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廣場

公民廣場是一個虛擬的網絡“民主牆”,供國內民眾張貼個人的遭遇、公開信、聲明、案件陳述以及照片、法院文件和視頻等,與人分享他們的故事。雖然大部分張貼內容是中文,但中國人權對每個張貼都提供了英文的標題和簡要介紹;中國人權還將有些文章內容翻譯成英文。

公民廣場是2010 年春季推出的,它一直作為一個自由發表的平台,讓訪民、維權人士、律師和其他公民來揭露腐敗和官員瀆職,揭露從非法拘留到綁架和酷刑的侵權案例,發表公開聲明,包括呼籲對官方的問責制和透明度,呼籲對強迫拆遷進行補償等。

這個虛擬的“民主牆”的不斷擴大充實,反映了中國公民維護其權利的強烈願望和中國越來越多的公民行動。在公民廣場上的張貼也幫助這些個人和群體得到國際媒體對他們案件的關注。

通過公民廣場,記者、研究人員和一般公眾能夠對一些個案的細節了解得更多。

Items 11 - 20 of 796
中國人權編者按:武漢市民張海通過起訴等法律手段將政府置於法律框架之下解決問題,代表著普通民眾法律意識的覺醒;武漢市中級法院能否遵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受理該案,將是測量中國是否法治國家的試金石,讓我們拭目以待。
2020.4.28 山東臨沂人大副處級副調研員豐曉燕在北京王府井散發傳單提倡民主改革,重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於4月29日被強行送至臨沂第四精神病院以精神分裂症治療。至今未放出。 山東臨沂市人大副調研員豐曉燕北京散發民主傳單被送至精神病院 4月28日,豐曉燕在北京王府井散發傳單提倡民主改革,重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被王府井派出所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拘留。次日送至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在未進行精神檢測的前提下,臨沂市北京路育才路派出所二十多位員警強行暴力將豐曉燕關進住院部。期間掌摑豐曉燕及其女兒,裸露豐曉燕身體,將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的她在地上拖行。 5月4日,...
陳建剛律師指出習近平上臺後有四項“突破”:1、突破信守國際條約的原則,在國際交往中背信棄義耍不要臉;2、武漢肺炎疫情中搞“雙向絞殺”,既絞殺死者家屬又絞殺律師;3、“709”鎮壓律師後剝奪當事人委託律師的權利,實質上廢除辯護制度;4、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終身皇帝的寶座。 下文為陳建剛律師的投稿《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習近平登基成為中國新皇帝以來已經7年多了,7年之中,習近平不僅身兼黨、政、軍三位一體的頭牌,自己授予自己“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失去自由兩年多,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下文為許豔總結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余文生律師案:妻子許豔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2020年2月11日,許豔向徐州市檢察院,針對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劉明偉法官,超期羈押、久拖不判問題,進行了投訴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即停止違法與不人道的超期羈押、久拖不判行為,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 2020年2月22日,許豔去郵局給余文生律師匯錢,但是沒有匯成。...
「中共黨魁的意志就是共產黨的意志,而共產黨的意志則會通過全國人大、全國人大常委會走過場、舉手錶決後成為國家法律,共產黨對這個國家的統治就是黨魁對這個國家的統治……習近平既然掌握中國政府的一切權力,就應該對中國政府的一切作為承擔責任,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習近平在疫情中的責任 只會伏地跪拜權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隸的民族。 中國人有能力、有權利追究政府的責任,有能力、有權利追究執政者的責任。 爆發於2020年初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時間內就席捲全球100多個國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確診病例已近430萬,死亡人數已近30萬。...
陳家坪(原名陳勇),詩人、紀錄片導演。因為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於2020年3月2日在北京被捕,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一直未獲許會見律師和家人。陳家坪的妻子救夫心切,不得不配合北京海澱公安的要求保持沉默,並寫信勸說丈夫進行妥協,但當局卻一直未兌現其承諾。2020年4月12日陳家坪50歲生日當天,陳家坪的妻子打破沉默,以公開信的形式告知外界陳家坪被捕的情況。 主要經歷: 1997年參與編輯出版民刊《知識分子》。 1998年參與採訪出版《沉淪的聖殿》。 2000年在北大在線新青年網站學術頻道,主編中國學術城。 2003年創辦犀銳新文化網站;拍攝紀錄片《外來人口...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人,其妻許豔在下文中再度為丈夫發出呼籲。文章說,余文生律師曾在2018年“兩會”前提岀修改憲法的建議,現在第三個“兩會”都召開了,他卻仍然被非法羈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至今沒有判決,家人一直無法得知余文生被關在哪裡、有沒有遭到酷刑、身體狀況怎樣。文章還介紹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長環境,及他如何成為維權律師,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銷執照的經歷。許豔也講述了自己為丈夫維權而遭迫害的經歷。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余文生案,呼籲中國當局依法辦案,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
許志永 ,中國公民維權的領軍活動人士,公盟創始人之一,「新公民運動」主要創始人和標誌性人物,是中國司法史上「三博士建言」事件即「孫志剛事件」中建議全國人大廢除《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提議者之一。北京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曾任北京郵電大學文法經濟學院講師,曾當選為北京市海澱區第十三屆、十四屆人大代表。 2003年4月25日, 《南方都市報》報道了大學生孫志剛在廣州收容站被毆打致死一案,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輿論矛頭直接指向收容遣送制度。 5月14日, 許志永與俞江、滕彪一起就《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起違憲審查的公民建議。6月18日國務院通過《...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卻被關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兩年多來,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審訊三次。2020年5月,“兩會”召開前夕,許豔家再次被員警在其樓下平房上崗。下文為許豔於今年“兩會”開始日(5月21日)發出的被騷擾請求關注的資訊。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余文生律師2.5年生死未蔔、久拖不判;...
中國人權注:繼 許志永 和 李翹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強迫失蹤後,導演陳家坪因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也於3月初在北京被帶走,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關押于何處,律師也無法會見。以下是陳家坪妻子無法寄出的信。 親愛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帶走七十天的日子。距離上一次寫信,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我似乎越來越衰竭,然後是無窮無盡的忙,但是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似乎只有發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長長久久地發呆,沒有人打擾地發呆,在這個發呆的狀態中,把一團亂麻一樣的思緒,整理得如同無數團亂麻。 他們總是說,你快要回家了。一個“快”字,...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