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tatement

由獨立專家組成的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今天發布報告,就中國政府是否充分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以下簡稱“公約”)規定的條約義務、尊重和保護少數民族和其他弱勢群體,詳細列出所關切的許多問題。 在概述中國在各方面所取得的進展,包括顯著減少貧困之後,委員會的報告(正式名稱為“結論性意見”)公佈了所關切的問題和建議。委員會還指出,中國必須確保“將人權納入其以人為本的發展模式,不讓一個人掉隊”。委員會提出的主要關切包括: 國內法律仍不符合 “ 公約 ” 和國際標準 國內法律缺乏對種族歧視的定義和進行適當刑事定罪的條款; 現行國內立法中對恐怖主義、...
中國當局對709案人權律師群體的鎮壓已經過去三年,現在仍在持續進行之中。這一案件不僅是近年來中國政局惡化的標誌性節點,而且對中國司法改革產生深遠的負面影響,凸顯習近平上台後中國人權狀況的嚴重惡化,全方位地開歷史倒車。 2015年7月9日,中國當局以秘密抓捕人權律師王宇和其家人,次日抓捕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律師及助手等人為開端,發動了大規模的鎮壓行動,先後波及23個省市,涉及人數近300人。隨後,周世鋒、胡石根、吳淦等人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7—8年。 三年來,中國當局一直沒有停止對709案人權律師群體的迫害和打壓,無論是對在押還是已經出獄的人,都不放過。據媒體報導,...
“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傷口也難以癒合。 ——天安門母親致習近平的 公開信 ,2018年6月1日 中國當局血腥鎮壓1989年民主運動已經過去29年了,曾在北京和其他城市殺害了成百上千的手無寸鐵的平民。中國政府不僅一直卑鄙地否認屠殺的事實,而且聲稱把抗議活動說成是民主運動是“歪曲事實真相”,將其定性為“政治動亂”,並堅稱在當時採取及時果斷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確的。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國內採取各種強迫遺忘措施,以抹去人們對“六四;的記憶:當局從來沒有對鎮壓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學生、教師、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為承擔責任;儘管受害的倖存者和難屬一再呼籲,...
3月11日,中國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近乎全票通過了21條修改憲法草案。其中最重要的是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第79條),並把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地位由序言部分寫入正文(第1條)。這一修改使習近平可以成為終身主席並擁有不受限制的權力,並且在憲法上強化了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的絕對統治。(無記名投票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票無效。) “這次修憲對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來說具有破壞性,是歷史的倒退。修憲並沒有如官媒《人民日報》所宣傳的那樣‘為民族復興提供有力憲法保障’,而是將中國推向了一個危險的未來”,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
在美國西藏委員會(US Tibet Committee)、紐約和新澤西州四水六崗衛教軍(Dokham Chushi Gangdruk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紐約和新澤西州西藏地區青年協會(Regional Tibetan Youth Association of New York and New Jersey)、自由西藏學生運動(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聯合在紐約舉辦的 集會 上宣讀 中國人權 對扎西文色被長期關押並遭迫害一事,表示抗議和譴責。扎西文色早前和平倡導在西藏地區推行真正的雙語教育,以保存西藏的語言和文化。 中國人權...
在香港終審法院對是否允許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和羅冠聰就其判刑提出上訴舉行聽證會的前一天,兩名聯合國專家敦促法院 “遵照香港所應承擔的國際人權法的義務”來審理他們的案件。 “我們擔心,如果他們的案件維持原判,將會扼殺不同意見的表達、抗議的權利和人權捍衛者的整體工作。” 專家們在一份聲明中說,“言論自由和和平集會的權利保護人們,特別是那些分享不同意見的人。” 今年 8月,黃、羅和另一位民主活動人士周永康在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成功地要求覆核三人的判刑後被改判為6-8個月的監禁。他們三人因在2014年抗議中的活動最初被判社區服務。香港律政司堅稱刑罰過輕,向上訴法庭提出覆核。...
劉曉波 先生於今天去世,享年61歲, 中國人權 深感悲憤,並沉痛哀悼。劉曉波是是中國人的良心。他是非暴力公民運動的倡導者,也是中國憲政民主的先行者,呼籲中國社會和平轉型,為中國人民謀求一個更好的未來,因此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他不僅力勸中國政府,同時也勉勵中國人民爭取更美好的未來而盡了最大努力,最終以身殉道。 “劉曉波因在《零八憲章》和其它文章中闡明這種構想而被中國當局剝奪了自由,這凸顯了這個政權的懦弱和無德。他們放縱監獄毀了他的健康,顯露了其殘忍的本性。”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他們拒絕了他離開中國去接受醫療的最後願望——這是對劉曉波尊嚴的終極打擊,暴露了中國當局的真實面目和不人道...
已被中國當局監禁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 最近被確診罹患晚期肝癌,獲准保外就醫, 中國人權 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 在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朋友今天發布的一個令人心碎的視頻中,當問到劉曉波的病情時,劉霞哭著說“ 不能動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 ”。我們對此深感悲痛。一個所謂的“囚犯”已經病入膏肓、無法再進行任何救治的情況下“獲釋”,這凸顯了當局的不人道和對劉曉波及其家人權利和尊嚴的公然漠視。 早在2015年10月,中國政府在 答复聯合國酷刑委員會審查中國執行禁止酷刑公約的問題清單 中聲稱:“看守所和監獄都配備必要的醫療器械和常用藥品,建立在押人員健康檔案,記錄在押人員健康狀況,...
如特別報告員所強調的,江天勇是從事那種工作的核心人物,這有助於穩定,而不是與維穩相衝突(第75段)。成員國必須要求釋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維權工作而遭受懲罰的人,抵制將合法行使受中國和國際法保護的權利定罪的行徑。國家主權不能被合法地用來攻擊聯合國專家的獨立性,及破壞既定的實況調查團的職權。
在四月六日至七日中美兩個世界大國的領導人舉行首腦會議前夕, 中國人權 敦促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施壓,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嚴重侵犯人權、詆毀法治和鎮壓民間社會的行為。 習近平政府試圖迴避中國人權問題,打著“主權平等”的旗號攻擊其批評者,拒絕人權的普世性。特朗普政府必須堅定地把國際人權標準作為處理美中關係的核心原則。當中國聲稱自己為全球政治領袖,其無視本國人民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的行為已經產生了區域和全球性的影響,包括對美國經濟和美國人民。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特朗普總統上台時承諾糾正美國嚴重的對華貿易逆差和創造就業機會,他不應忽視這個事實:中國的‘競爭優勢’...

頁面

訂閱 Stat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