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粉碎中港共分裂香港民主力量的詭計,走出中港共編織的羅網,反過來用這個機制來團結社會上不同派別的民主力量。「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香港人自主的志向是不能改變的,政治人物不能向強權示弱,任重而道遠。
——北京終於對香港反抗力量的領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許多人的預料。如果中共不能徹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僅會鼓勵港人堅持抗爭,而且會鼓勵更多內地人奮起抗爭。這是中共最大的噩夢,因此,為了防止這個噩夢成真,北京已經顧不了許多。
自由亞洲電臺(RFA) :《 香港為何向黎智英開刀?蓬佩奧深表擔憂 》 中國人權 資深政策顧問 高文謙 則向記者分析了當局要先向黎智英「開刀」的原因。 「首先(壹傳媒)這個媒體是(香港)唯一可以跟北京當局說不的媒體,所以政府覺得這個危害非常大,一定要封殺這種聲音。第二,黎智英先生是香港大亨裡敢於跟北京說不的人,他有財力、有媒體,他的影響力很大。第三,《香港國安法》通過以後,很多人想要離開香港,他(黎智英)堅決不離開,我相信在他的感召下,像黃之鋒、周庭也留下來和香港的自由共存亡。」 …… 高文謙 認為,北京當局意圖快速解決香港問題,感歎香港迎來至暗時刻。 「...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這樣的人。今天雖然黎智英等還不至於砍頭犧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劉曉波這樣在獄中迫害而死。黎智英這些義士對此十分清楚,但他們仍然不為所動,堅持留下來,等著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毀香港,但摧毀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中美關係是回不去了,只會越來越糟糕。現在,美國並不想從中國獲得經濟利益,也不打算跟中國並存,而是徹底把中國當作自己的敵人。中國現在開始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可能為時已晚,美國人失去了對中國的信任。
——正如台灣經歷長期四十多年白色恐怖,仍然可以爭取到民主自由的到來,香港過去一年多反送中運動可見,香港人不屈不降的抗爭精神、洶湧澎湃的創意,以及為香港未來無懼打壓的勇氣及真摯感情,我相信前路荊棘滿途、但人心不死。
尊敬的外交部長閣下: 我們17家機構與獨立學者聯合給您寫信,表達我們對中國政府於2020年6月30日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國安法》)的嚴重關切。我們珍惜您在公開場合表達對這一事態發展的關切,但是,我們更期待您採取具體行動,讓中國政府和香港當局清楚地知道,《國安法》無疑將會在根本上改變雙邊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在未與香港人民協商的情況下,逕自頒佈了香港版《國安法》,並提出了廣泛的禁制令,涵蓋定義不明確的「行為」和「活動」,其中包括一些原本應受到香港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國際法所保障下和平行使的基本權利。該法規定了對分裂、...
——港版國安法的霸王硬上弓,顯示在中國專權政治之下,《基本法》的保障已經蕩然無存。香港人若不是選擇移民離去,就要面對至少已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政治現狀。在國安法圍堵下,35+恐怕是不切實際的幻想。而即使實現35+,只要看看國安法的硬上弓,就知道民主派也難有作為。
——劉曉波的死亡是一個象徵,象徵著在暴政肆虐之下一代又一代人的受難,象徵著中共專制政權對人類正義和良心的極大嘲諷,象徵著西方對華綏靖政策的道德污點和政治惡果。他的生命與死亡,已經超越了政治博弈和利益計算,它將在人類精神和人性尊嚴的緯度上,向我們每一個人進行持續的拷問。
背景 經過近一個世紀的殖民統治,英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84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以下簡稱《聯合聲明》),為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鋪平了道路。《聯合聲明》確定將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其「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並享有「高度的自治權」;其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在50年內保持不變。雖然「一國兩制」一詞未被明確提出,但它卻是奠定《聯合聲明》的基礎。 [1] 儘管中國在2017年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歷史文件,竭力予以廢除,但它仍然是一個在聯合國註冊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英國政府作為共同簽署國,有義務監督和確保該條約的有效執行,以保護香港以及其他國際社會的法治和基本權利與自由...

頁面

訂閱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