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聯合聲明》在1984年公佈時,中共是故意不把香港事務視為中國內政,反而是主動將香港問題國際化,藉以對外展示一國兩制的成功。既然如今雙方都認為對方毀約,違反國際法,那麼,中、英兩國政府都應立即把事件交由聯合國 / 國際法院來審理、裁決,儘快還香港一個公道吧!
——中國災難的根源,就是當權者擁有了最高權力還不夠,還要把這種權力變為終身的獨裁權力,六四的災難、香港的災難和正在來臨的經濟危機,都是這種腐朽帝王思想的產物。在六四31周年來臨時,全世界都意識到,已經到了消除中國皇冠的時候了。
——香港抗議六四屠殺的象徵符號曾是華叔,三十年後集權制度終於淪陷香港,民間「攬抄」抗議很悲壯。今天黎智英誓言「犧牲」絕不撤離,不會像李嘉誠那樣選擇逃離,而是與香港共存亡,這將重塑香港抗議領袖的新一代符號。
——在西方的「接觸政策」、金錢和科技的幫助下,六四屠殺後,中共專制政權日益強大並逐步向全球滲透擴張。中國政府越來越不掩飾它的國際野心。近幾年來,西方終於開始警惕中國對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脅,並採取措施進行圍堵和反制。儘管已經很晚,但晚做總比不做要好。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已經連續30年、每年都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當局的禁止;數十年來,紀念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遭「六四」軍事鎮壓的犧牲者的和平集會每年至少有數萬人參加,有些年份參加者多達15萬甚至20萬人。 「作為在中國唯一能夠大規模表達要求對手無寸鐵的平民死亡問責和可以公開舉行紀念活動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專制党國的強制失憶和審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禁令的發出之際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嚴重打擊,以及本應受香港法律和國際法保護的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受到破壞之時。」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絕批准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的申請,稱集會「...
——時間會流逝,記憶會淡漠,但雕塑會紀錄下今天發生正邪對決的每一個悲壯和英勇。香港的手足們,你們的犧牲不會被忘記,雕塑就是你們歷史的勳章!香港黃絲手足們,你們的抗爭得到了所有熱愛自由民主的人們的堅定支持。我們一直與你們站在一起!直到勝利!​
——習近平敢於不按牌理出牌並不是因為有甚麼雄才大略,而是因為他根本不在乎香港人民的福祉,他絕對不能允許香港的抗議運動成為中國民眾反抗極權統治的樣板,為了維護一黨專政,尤其是維護自己的絕對權力,他寧可毀掉香港這顆東方明珠也在所不惜。
——香港員警以前是非常優秀文明的執法部隊,但現在已淪為港共政權鎮壓機器,面目猙獰,殘暴兇狠,形同德國納粹党衛軍。維持了30年的維園萬點燭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壓,但我們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會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維園,那就讓我們在自己身在之處,燃起一枝燭光吧。
——此次「港版國安法」出籠,不是習近平對疫情帶來的國際困境的一種緊急應對,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質的個人宣示,這種宣示不僅是做給世界看的,更是做給國內看的,一方面表達了習近平「我將無我」、不惜「國將不國」的決心,也有一些非常現實的政治算計。
——中國人大今天推港版國安法。這個法跟國家安全沒有半毛錢關係。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是要向大陸盲眾顯示,執政黨就是大家長,有權懲戒「壞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國際為疫情追責的險境中,作一次豪賭,賭的是美國和西方不會放棄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會對港版國安法採取實際的遏制行動。

頁面

訂閱 香港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