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萧雨:维吾尔女子米娜:我已失去一切 无法再沉默(图、视频)

2019年03月29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米娜握手(2019年3月26日) (图片来自蓬佩奥推特)

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紧紧握住她的手,对她说“欢迎来美国,感谢你来和我见面”时,米娜哭了。

“我很感动,感觉好像也有人尊重我,也有人听我的故事,听我的要求,”她说,“因为在中国,即便是一个小小的警察也不会听我说话,问我有什么需要,(关心)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是。”

“我失去了我的一切,我失去了的工作、我的父母、我的爱人、我的家乡,还有我以前的同学们,还有我看到的很多不公平的事,无辜的人,所以我不敢闭着眼睛……”流亡美国的29岁维吾尔族女子米娜3月26日在美国国务院的办公大楼,她向国务卿蓬佩奥等多名政府官员讲述了自己在拘禁营中遭受的折磨和虐待。

 

流亡美国的29岁维吾尔族女子米娜是新疆拘禁营的幸存者。星期二(3月26日),在美国国务院的办公大楼,她向国务卿蓬佩奥等多名政府官员讲述了自己在拘禁营中遭受的折磨和虐待。

此前,她曾在美国国会、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等公开场合讲述这些故事。米娜说,自己在中国三次被捕,遭受酷刑,和几十名女性一道关在狭小的牢房,期间目睹了九人死亡。最令她心碎的是,在她被关押期间,她的一个年幼的儿子在当局的监管下离奇死亡。

米娜的眼泪和她家破人亡的惨痛经历令很多人动容,却也进一步惹恼了中国当局。中方说,米娜的指控是不符合事实的谎言,但CNN等国际媒体坚持对此事的报道。

星期三,米娜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她并非一开始就有勇气站出来。刚到美国时,她依然生活在巨大恐惧阴影中。

“刚来的三个月,我不出门,不跟人见面。看到警察、警车,看到狗我都特别怕。怕黑,晚上睡觉的时候必须要开着灯。”她说。

三个月后,她决定鼓起勇气发声。

“我失去了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父母、我的爱人、我的家乡,我以前的同学们,还有我在中国遇到的那些不公平的事,那么多无辜的人,”她说,“所以我不敢闭着眼睛,让这些事情过去,因为我也是一个母亲、一个女人。”


2018年11月26日,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一场关注新疆人权状况的新闻发布会上,29岁的维吾尔族女子米娜(中)回忆起自己在“教育转化”营中的经历,几度难掩悲伤情绪(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在拘禁营里,米娜一度失去了对生命的希望。

“我觉得我再不能见到太阳出来,再不能见到我的两个孩子,28岁就结束了我的生命,”她哽咽了一下,继续说,“我也想自杀,但是在监狱里没办法,没有东西能让我快一点死去。”

米娜没有死,半年前她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来到华盛顿市郊定居。她说,现在她不是为自己而活。

“我的第二条生命就是那些在监狱里受折磨的人的生命。他们需要我发出声音。我可以不说话,我可以咽下去,这样生活的话,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在老家会过得平平安安的,”米娜说,“但是想到那些无辜受折磨的人,我就没法这样生活下去,因为每天我安静的时候,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些人的模样。”

米娜希望能够获得家人的原谅,尽管她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是不是还活在世间。

身在美国的米娜依然担忧自己的安全,尽管过去一个月来,这样的担忧有所缓解。

“我的声音,我的形象都是公开的,我很担心中国政府会对我做什么,”她对美国之音说。

米娜说,星期二与美国官员的会面增强了她对改善中国境内维吾尔人处境的信心。当天一同受到蓬佩奥接见的还有华盛顿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记者古力且克热等三名维吾尔人。他们中每个人都有多名家人被中国当局拘禁或判刑。

蓬佩奥赞扬他们面对中国的虐行勇敢发声的勇气,并承诺美国会为结束中国打压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提供支持。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帕拉迪诺星期三发表声明说:“这些幸存者的故事只是中国在新疆的镇压运动中数百个幸存者故事中的一小部分。他们为新疆上百万无法为自己说话,没有行动自由、思想自由、不能践行哪怕是最基本的信仰的人发声。”

美国国务院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们的家人和所有在拘禁营被任意拘押的人员。

 

——转自美国之音(2019-03-2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8期,2019年3月29日—2019年4月11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