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New!
——曉波寫過一篇文章《超越始於恐懼》,承認恐懼,並進一步論證人類為了擺脫恐懼,才去超越的,沒有恐懼,人類就只能平庸。中華民族自「六四」後真是被恐懼魘住了。如今這個「喪魂失魄」的民族什麼都有了,就是沒有「膽」了。這一點,正是劉曉波存在的歷史意義。
——中國災難的根源,就是當權者擁有了最高權力還不夠,還要把這種權力變為終身的獨裁權力,六四的災難、香港的災難和正在來臨的經濟危機,都是這種腐朽帝王思想的產物。在六四31周年來臨時,全世界都意識到,已經到了消除中國皇冠的時候了。
——香港抗議六四屠殺的象徵符號曾是華叔,三十年後集權制度終於淪陷香港,民間「攬抄」抗議很悲壯。今天黎智英誓言「犧牲」絕不撤離,不會像李嘉誠那樣選擇逃離,而是與香港共存亡,這將重塑香港抗議領袖的新一代符號。
——在西方的「接觸政策」、金錢和科技的幫助下,六四屠殺後,中共專制政權日益強大並逐步向全球滲透擴張。中國政府越來越不掩飾它的國際野心。近幾年來,西方終於開始警惕中國對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脅,並採取措施進行圍堵和反制。儘管已經很晚,但晚做總比不做要好。
——有一批人始終懷揣八九信念,31年來癡癡以求,竟致大部分時間陷身牢獄。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運動傳承在這片土地的靈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實的守墓人,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八九守靈人。謹向陳西、劉賢斌等八九守靈人致以崇高敬禮!​​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已經連續30年、每年都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當局的禁止;數十年來,紀念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遭「六四」軍事鎮壓的犧牲者的和平集會每年至少有數萬人參加,有些年份參加者多達15萬甚至20萬人。 「作為在中國唯一能夠大規模表達要求對手無寸鐵的平民死亡問責和可以公開舉行紀念活動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專制党國的強制失憶和審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禁令的發出之際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嚴重打擊,以及本應受香港法律和國際法保護的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受到破壞之時。」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絕批准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的申請,稱集會「...
——今天,世界已經陷入巨大的災難,抗爭已經變得更困難更有風險。但世界也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驚覺更清醒,更加認識到中共專制制度的嚴重危害。在紀念“六四”31周年之際,我們堅信,自由必勝,專制必敗。
——時間會流逝,記憶會淡漠,但雕塑會紀錄下今天發生正邪對決的每一個悲壯和英勇。香港的手足們,你們的犧牲不會被忘記,雕塑就是你們歷史的勳章!香港黃絲手足們,你們的抗爭得到了所有熱愛自由民主的人們的堅定支持。我們一直與你們站在一起!直到勝利!​
——香港員警以前是非常優秀文明的執法部隊,但現在已淪為港共政權鎮壓機器,面目猙獰,殘暴兇狠,形同德國納粹党衛軍。維持了30年的維園萬點燭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壓,但我們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會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維園,那就讓我們在自己身在之處,燃起一枝燭光吧。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頁面

訂閱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