,不願吃東西,不願起床,不願跟人說話。張安妮本來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僅僅因為他的爸爸張林是個良心捍衛者,就受到株連,被安徽省合肥市琥珀山莊派出所虐待恐嚇、強行驅逐出她唯一的家,警察還強行剝奪她受教育的權利,使她成為流浪兒童,讓我們流離失所。

• 此外,警察還搶走我的手機,還搶走我的鑰匙非法闖進我的住處搜查,讓我這個月一家三口人的飯錢3900元無影無踪,還把我的電腦拿走。此後多日張安妮陷於恐懼仇恨,第二天下午,警察來我家又拿張安妮正在使用的電腦。她磨磨蹭蹭,拒絕把電腦交給他們。等警察拿著她的電腦出門時,我告別說:“慢走,一路順風。 ”我女兒立刻補充道:“半路犧牲! ”仇恨與鄙夷之情溢於言表!

• 晚上又有警察到我家查看我,但是我女兒低頭不理他們。當他們說再見時,我女兒張安妮突然抬起頭來沖他們喊道:“永遠不見! ”

• 我這一生,因為捍衛良心,受到了無窮無盡的迫害。現在合肥蟈保竟然把黑手伸向我的10歲女兒,綁架她、粗暴對待她、單獨拘禁、關押到晚上8點鐘都不給她晚飯吃、剝奪她上學的機會,是可忍孰不可忍!

張林和張安妮的照片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