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思想爭鳴

——頃接聘書,衷心歡喜,與有榮焉。至暗時刻挽臂前行,心火相映中燭照前路,神流氣鬯中呼喚未來,而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痛何如哉,快何如哉!
——後極權主義社會的「泛敵化」,使每個公民都隨時可能成為政權的「敵人」,原因不是公民做了什麼,或者他們違反了什麼法律,恰恰相反是因為堅守了法律,而使他們成為了權力認定的「敵人」。這種「關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被敵人化」的可能性,導致了後極權社會彌漫著恐懼,造成後極權社會人心惶惶、萬馬齊喑的狀況。
——反對派如何擁有一種政治意識、具有政治眼光和自身的政治策略,而不僅僅停留在道德控訴以及揭露的層面,這對於我們恐怕不是一個過時話題。
——憲政民主必勝,這是天道和自然法大勢所定。但中國這一代爭自由的人們並非必勝,如果犯下並繼續堅持若干致命的生存策略錯誤,這一代自由理想者很有可能淪為現實的政治博弈場上的最終失敗者。階級鬥爭和官民“死磕”,絕不是在中國本土實現憲政民主的可操作之路。
——政治抗爭方式的選擇,全在於自己,這與權力無關,但事關權利與自由。即使表達個人認知與體會,也不能規定別人的選擇。登山路千條,俯仰一月高。每一條抗爭之路,都值得一試,而不是事先反對。任何正面努力,都應該得到積極評價和鼓勵。
中國在最近幾年一定會發生重大變化,變化的方向卻不確定。我們曾說不走資本主義邪路,也不走封閉僵化老路,但中國的變化不是走向資本主義,就是走向封閉僵化。二者必居其一。 中國在最近幾年一定會發生重大變化,變化的方向卻不確定。我們曾說不走資本主義邪路,也不走封閉僵化老路,但中國的變化不是走向資本主義,就是走向封閉僵化。二者必居其一。決定方向的因素在政治,政治是最難預知的變量。政治的不確定決定方向的不確定。然而有一點卻可以確定,中國近期一定會大變。為什麼?因為非驢非馬的“中國模式”已經走到盡頭。 一, “中國模式”的形態特徵 1,計劃與市場共存。每年一次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每五年一次的經濟發展規劃制訂...
中國在最近幾年一定會發生重大變化,變化的方向卻不確定。我們曾說不走資本主義邪路,也不走封閉僵化老路,但中國的變化不是走向資本主義,就是走向封閉僵化。二者必居其一。 中國在最近幾年一定會發生重大變化,變化的方向卻不確定。我們曾說不走資本主義邪路,也不走封閉僵化老路,但中國的變化不是走向資本主義,就是走向封閉僵化。二者必居其一。決定方向的因素在政治,政治是最難預知的變量。政治的不確定決定方向的不確定。然而有一點卻可以確定,中國近期一定會大變。為什麼?因為非驢非馬的“中國模式”已經走到盡頭。 一, “中國模式”的形態特徵 1,計劃與市場共存。每年一次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每五年一次的經濟發展規劃制訂...
訂閱 思想爭鳴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