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廣場

公民廣場是一個虛擬的網絡“民主牆”,供國內民眾張貼個人的遭遇、公開信、聲明、案件陳述以及照片、法院文件和視頻等,與人分享他們的故事。雖然大部分張貼內容是中文,但中國人權對每個張貼都提供了英文的標題和簡要介紹;中國人權還將有些文章內容翻譯成英文。

公民廣場是2010 年春季推出的,它一直作為一個自由發表的平台,讓訪民、維權人士、律師和其他公民來揭露腐敗和官員瀆職,揭露從非法拘留到綁架和酷刑的侵權案例,發表公開聲明,包括呼籲對官方的問責制和透明度,呼籲對強迫拆遷進行補償等。

這個虛擬的“民主牆”的不斷擴大充實,反映了中國公民維護其權利的強烈願望和中國越來越多的公民行動。在公民廣場上的張貼也幫助這些個人和群體得到國際媒體對他們案件的關注。

通過公民廣場,記者、研究人員和一般公眾能夠對一些個案的細節了解得更多。

Items 551 - 600 of 805
【秦永敏 王喜鳳】武漢活躍民主人士秦永敏和山西教師王喜鳳在無法取得結婚證的情況下,於2012年5月13日舉行傳統的結婚儀式,結為夫妻,但當局繼續設置各種障礙使二人至今無法領取結婚證。當局對他們進行24小時監控,或非法羈押,並多次隨意對二人進行辱罵,限制二人的行動自由,王喜鳳還被迫流產。當局還多次以調查之名,騷擾王喜鳳的家人、前夫等。王喜鳳為此發出公開信,描述自己和秦永敏的遭遇並希望聯合國有關機構對他們所遭受的迫害進行徹查,敦促中國政府給他們辦理結婚證並保障他們的基本人權。
【陳克貴】2012年4月底,山東著名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逃離被重重包圍的家園,當局發現後甚為震怒,大肆搜捕,深夜持械闖入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家,陳克貴用家中菜刀反擊自衛,傷到部分官員。包括廣州律師陳武權在內的各地律師紛紛自願為陳克貴涉嫌故意殺人案辯護。但陳武權先是被律管處要求退出辯護並不讓他去山東,後又迫使其所在律師所與之解除聘用合同。陳武權發出公開信,請廣州市司法局不要逼他上樑山。
【秦永敏】自5月以來,當局一直拒絕發給秦永敏和王喜鳳結婚證書。最近,警察甚至上門騷擾。秦永敏考慮到有可能被警方逮捕,特發表這份7月就寫下的“不自殺”和委託律師的聲明。
【秦永敏】武漢當地警察到秦永敏家企圖帶走王喜鳳問話,遭到王喜鳳拒絕。自5月以來,當局一直拒絕發給他們結婚證書。
【秦永敏】當局繼續拒絕給武漢異議人士秦永敏發結婚證。為了避免當局以計劃生育為由來加以迫害,秦永敏和王喜鳳只好到醫院把已經懷上的孩子引產。
曾是對越自衛反擊戰英雄的洪茂先因10年前發生的河南商城伏山的警民對抗事件,去年被以“妨礙公務罪”和“毀壞公共財物罪” 判刑3年,後經上訴改判為1年。最近他刑滿獲釋,回到家鄉受到鄉親們的熱烈歡迎。
“林昭遺產的守護者”群體16人獲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五屆“推動中國進步獎”。推薦詞說,“三十多年來,正是他們不畏艱險,精心保存了林昭用生命鑄就的精神遺產,使得對中國極權專制批判的最強音得以流傳下來……”
湖南省耒陽市少婦梁孔蓮被當局要求做生育結紮手術,術後感覺不適,5天後死於計劃生育服務站。警方封鎖現場,拒絕家屬進入病房查看死者。筆者認為,梁孔蓮是因為結紮手術引起的後遺症未能得到及時治療而死亡的。
【上海訪民】上海訪民王扣瑪因房屋被搶、母親被關死在黑監獄,自己卻被以“遺棄罪”判刑而上訪多年。 7月20日到北戴河避暑被截回上海後,因嚴重高血壓躲過被拘留的厄運,但至今一直有當局僱傭的每班6個保安進行24小時監控。
【上海訪民】 2012年7月20日,上海訪民王扣瑪、李玉芳等四人欲前往北戴河避暑,被當局攔截、搜查並遣送回上海關入黑監獄。
【北京雨災】7月28日北京獨立參選人團隊和一些村民前往北京廣渠門橋附近悼念“7∙21”水災受害者。他們質問政府為什麼總是做搶險的準備而不做防災的準備,認為這場災難是腐敗的官僚制度造成的,“因為,搶險可以立功,而防災了,就沒有他們立功的機會了! ”。
【陳克貴】陳克貴的家屬發表聲明,指出他們已經為陳克貴委託了律師,沂南當局為其指定兩名律師的做法於法無據,他們“絕對不能接受”;這種做法既浪費公共資源又剝奪了家屬委託律師的權利。他們強烈要求兩位被指定律師立即退出本案,“否則本案程序從一開始,就沒有公正可言。 ”
【李旺陽】劉衛國等十位律師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公開信就湖南省當局發布的確認李旺陽自殺的調查報告,指出現場勘查存在5大疑點、屍檢存在諸多漏洞、警方對李旺陽死亡事件的處置過程嚴重違法。公開信要求解除對李旺陽親友、支持者的非法軟禁,責成公安部成立李旺陽死亡事件聯合調查團,進行獨立專業調查,並及時向全社會公佈調查結果。
【倪玉蘭】北京殘疾維權人士倪玉蘭因家遭強拆進行維權曾被以“妨害公務”罪兩次判刑,2012年4月又被以“尋釁滋事”罪和“詐騙”罪,合併判處執行有期判刑二年八個月並處罰金一千元;她丈夫董繼勤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夫婦二人不服判決上訴後,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至今未有結果。 7月中旬,倪玉蘭委託律師對西城區辦理自己案件的公安檢察幹警50餘人提出控告,認為他們明知自己無罪而追究其刑事責任,涉嫌徇私枉法罪,同時強制自己住進賓館且超期羈押涉嫌非法拘禁罪,應當追究刑事責任。 律師在一審中作為證據提交給法院的17張關於倪玉蘭的照片生動顯示:因為拆遷維權,倪玉蘭從一個原本身體健康、充滿活力、...
2012年4月13日, 中國人權 的 新聞發布 報導了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11年的甘肅異議人士李大偉刑滿獲釋。新聞稿附上了二審判決書,並翻譯成英文。現將一審判決書公佈在公民廣場。李大偉一審後提出上訴,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02年11月不開庭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商兆樹】黑龍江鶴崗市殘疾上訪人士商兆樹因醫療事故導致其殘疾一事上訪多年,曾被當局截訪後勞教和羈押,今年遭截訪後被送進精神病院。一位知情者呼籲外界關注這位正在進行絕食抗議但已“生命垂危”的殘疾上訪人士。
【劉凡必】劉凡必,本為一金融詐騙案的受害者,在要求內江市檢察院追究真相討回損失時,言語中得罪辦案人員,後被構陷入獄5年。出獄後他層層上訪,終於內江市檢察院於2010年3月書面承諾一月內退還屬於劉的11萬元,但至今拒不兌現。劉上訪到的各級機關互相踢球,劉感慨自己的命運如同螞蟻一樣。
【訪民抗議】兩百多名訪民聚集在中國監察部大門前的馬路上舉行抗議活動,他們不再把個人訴求放在首位,而是從反貪官、保人權的廣泛社會角度參加集會。
【肖國珍律師】北京律師肖國珍被警方通知約談,她估計與她帶頭聯署李旺陽後援團的事有關。她發布緊急通知,告知她可能被帶走,聲明自己不會自殺。此外,她的一篇關於什邡的文章《什邡!什邡! 》剛放上博客就被刪掉。該文引用中國的法律指出,什邡警方使用武力鎮壓抗議群眾“構成以公權力實施的違法犯罪”。作者還就解決什邡警民衝突發出5項呼籲。 緊急發布 肖國珍律師 剛才北京市公安局(單位領導電話告訴我的,也可能是國保)已經到我工作的區域找我。已約定,我明天上午到單位與公安局人員見面,他們將把我帶走到局裡問話。估計是因為李旺陽後援團我帶頭聯署的事。如我失踪,請互相守望幫助。 從現在起,我隨時可能被帶走。...
【勿忘六四】 2012年6月4日,1989年“六四”事件23週年紀念日,上海訪民杜陽明、沈佩蘭、王扣瑪、童國菁四人到上海市市中心人民廣場手摯“勿忘六四”字幅公開紀念“六四”慘案。
廖亦武在接受2012年波蘭卡普欽斯基國際報導文學獎的答謝詞中通篇講的是他書中一個人物——他曾經的獄友、仍被關在監獄中的詩人李必豐的“傳奇”故事,因為他說,“李必豐也是廖亦武報導文學的源泉之一。 ”
湖南老民運人士周志榮的這份聲明質疑被警方宣佈為“自殺”的李旺陽死亡案是一起“被自殺”案。聲明呼籲國際社會和民間團體成立“李旺陽被自殺真相調查委員會”。包括李旺陽的妹妹和妹夫以及郭永豐在內的17人已經簽名參加調查委員會。
深圳維權人士郭永豐在詩中表示,雖然從未謀面甚至至今才知道他的大名,但作為“民主新兵”,他充滿了對這位為中國民主奉​​獻畢生的老戰士的敬佩和對殘酷打壓民主運動的當局的憤怒。
【獨立參選人】江西省新余市人大代表獨立參選人魏忠平、李思華和劉萍,自從獨立參選以來,被當局多次在住處軟禁、非法關押,連他們的家屬也跟著遭殃。他們在當地狀告無門,到北京又遭劫持遣返,最後發展到遭搶奪財物、帶黑頭套、反綁雙臂毆打等黑社會式酷刑。
【秦永敏】武漢異議人士秦永敏的新婚妻子王喜鳳講述秦永敏為起訴警察粗暴行為最後反遭國保警察審訊的經歷。
【秦永敏】秦永敏、王喜鳳致函武漢市青山區政府,投訴武漢市青山區和山西省渾源縣兩地公安局肆意侵犯他們的結婚權、旅行權和自由生活權,要求當局為他們提供辦理相關文件的一切方便,並依法保障他們的行動自由。
【紀念“六四”活動】5月28日,貴州民運人士在貴陽市最繁華的人民廣場公開舉行紀念“六四”活動,吸引了數千人圍觀。文章說,儘管今年的形勢更艱難嚴峻,但事實證明“暴政不得人心,民主必將取代專制。 ”
【張起】 5月15日,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的泛藍聯盟負責人張起從重慶渝州監獄刑滿獲釋。張起於2008年5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逮捕,次年7月被判刑。張起提起上訴,但上訴被駁回。
【張起】 5月15日,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的泛藍聯盟負責人張起從重慶渝州監獄刑滿獲釋。張起於2008年5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逮捕,2009年7月7日被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孫海洋遭綁架】因為舉報賭場多次被暴徒毆打的遼寧維權人士孫海洋於2012年5月3日在沈河區法院被法警打傷,5月9日他到沈河區公安局皇城派出所要求做法醫鑑定被答復等待後出來,在派出所門前被三個人按住往停在路邊的轎車裡拖拉,幸虧及時呼叫被救回皇城派出所。派出所拒絕按照“綁架罪”立案,原因是三個綁匪稱孫借走他們三萬元——雖然綁匪沒有任何憑據。
1,2012年3月30日下午,居住在廣州的歐榮貴、肖勇、黃文勳、楊崇、羅守恆等十幾位民主維權人士,在廣州市天河區龍洞步行街舉牌,要求政府推進政治改革。他們手中所舉的木牌上,寫有"公平、正義、自由、平等、人權、法制、民主、共和","沒有選票,沒有未來"以及"胡錦濤帶頭公開財產"等字樣。這一活動引來數百名民眾的圍觀,並沒有遭到當局的驅趕。 2,事件發生三日內,歐榮貴、肖勇、黃文勳、楊崇、羅守恆被警方抓走,先行政拘留,後在4月3日以涉嫌"非法聚會、遊行、示威" ;刑事拘留。 部分舉牌人士,如劉珊娟、劉遠東、田貴華、王可華等,被警方詢問或傳訊後放出。 3,4月2日--8日,維權律師唐荊陵、...
【江蘇南通暴力強拆案】2012年4月17日,正在江蘇省武警總隊汽車中隊服役的武警戰士張靜波被部隊以“因為你們家的拆遷問題”而“非正常轉業”。一年多以前張靜波的父母張俊國、徐麗艷夫婦投資並負責的南通市港閘區紅楓麗萊木業公司被暴力強拆,公司財務損失達2000多萬元,兩人和公司其他幾名員工以及當時在家休假的張靜波均被拆遷人員打傷。公司被暴力強拆報警後,公安機關開始以強拆行為是政府行政行為為由不予立刑事案件;幾天后雖立為刑事案件,但公司的財務損失僅被評估為4260元。至今,公司損失無人賠償,實施暴力強拆行為的犯罪分子還沒有得到懲治;公司法定代表人張俊國、徐麗艷夫婦因上訪維權被打壓,...
武漢當局對老資格異議人士秦永敏一向很嚴厲,但薄熙來事件後他們的態度有了微妙變化。 4月20日,武漢政法委關書記找秦永敏面談,說他認為黨和政府也認可普世價值,主張尊重人權,並強調黨和政府正在從事轉型。關書記還表示政府準備解決他的基本生活問題,並贈書給他,讓他好好學習。
【倪玉蘭案】北京殘疾維權人士倪玉蘭於2012年4月10日被以“尋釁滋事”和“詐騙”罪執行有期徒刑二年八個月並處罰金一千元;她丈夫董繼勤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二年。 4月13日,律師程海到西城區看守所會見倪玉蘭,倪委託程海提出上訴。
【倪玉蘭案】2012年4月10日,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對北京殘疾維權人士倪玉蘭“尋釁滋事”和“詐騙”一案作出宣判,以“尋釁滋事”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以“詐騙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六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二年八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她丈夫董繼勤也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二年。按照法律規定,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應於受理案件後一個月以內宣判,至遲不得超過一個半月;西城區法院於2011年12月受理倪玉蘭案並於同月29日開庭審理其案,但在開庭審理後三個多月才做出宣判。
我的朋友李大偉昨天出獄,先期出獄的政治犯難友甘肅民主人士文俊義先生前去臨夏候接,並代表其他朋友致意獻花。 李大偉, 1961年出生於甘肅天水,少年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復員後當警察,因追求自由民主,先後數次入獄,最近一次是因我們衝擊黨禁時與我們保持密切聯繫,而於2001年被捕,2002年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獲11年重刑,先後在天水、蘭州、臨夏服刑。 服刑期間,李大偉表現非常出色,其堅定的信念和依法抗爭的頑強精神贏得了包括許多獄吏在內的知情者的高度讚揚!為追求民主自由和公平正義,李大偉妻離子散,厄運連連,其本人疾病纏身,在獄中作過兩次手術,目前身體虛弱,生活無著,父母又老邁難依,希望各方予以資助。...
1993年,我因言論問題被浙江公安專科學校(浙江警察學院前身)辭退公職。 1998年,國家實行住房制度改革,改福利分房為購買房改房。房改房是國家針對職工工資中未包含住房消費資金的歷史事實,以低房價的形式對職工長期低工資勞動作出的補償。原單位無視我在該校工作十年的事實,以房改時我不在單位工作為由,非法取消了我購買房改房的權利。十多年來,我一直在跟該校交涉,要求歸還我購買房改房的權利,但校一直無理拒絕。到現在為止,其他早已離開該校的人都購買了房改房,唯獨我一個人除外,因我是由於政治原因離開的。給政治異見者製造成生存困難是中國政府的一貫做法,...
最近幾天失眠得厲害,過幾天要回新疆準備長期在那裡與胡軍、一個坐輪椅的二級殘疾的​​男人共同生活了。新疆國保會放過我倆嗎?有點擔心。因為我這幾天在上海,又在網上說了些話。華春輝和王譯就是因為都愛在網上說真話,被國保棒打鴛鴦,相愛而無法團聚,甚至在領結婚證的當天雙雙被抓、然後被勞教的,我和胡軍會是什麼命運呢?很擔心。 今年2月15日,剛過完情人節,我和胡軍就前後被兩群國保從他家抓走,國保扣押了我的鑰匙、身份證、銀行卡和包裡的錢,還要我簽了扣押清單,並聲稱要把我送回上海。國保們要我交代了與胡軍的認識過程,是什麼關係。國保認為我不能與胡軍一起生活,除非不在網上說話——為了不被折騰,我都答應了他們,...
指控倪玉蘭尋釁滋事、詐騙,罪名不成立; 西城分局警察謝軼、孟凡旭、趙國平、沈樹均、杜華、李濤、周強、曾濤、張志強、付傑等38 人,檢察員劉文惠等涉嫌徇私枉法罪和非法拘禁罪,應追究刑責 倪玉蘭案一審辯護詞 程海律師 審判長、陪審員,審判委員會成員: 被告人倪玉蘭親屬和其本人,委託北京悟天律師事務所並指定本律師擔任其一審辯護人。現我依法發表以下辯護意見,請予以採納。 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倪玉蘭於2010年6月17日至2011年4月6日,夥同其夫董繼勤在未辦理賓館入住手續的情況下,任意佔用北京市西城區禦鑫宮賓館1018房間,無故拒絕繳納房款共計人民幣69972元,期間,被告人倪玉蘭、...
[訪民掃墓被抓捕] 上海及其它各地訪民4月4日上午到北京八寶山掃墓,遭警察抓捕關押於久敬莊;同日,祭掃楊佳墓地的10位訪民中有5人被北京警察抓走關押。之後,前去送食品的北京市民李學慧也被警方關押。
[秦永敏]2012年“兩會”期間秦永敏被武漢市青山區公安局行政拘留十天、非法拘禁五天半,其間被非法剝奪了會見親屬和與外界通信、打電話的權利。鑑於過去一年零三個月17次被拘禁,不僅財產損失巨大,而且身心俱疲,加上年歲漸長病痛纏身,目前已頗不堪重負,故決定2012年內專心靜養,謝絕媒體採訪。
上海訪民 江莉 3月7日在上海虹橋火車站被北新涇街道政府信訪人員和打手抓捕並毆打後被關押在崇明港沿村黑監獄,3月14日又遭打手王祥暴力毆打,遍體鱗傷,之後又不准江莉報警,不給醫治,江莉和忻菊珍關押在一起。請社會各界和國內外媒體強烈關注江莉和忻菊珍的安危!聯繫:18217324766 上海訪民 張雄明 向“兩會”秘書處遞交控告材料被北京天安門警察抓捕關押久敬莊,後由駐京辦遣返押送回上海,之後由不是戶口所在地的閔行分局、虹橋警署接走。當局以在北京天安門擾亂公共秩序為由,處以張雄明行政拘留7天處罰。張雄明患嚴重高血壓,拘留所兩次拒收。虹橋警署警察威脅張雄明:如果再去北京上訪,就要去勞動改造!...
[山東省金鄉縣土地強拆案] 山東省金鄉縣魚山開發區政府為實施建設“新農村”計劃,要求當地農民騰出耕地和宅地“上高樓”居住。由於開發商建造的高樓商品房質量不過關,再加上農民失地後只能靠打工和做小生意維持生活等原因,農民拒絕簽訂協議及搬遷。 2月28日凌晨6時許,當地政府出動1000餘名警察和工作人員包圍高莊村魏菜園自然村,實施強行徵地,與村民發生衝突。
[房屋被強拆案] 葉家三代在北京的住房於2003年5月因為奧運相關的工程而被強制拆遷。一家老小被逐出後,因補償金不夠購買住房而無家可歸。絕望之餘,身為殘疾人的葉國強於2003年國慶日當天在天安門金水橋上企圖投河自盡,之後被秘密開庭判處兩年徒刑。其兄葉國柱因於2004年8月申請示威遊行,抗議因奧運進行的強制拆遷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但在2008年7月26日刑滿當天,卻直接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而葉國強和侄子葉明君,因到北京宣武區政府前進行抗議,也於2007年9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雖被取保候審釋放,但一直遭監視。...
[郭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 前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因寫文章並在網上倡議成立中國新民黨,於2009年10月,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0年有期徒刑。 2011年11月24日感恩節,在南京浦口監獄服刑的郭泉寫信給11歲的兒子郭稱義,解釋自己為什麼要和兒子分別10年並回答兒子提出的8個問題。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好! 感謝國會給我這個機會,在這個大會上能為我的先生——人權律師高智晟講話,感謝你們關心高智晟受迫害的案例。 我先生高智晟是一名中國律師,他始終維護中國弱勢群體的權益,例如:為強迫拆遷的市民、為農民工、為上訪、為受迫害的基督徒、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辯護等……;他這些主持正義的行為使他自己遭到中共當局的迫害。正如高智晟所說:“在中國,律師只要經手人權侵犯案,他自己就也會成為被官方迫害的被害人。” 2005年11月,他拒絕了官方要求他放棄那些最敏感案件,政府強行關閉了他的律師事務所並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2006年8月15日,警方突然非法綁架了他,並以我和孩子做人質,強迫他認罪...
[朱虞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 浙江資深異議人士朱虞夫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7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3年,北京異議人士查建國發表聲明譴責當局做法,並引用杜布切克語告誡當局:“你可以摧毀花朵,卻無法阻止春天”。
[朱虞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浙江资深异议人士朱虞夫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7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理由是:1,以非法组织“中国民主党”人身份为入狱的政治异议人士及其家属募捐;2,通过境外网站、媒体发表攻击诋毁政权的言论;3,通过互联网发送其编写的鼓动进行非法集会的信息。
【黃楊村種植小麥補貼】山東省臨清市尚店鎮黃楊村農民就2009年種植小麥補貼款至今未全數到位,以及鎮政府收繳農民信用社賬號“一本通”抵扣灌溉水費等問題,要求鎮、市、中央有關機構公開有關信息。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