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王宇律師代理我父親(我丈夫)範木根的辯護,王宇律師堅持原則,她不怕壓力,依法辯護,他們律師從沒指使我(我的家人)做任何違法事情,我父親範木根被一審判八年,我全家感謝王宇律師的一份努力。 特此聲明 聲明人:範木根之子范永海 範木根之妻顧盤珍 2015年7月18日 原文鏈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0096 | 新公民運動
親愛的父親母親​​: 兒子在此給你們二位磕頭了,兒子不孝。 我不但無法讓你們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讓母親享受-個完整的中醫治療的方案,反而把你們帶到北京,給你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你們或許通過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們的情況,特別是我的情況。 無論那些被操縱的媒體把我們描述和刻畫成多麼可憎、可笑的人物,父親母親,請相信你的兒子,請相信你兒子的朋友們。 我從來沒有把父母帶給我的誠實、善良、正直這些品質放棄掉,多年來,我也是按照這些原則尋找我的生活。儘管常常深處某種絕望之中,也從未放棄對美好未來的想像。 從事捍衛人權的工作,走上捍衛人權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來潮,隱秘的天性,內心的召喚,歲月的積累,...
從7 月9 日開始,在不到一周裡,中國至少有159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被失踪、拘留或被帶走訊問,其中包括著名維權律師王宇、周世鋒、李和平和隋牧青— —這些律師經常代理因宗教信仰、強迫拆遷和參加維權活動受迫害者的案件。 (請參閱“中國人權律師關注組”網站的“ 即時更新 ”名單) 當局這次在全國范圍內對律師的抓捕行動,規模是空前的,遠遠超過2011年在“茉莉花革命”後當局所採取的類似鎮壓行動——當時有 24名律師“被失踪&rdquo ;,52人以上被刑事拘留 。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大規模圍捕在司法第一線為維護權利而抗爭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暴露了當局所謂‘依法治國’的真實面目:...
隋牧青律師在擔任我先生王清營(“唐袁王”唐荊陵、袁朝陽、王清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辯護人時,隋牧青律師忠於司法正義,不畏強權,勇於為了當事人合法權益而抗爭,披露了很多當事人王清營在看守所遭受非法虐待的違法行為,也大膽發聲為王清營爭取基本人權。 6月19日廣州中院庭審時,當有司在法院門口非法拘禁家屬,限製家屬旁聽權利時,他在法庭上據理力爭家屬旁聽權利,讓我和唐荊陵太太得以進入法庭旁聽。庭審過程中隋牧青律師保持冷靜,由於法庭違反程序強行推進庭審,我們無奈之下解除辯護關係。案件偵查到審理,隋牧青律師一直要求我們遵守法律,不要做任何違法的事。我們全家都感謝他為當事人王清營所作的幫助。 特此聲明...
北京市朝陽區律師協會 致信 全國人大常委會,建議將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 中關於“洩密罪”的第35條予以拿掉,將第36條中有關“擾庭罪”的條款暫緩增補。建議書說:“賦予執業律師言辭自由的豁免對於法庭來講意義非同尋常。”“如果我們在立法時只偏重於法庭秩序的維護而忽視了律師的訴訟權利的保障,以‘庭審為中心’的基本精神將不復存在,其目的也很難實現。” 全國人大常委會: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一、二審前後,執業律師群體以一種自由卻又充滿著憂鬱的方式表達了對修正案第35、36條的深度焦慮。一個執業群體集中在一個特定的時期對法律的修正進行了前置的積極參與,其立法意義深遠且彌足珍貴。...
【王宇律師一家3口失聯】7月9日凌晨四時左右,大約二十到三十名警察以抓吸毒人員為名,包圍了王宇所住的單元樓,帶走一人。具體是誰小區保安稱不知道。 來廣營派出所接待警察面對詢問言辭閃爍,不回答是否在此,只說關心詢問者和王宇是什麼關係,並且讓等,等二十四小時。從警察對詢問者的態度和她的神態上,詢問者個人分析:王宇還在派出所。另:派出所門外有幾輛車像是國寶的車。女警察和詢問者說話時總是不自覺的抬頭看身邊的另一個警察。
被指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羈押在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的維權人士郭飛雄,就看守所警員在例行安全檢查時強迫在押人員脫光衣服的做法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法院確認被告的行為違法,並要求被告永遠放棄使用脫光衣服侮辱人格的安全檢查方式。 行政起訴狀 原告:楊茂東,又名郭飛雄,男,1966年8月2日出生,身份證號碼420102196608026318,漢族,文化程度大學,戶籍所在地為湖北省武漢市漢陽區新江大路8號,現因被指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名(指控顯然不成立)被羈押在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C110監室。 被告:廣州市天河區看守所,地址廣州市天河區棠下上社5號院,負責人所長,電話:020-85660731...
  • Wang Quanzhang
2015年6月18日,王全璋、石伏龍、陳智勇三位律師在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法院出庭辯護時依法履行辯護職責,但其發言不僅無數次遭合議庭打斷,王全璋律師還被宣布驅逐出庭,並被拖出法庭遭毆打致傷,同時另外兩名律師被十幾個法警扣押在法庭內,全身物品遭搜索檢查。之後,王全璋和石伏龍被帶到派出所接受調查,隨身物品被非法扣押,至次日凌晨2時許兩人才走出派出所。 關於三律師被山東聊城東昌府法院法警毆打又被公安非法扣押物品的情況說明 王全璋、石伏龍、陳智勇 2015年6月18日,我們三位律師王全璋、石伏龍、陳智勇在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法院出庭辯護,庭審中,辯護人依法提出迴避、證人出庭作證、排除非法證據等申請,...
近日,新華網、人民網等官方網站發表和轉發無署名文章《“女律師”打人致聾被判刑,拒不執行判決仍四處接活》,對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宇極盡污衊之能事。王宇律師撰文對此進行反擊,將已發生7年、申訴已達4年、令她不堪回首的冤案真相再次公之於眾。她的這段冤獄經歷促使她從之前只做民商事案件的律師轉型為關注弱勢群體、關注公權力受害者的公益律師,並代理了多起所謂的“敏感”案件;也因此,她遭到相關權貴和有關部門的忌恨。 關於所謂傷害案真相的聲明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 王宇律師 近日,新華網、人民網突然發布無署名文章《“女律師”打人致聾被判刑,拒不執行判決仍四處接活》,大量官方尤其公、檢、法官方微博轉發、評論。...
本文是李方平律師在首次會見福建維權人士屠夫(本名吳淦)後所寫的會見花絮。李律師說,短短不到一小時的會見,被屠夫的樂觀、詼諧、幽默、溫情、執著、坦然和擔當的性格和心態所感動。屠夫於5月19日被拘留,隨後被處以行政拘留10天;5月27日,被以“尋釁滋事罪”和“誹謗罪”刑事拘留。 看守所首見屠夫花絮 李方平 會見屠夫那天恰逢敏感日,福建永泰看守所特意安排在10點,進去時還提示11點就下班。我們兩位律師推開會見室進去時,屠夫馬上躬腰站著瞇眼辨認。當聽到我們叫他的聲音,他激動的說:“是方平”、“是王宇”,然後大笑起來。銬在審訊椅上的屠夫還身穿全世界反對者酷愛的“V字復仇隊”文化衫,我們還沒落​​...

頁面

訂閱 司法公正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