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elected Articles

——不錯,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沒有「人權」和「自由」這兩個詞彙或概念。但這不等於中國人沒有對人權和自由的感覺和追求。108年前,中國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今天的臺灣有著成熟的民主制度,在人權與自由方面有十分良好的記錄。臺灣遠比大陸更好地保持了中國的文化傳統,這有力地證明了人權價值的普適性。
——由於中國過去長期奉行極左,反「左」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此「左」非彼「左」,中國的極左和西方的所謂「白左」根本不是一個概念。中西之間的「左」、「右」對接變成了一場跨洋誤會。這場誤會不僅會讓我們失去反極權的同盟軍,而且已經產生了自由派內部的價值觀混亂,甚至可能改變「自由派」本身的底色。
——我們這一代最大的負資產,就是那個十年的洗禮。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負,使得我們這代人有的時候,顯得特別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負交替在一個人身上顯現,顯得特別的吊詭。這一代,實際上也是最慘的一代人。等待著我們的,將是一個慘到沒法言說的晚景。
——準確瞭解了中國流氓的特點和作用,就在很大程度上瞭解了中國的革命。反過來說就是,不瞭解中國流氓的特點和作用,就不能充分瞭解中國的革命。流氓各個民族各個國家都有,但中國的流氓自有「中國特色」,因而,中國的革命與中國的流氓之間,也會表現出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關係。
——中美關係惡化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從7月開始兩國進入了冷戰狀態,中美兩國在軍事、諜報、經濟和政治領域開始了全方位對抗。雖然中共在貿易和技術上高度依賴美國,卻仍然堅持以美為敵和對美強硬,其制度原因是「民主恐懼症」和「政權虛胖症」這兩種紅色政治基因。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所謂「新冷戰」,美國採取的既不是「遏制政策」,也不是防守。而是主動出擊,如入無人之境。而中國,既有騎虎難下,騎上去容易下來難的困境,又在全世界沒有真正的盟友。從這個意義上講,「新冷戰」根本不是冷戰,如果一定要說美中之間會有一場「新冷戰」,它要真打起來,可能就「首戰即終戰」。
——25年前就有人預言香港之死,但這預言沒即時應驗。25年過去,香港終於死了。我仰望向天,在暗黑無星的夜空,我看見在遙遠之處,正浮現出一點很難察覺的金光。望望身旁,原來我不是孤身一人,有很多人都與我一起,大家就朝着遠處那點微弱的金光,手拖着手,邁步走去。
——一年多來,香港就像是撬動世界歷史的一個支點,正如梁繼平在立法會說的:我們已經回不去了!獨裁者生,中國人亡,獨裁者亡,中國人生,二者必居其一。香港人抬起頭來,永不屈服,永遠團結抗爭,直至我們改變這個世界,改變我們的宿命。
——聯合國成立七十五周年大會上最矚目的是特朗普及習近平的發言,從中大家不難警覺新冷戰正式揭幕。聯合國成立的目的是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避免任何大規模戰爭,儘可能維持和平。目前的聯合國需要美國,但美國不需要聯合國。若改變不了現狀,美國大可退出聯合國,並成立以自由民主國家為成員的國際組織。
——蔡霞希望以最低的社會成本去實現中國政治轉型。我認為中國政治轉型已經喪失黨內改革派主導的可能性。國際、國內形勢的改變將會大大鼓舞海內外民主運動力量,顏色革命的條件已經成就。它如同地火正在燃燒、蔓延,並終將在不久的將來噴發而出,勢不可擋。

頁面

訂閱 Selected Articles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