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向強權說“不!”

New!
丁家喜 律師因為參加2019年12月在廈門舉行的 私人聚會 ,在當月26日被警方帶走並秘密關押13個月,迄今已被羈押18個月。在丁律師被批捕一週年之際,妻子 羅勝春 發文披露丁律師遭受到的酷刑,暴露參與酷刑的作惡人員,指出中國政府把法律當廢紙,毫無人權可言。同時感謝來自世界各地同道和朋友們的鼓勵和支持,讓她有信心和希望繼續抗爭。 羅勝春:我的丈夫丁家喜被批捕一週年感言 羅勝春 2021 年 6 月 19 日 2021年6月19日是我的丈夫丁家喜被山東省臨沂市公安局正式批捕整一年的日子。在批捕前他被強迫失蹤,被煙台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6個月,所以至今為止他已被羈押了整整18個月。...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無音信999天之時,“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開始了她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尋夫之旅”第六天時,她被一群天津國保人員綁架到武清豆張莊派出所。李文足譴責國保的非法抓捕行徑,並對來跟她談話的“領導”(自稱是709專案組的)提出三項要求:一、立刻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二、同律師一起見主審法官;三、有罪審判,無罪放人。王全璋於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師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師證,後又被發還一個無法執業的廢證,當局還施壓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並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國保找余文生談話後,余文生律師的妻子發出呼救信,呼籲大家關注其一家的命運;而之前兩天,余文生律師也發出“個人公告”,稱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價的準備,並交代“後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個國寶又到家裡找余文生律師,要在家裡和余文生談談,因為孩子在家,我讓他們樓下談。國寶從我家樓下的平房中拿的車鑰匙,他們在車上談。說明這個平房現在已經被國寶安排人入住監視。 談話約1個半小時,主要意思2點: 1...
無論你認罪或是不認罪,家門永遠為你敞開!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審看為為你頒發獎章的時刻。有沒有那獎章,我不在乎。在我們結婚二十年的時間裡,你的良善,正直,憐憫,對公義的尋求,我都知道。我為你繼續呼籲,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2016年1月29日,倡導“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 唐荊陵 律師,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徒刑。2014年5月,他因組織學習和研討“公民不合作運動”,準備紀念“六四”25週年等活動,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與他一起參加活動的袁朝陽、王清營也被以相同罪名分別判處三年六個月和兩年六個月徒刑。 唐荊陵表示他不會提出上訴。在這個聲明中,他詳細說明了為什麼不上訴,因為在中國的法院系統裡找不到公正:“在法院堂皇的大樓裡,我們可以看到莊嚴華麗的陳設和裝飾,看到衣冠儼然的政府僱員,唯獨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義。”他重申將致力於推進公民不合作運動,而這正是他被定罪的原因:...
各位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全國兩會召開在即,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相關議案、提案和建議必將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你們的代表或委員資格雖然不是由我們直接選舉或評選,但在法律上你們應當代表我們參政議政,監督政府、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 一、709系列案存在酷刑虐待 709系列案是指自2015年7月9日開始,上百位中國大陸的律師、維權人士和維權人士之親屬突然遭到公安大規模抓捕、傳喚、帶走或約談,涉及省份多達23個,其中多數人不久被釋放,另外30多人被關押,涉及這30多人的案件我們就稱為“709系列案”或“709案”。 我們是709案被抓捕的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
我記得那時候和平跟我說,如果說將來眾位律師當中能出一位大律師,那一定是江天勇,那時候老江執業才五年。後來事實證明,從和平所裡被逼出去的幾位律師,都成了大律師(黎雄兵,李春富,江天勇)。你或許認為賺了大錢有了大名才叫大律​​師,我卻認為守住良知的才叫大律師。
王宇律師: 你好!在2015年7月9日之後,我們在網上看到那個最著名的視頻,第一感覺是:你怎麼可以在法庭上指著法警罵他呢? 我們很渴望看到鏡頭切換到你所指的那個方向,看那個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遺憾,我們生平只進過一個法庭,就是天津市高院的行政庭。看見那個法庭前後左右不同方位有六個攝像頭,據說這樣的佈置攝錄無死角。 我們不知道你罵人的那個法庭上佈置了幾個攝像頭,只奇怪視頻上始終不顯示你所指的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問了無數人之後,找到了在現場的律師的記錄,才知道,你所指著罵人的那個方向,是四個法警把一個女人死命壓在地上。 這個女人是個犯罪嫌疑人沒錯,但是她在被警察審訊過程中,被扒光衣服...
如果說我以前竭力避免人權律師這個圈子,是因為李和平律師。我實在受不了自己的家門天天被警察守著,受不了丈夫在外地辦案時被某個派出所抓了進去,受不了丈夫被套上黑頭套綁走暴打。在709事件發生後,我想了解為什麼這些律師成為人權律師?他們是怎樣在外人看來滿地黃金可撈的律師行業裡,選擇了不討好,賺錢少,污衊少不了的人權律師這條路? 接觸人權律師五個月,我由衷地感慨:這群人權律師,是精英中的精英,律師中的良心! 那些個身價過億的財閥,那些汲汲營營終於登上官場高位的高官,是世人眼中的精英,但是真正的精英卻不是這樣的!良心未泯的人才有機會成為精英。法治社會律師依法辦案不稀奇,...
2013年6月我認識了美麗大方的—王宇,憨厚的—包龍軍。當我接到蘇州虎丘法院電話對蘇州建鑫建設有限公司項目經理丁建新毀戈覺平房屋一案提起公訴,我們聘請了王宇 劉曉原律師。接到2013年8月19日開庭傳票王宇劉曉原律師來到了蘇州為我們代理了戈覺平房屋被毀一案,在庭審中王宇律師不怕審判長多次打斷辯護和威脅語氣據理力爭王宇律師和劉曉原律師的精彩辯護贏得了旁聽席上一百多人的熱烈掌聲。蘇州建鑫建設有限公司項目經理丁建新被判三年三緩。目前案子申訴江蘇省高院 在此我呼請王宇繼續為我們代理。 包龍軍憨厚正實他為我們代理了多個行政訴訟也為蘇州維權人士法律援助付出很多,蘇州維權人士都喊他(老好人)...

頁面

訂閱 向強權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