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言論自由

我此刻站在這兒,從尊敬的卡普欽斯基夫人手裡,領取這項至高的褒獎,內心感到榮耀,卻不安。因為我書中的一個人物,一個叫李必豐的詩人,被關在中國的監獄。 在23年前,中國發生了天安門大屠殺,20多萬軍隊合圍北京城,把有數千萬老百姓投入的街頭運動活生生地鎮壓下去,近3000名抗議者被射殺,好幾萬政治犯坐牢,李必豐和我,也被脅裹其中。
閱讀訪談錄的藏文版本,請點擊 這裡 。 為了給父親還願而最後成了為所有流亡藏人所創作的藝術作品。 2011年,居住紐約的西藏藝術家丹增熱珠將20噸西藏高原的泥土,穿越邊境管制,經過尼泊爾,進入流亡藏民居住地的印度達蘭薩拉。 10月,他在西藏兒童村小學,用西藏運來的泥土建造了一個平台。在隨後的三天之內,許多流亡藏人踏上了他們故鄉的泥土——尊者達賴喇嘛為之祈福的土地。 2012年6月,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與丹增熱珠進行了交談。 譚競嫦 :你說你被達賴喇嘛召見時沒時間做準備。除了穿上傳統藏袍外,你還要做什麼準備呢? 丹增熱珠 :如果是記者,我知道他們會問些什麼。謁見尊者則不同。...
榮念曾談批判性思維、創造性和呼籲藝術 “天天向上”是上世紀50年代毛澤東對中國兒童的著名語錄——提醒他們要好好學習,為將來的理想奮鬥。 “創造性對社會發展、政治發展和文化發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當然我們說的創造性不僅僅指藝術文化、唱歌跳舞的創造性,更多是指另類思考方式,即批判性思維。我認為,創造性是最重要能量,可以從批判性思維中產生;同樣,創造性也會導致批判性思維。 ”
在沒有民主自由的國度,“喝茶”是想成為一個真正公民的必經之路,“喝茶”通常指因為你的言論或你的公民行動被警察、國安約談,其實多數時候是沒有茶喝的,甚至連白開水都沒有。戰勝“喝茶”恐懼,學會跟專政機器打交道我覺得很有必要,我也是從起初的“喝茶”恐懼到經歷到後來習以為常的。當然這個“喝茶寶典”只是我個人的一些看法,只是把經驗與各位即將被“喝茶”的人一起分享,情況會因為自身和所處的環境不同而異。
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的留美學生,我們有幸接受了兩種不同教育,也在兩種不同的社會中生活。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大陸唯一的長期的執政黨,中國的現代化和民主化,離開共產黨是完全難以想像的。因此,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我們決定向二位共產黨現任和未來的最高領導人發出這封公開信。 一、被完全掩蓋的“六四”事件 我們到了美國後,沒有了新聞封鎖,也沒有了互聯網的屏蔽,我們可以完全自由地瀏覽到各種信息。最讓我們震驚的就是發生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說實在話,當我們第一次看到網上的照片,我們第一時間以為是軍事演習,看到那些死亡的學生、市民的照片,我們也首先認為是PS的。但是瀏覽閱讀了更多的相關視頻、...
【肖國珍律師】北京律師肖國珍被警方通知約談,她估計與她帶頭聯署李旺陽後援團的事有關。她發布緊急通知,告知她可能被帶走,聲明自己不會自殺。此外,她的一篇關於什邡的文章《什邡!什邡! 》剛放上博客就被刪掉。該文引用中國的法律指出,什邡警方使用武力鎮壓抗議群眾“構成以公權力實施的違法犯罪”。作者還就解決什邡警民衝突發出5項呼籲。 緊急發布 肖國珍律師 剛才北京市公安局(單位領導電話告訴我的,也可能是國保)已經到我工作的區域找我。已約定,我明天上午到單位與公安局人員見面,他們將把我帶走到局裡問話。估計是因為李旺陽後援團我帶頭聯署的事。如我失踪,請互相守望幫助。 從現在起,我隨時可能被帶走。...
1993年,我因言論問題被浙江公安專科學校(浙江警察學院前身)辭退公職。 1998年,國家實行住房制度改革,改福利分房為購買房改房。房改房是國家針對職工工資中未包含住房消費資金的歷史事實,以低房價的形式對職工長期低工資勞動作出的補償。原單位無視我在該校工作十年的事實,以房改時我不在單位工作為由,非法取消了我購買房改房的權利。十多年來,我一直在跟該校交涉,要求歸還我購買房改房的權利,但校一直無理拒絕。到現在為止,其他早已離開該校的人都購買了房改房,唯獨我一個人除外,因我是由於政治原因離開的。給政治異見者製造成生存困難是中國政府的一貫做法,...
陳西因發表維護人權的言論被當局以“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拘捕。言論自由是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當局的行徑再次凸顯了在中國公民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就是“犯罪”。
【吳澤恆】 廣東佛教領袖吳澤恆因於1998年 和1999年建議政府進行改革, 包括增加政府透明度、建立黨外監督機構、制止腐敗等,而被以「非法經營罪」、「擅自發行股票罪」判處有期徒刑11 年;2010年2月獲釋後繼續受到騷擾、監視、恐嚇和毆打。
【呂耿松案】浙江維權人士呂耿松因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批評政府於2007年8月24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2008年1月22日杭州中級人民法院以同一罪名判處呂耿松有期徒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

頁面

訂閱 言論自由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