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問責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失去自由兩年多,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下文為許豔總結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余文生律師案:妻子許豔的第八份維權清單 2020年2月11日,許豔向徐州市檢察院,針對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劉明偉法官,超期羈押、久拖不判問題,進行了投訴控告。要求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立即停止違法與不人道的超期羈押、久拖不判行為,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 2020年2月22日,許豔去郵局給余文生律師匯錢,但是沒有匯成。...
「中共黨魁的意志就是共產黨的意志,而共產黨的意志則會通過全國人大、全國人大常委會走過場、舉手錶決後成為國家法律,共產黨對這個國家的統治就是黨魁對這個國家的統治……習近平既然掌握中國政府的一切權力,就應該對中國政府的一切作為承擔責任,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習近平在疫情中的責任 只會伏地跪拜權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隸的民族。 中國人有能力、有權利追究政府的責任,有能力、有權利追究執政者的責任。 爆發於2020年初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時間內就席捲全球100多個國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確診病例已近430萬,死亡人數已近30萬。...
——中國災難的根源,就是當權者擁有了最高權力還不夠,還要把這種權力變為終身的獨裁權力,六四的災難、香港的災難和正在來臨的經濟危機,都是這種腐朽帝王思想的產物。在六四31周年來臨時,全世界都意識到,已經到了消除中國皇冠的時候了。
——香港抗議六四屠殺的象徵符號曾是華叔,三十年後集權制度終於淪陷香港,民間「攬抄」抗議很悲壯。今天黎智英誓言「犧牲」絕不撤離,不會像李嘉誠那樣選擇逃離,而是與香港共存亡,這將重塑香港抗議領袖的新一代符號。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已經連續30年、每年都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當局的禁止;數十年來,紀念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遭「六四」軍事鎮壓的犧牲者的和平集會每年至少有數萬人參加,有些年份參加者多達15萬甚至20萬人。 「作為在中國唯一能夠大規模表達要求對手無寸鐵的平民死亡問責和可以公開舉行紀念活動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專制党國的強制失憶和審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禁令的發出之際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嚴重打擊,以及本應受香港法律和國際法保護的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受到破壞之時。」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絕批准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的申請,稱集會「...
——今天,世界已經陷入巨大的災難,抗爭已經變得更困難更有風險。但世界也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驚覺更清醒,更加認識到中共專制制度的嚴重危害。在紀念“六四”31周年之際,我們堅信,自由必勝,專制必敗。
——時間會流逝,記憶會淡漠,但雕塑會紀錄下今天發生正邪對決的每一個悲壯和英勇。香港的手足們,你們的犧牲不會被忘記,雕塑就是你們歷史的勳章!香港黃絲手足們,你們的抗爭得到了所有熱愛自由民主的人們的堅定支持。我們一直與你們站在一起!直到勝利!​
——香港員警以前是非常優秀文明的執法部隊,但現在已淪為港共政權鎮壓機器,面目猙獰,殘暴兇狠,形同德國納粹党衛軍。維持了30年的維園萬點燭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壓,但我們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會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維園,那就讓我們在自己身在之處,燃起一枝燭光吧。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就在世界各國全力抗擊世紀瘟疫之際,香港局勢急遽惡化,中國當局借兩會之機公佈了「香港版國安法」。此前,當局已經打出一套組合拳,為該法造勢掃清障礙。先是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甯出來放風,聲稱在香港回歸後,「國家安全始終是突出短板」, 「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1] 接著,香港警方拘捕李柱銘、黎智英等15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參加香港反送中運動遊行集會。前些天,又在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舉中把親民主派立法委員關在門外不許投票,讓親北京的李慧瓊當選主席。至此,香港全面淪陷,「一國兩制」壽終正寢。 中國之所以不顧臉面,悍然踐踏香港法治體系,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並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精心籌劃,...

頁面

訂閱 政府問責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