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tatement

71歲的獨立記者高瑜今天被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 中國人權 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法院判決書指控高瑜向境外洩露了中共中央辦公廳2013年印發的九號文件;該文件在“當前意識形態領域值得注意的突出問題”中,列出了七條錯誤思潮和主張——宣揚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新自由主義、西方新聞觀、歷史虛無主義,以及質疑改革開放。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對高瑜的判決,是當局嚴厲控制言論和信息自由的最新信號。用‘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指控對政治性案件進行判決,再一次暴露了官方‘依法治國’口號的虛偽”。...
在維權活躍人士 曹順利 逝世一周年之際, 中國人權 對她深表懷念和敬意。曹順利因長期不懈地呼籲中國政府擴大施政的透明度,並要求公民參與國家人權進程的權利而遭受迫害,2014年3月,在被當局非法拘禁6個月之後,在北京309醫院去世,享年52歲。曹順利身患多種疾病,在被關押期間,當局拒絕給予她必要的治療。 曹順利畢業於北京大學,是法學碩士。在走上維權道路後,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利用中國的法律來要求政府問責以及要求公民知情權、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權的活動中。她從事的這些活動,標誌著中國公民社會的成長——公民們正在使用法律和其他和平手段去爭取中國憲法及國際法所保護的基本人權。 “...
在香港民眾要求真普選的公民抗命運動和平地進行了74天之后,香港警方今天對金鐘佔領區進行了清場。但是,並非像港府和北京中央政府所希望的那樣——清場會解決一個“政治麻煩”;恰恰相反,正如一個抗議標語所宣布的那樣,這意味著港人為保衛香港的未來所進行的公民抗命的“雨傘運動”,實際上“才剛剛開始”。 當香港抗議人士宣布將以不同的方式繼續開展公民抗命運動的計劃時,這已經証明:沒有任何法院的禁制令或法警能夠阻止香港的政治環境和人們政治參與意識所發生的重大改變。 兩個多月來,香港特區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一直無力對一個政治問題拿出一個建設性的政治解決方案。與其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在抗議地點的每個角落,...
1989年,中國各地成千上萬的民眾發出要求民主改革的呼聲,但中國領導人卻以坦克和武力進行回應,試圖在經濟改革的同時壓制民眾對政治改革的要求。其結果是,中國人民所得到的是不可持續和不公平的發展、不斷增加的社會衝突以及巨大的環境和人權代價。 25 年後的今天,香港人民站起來,要求北京兌現其“一國兩制”的承諾。他們拒絕接受全國人大常委會2014 年8 月31 日作出的關於“選舉”香港特首的決定;該決定要求候選人必須獲得北京控制的提名委員會半數以上的支持。面對北京的威脅和強硬立場,香港學生們以“公民不服從”行動——罷課和和平靜坐——爭取名副其實的普選。他們的行動獲得了香港工會和市民的支持和聲援。...
3月20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討論通過對中國普遍定期審議結果報告的過程中,中國幾次動用會議“程序規則”封殺批評的聲音,暴露其對國際民間組織的敵意和想要控制會議發言內容和形式的霸道。當一個國際非政府組織提出希望為中國維權人士 曹順利 的死亡舉行默哀時,中國提出會議規則只允許“一般性發言”,堅持說這不包括沉默。中國和它的支持者宣稱說,允許默哀將會開創一個危險的先例。當另一個非政府組織發表一份聯合聲明時,中國打斷發言,宣稱有諮商資格的非政府組織只能引用其它有諮商資格的組織,這公然違背了人權委員會和人權理事會所遵循的慣例。 “在國內,中國當局對維權人士及其家人以拘留、失踪、...
維權人士 曹順利 在被拘押6個月後,今天下午在北京309醫院去世。她於去年9月被警方關押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其間健康狀況急劇惡化,身患多種疾病得不到治療,今年2月病危被送進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後轉入解放軍309醫院搶救。 曹順利的弟弟 曹雲立 告訴 中國人權 ,今天下午3點多,他接到醫院蘇主任的電話,說他姐姐病危,當他4點鐘趕到醫院時,他姐姐已經去世。 曹雲立悲憤地說:“簡直是慘不忍睹,我看了一眼後,都不敢再看了!你想像不到,他們(當局)對待人怎麼這麼狠!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把人折磨成這個樣!關押時有病不給治療,人瘦得皮包骨! ” 曹順利的律師 王宇 告訴 中國人權 ,...

頁面

訂閱 Stat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