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問責

據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的案情通報: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遭無理拒絕;之後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均無任何結果。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雖經一審法院承辦法官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提起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到江蘇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統內卻無法查出。兩位律師想閱卷並與主辦法官做溝通,未果。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兩位元律師的辯護手續並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後,在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離開。 余文生2018年1月在發表《...
背景 經過近一個世紀的殖民統治,英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84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以下簡稱《聯合聲明》),為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鋪平了道路。《聯合聲明》確定將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其「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並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其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在50年內保持不變。雖然「一國兩制」一詞未被明確提出,但它卻是奠定《聯合聲明》的基礎。 [1] 儘管中國在2017年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歷史文件,竭力予以廢除,但它仍然是一個在聯合國註冊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英國政府作為共同簽署國,有義務監督和確保該條約的有效執行,以保護香港以及其他國際社會的法治和基本權利與自由...
——香港民主派初選,仍然有61萬市民大排長龍,並不畏懼懸在頭上的利劍。這顯示支持勇武抗爭者已是民主派選民的主流,香港人真是沒有被嚇倒。打不死,壓不倒,現在是嚇不跑,如此堅韌的抗爭意志,強權能夠怎樣?
5月21日(星期四),北京當局宣佈了一項《 決定 》草案,以制定在香港實施的國家安全法;該法將禁止四項被認定的國家安全威脅: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主義和外國干涉。此舉違反了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規定,即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制定安全法。預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在本屆會議上通過《決定》草案,授權人大常委會起草此項立法,並將其直接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該附件列有適用於香港的與國防和外交事務有關的國家法律)。實際上,該《決定》草案規定了一個將繞過香港特別行政區本身立法程序的立法程序。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這一公然的舉動,標誌著北京在進一步努力加快廢除‘一國兩制’框架;...
——政體惡質不改,全球諸邦防範,早成孤家寡人。而極權必敗,自由終降臨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矣!吾人一日不死,便一日呼喚。此為言責,也是天命。活下去,承受苦難,在黑夜鑿火,迎接黎明。
——我們阻擋不了惡法,但在國安法頒佈後,香港人仍應該用盡一切原本應有的權利,能成不能成,只有爭取了才知道。儘管惡法高懸,但失人心者失天下。千古以下,沒有一個腐朽的政權,可以憑一堆惡法長治久安的,最後那些獨夫民賊,都會終結在自己製定的一大堆惡法之下。
——行文之際,強拆鏟車還在轟隆,瘟疫繼續蔓延,南國洪水滔滔。俯瞰寰球,國朝四面楚歌,內憂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無恥選擇性失明,依舊歌功頌德,歌舞昇平,不過奏響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2015年7月9日中共當局展開對律師的全面鎮壓,被稱為709事件,其行動和影響持續至今。中國人權律師團發表聲明,聲援在押的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郝勁松、戈覺平等人,讚賞他們作為律師和公民為了人權事業所作出的努力和貢獻,譴責中共政府剝奪當事人通信和會見權利等違法行為。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關於許志永、丁家喜、張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聲明 許志永、丁家喜是中國公民運動的宣導者,中國公民運動以推動中國公民社會建立為宗旨,長期不懈為改善中國人權狀況而努力,主要有推動農民工受教育平權等。 據此前公開的資訊以及相關當事人的介紹,我們得知2019年12月初許志永、...
——現年64歲的郭于華是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她的學術研究主要關注中國底層社會,包括農民工、失業下崗工人、勞工維權等。她的微博被封了80個號,微信被封了五個。但她還是要發聲:「雖然也害怕,雖然也軟弱,但是我還得站著,我就不能跪下。」
——強權能奪去他們父子相處的5年,卻不能奪去二人之間的連繫。王全璋被抓走,也讓兒子留下永久的陰影,「我離開房子的時候,我的孩子會非常擔心會不會被抓走,時間長了,他會問他的媽媽,爸爸是不是被帶走。」這樣讓王全璋很內疚。

頁面

訂閱 政府問責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