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

——“六四”三十一周年來臨前夕,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髮起“六四三十一年”公開信連署行動,呼籲年輕一代繼承八九民運對民主價值的追求,同時表示不承認中國政府執政地位,強調人民有選擇的權力。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門母親群體」在京部分難屬提前舉行了2020年新春聚會活動。難屬們回顧了2019年紀念「六四」慘案三十週年的活動情況,還特別提到尤維潔自提供家庭地址後幾年來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給難屬寄來聖誕卡之事。難屬們表示,雖然隨著歲月流逝,他們正在逐漸老去,但是信念不會改變,將繼續堅守「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不會退縮。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難屬和一位傷殘者因病去世,迄今為止共有59位難屬和傷殘者離世。看著這些被無辜打死的年輕生命,看著這幾位為尋求正義和為親人討回公道而堅守三十年,耗盡生命、抱憾離世的老人們,敢問中國執政黨和中國政府,對於1989年在首都北京發生的「六四」慘案還要沉默多久? !這一以政府行為,動用軍隊,蔑視生命,濫殺無辜,嚴重踐踏人權的罪行什麼時候才能依法昭示於天下? !
習近平上臺七年來,倒行逆施,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裡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最新的跡像是北京有可能讓林鄭月娥出面啟動香港緊急法,動用「香港警力」平息事態。這樣既可最大限度避免給國際社會造成中國干預的口實,又可在局勢不利時把責任推給港府。這是習近平的如意算盤,也是一場豪賭。習能否度過命中註定的這一劫,讓我們拭目以待。
2019年7月29日,著名的人權活躍人士 黃琦 被 四川省綿陽市中級法院 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 、「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兩項罪名判處12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二萬元。輿論普遍認為,這是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對異議人士最嚴厲的判決之一。 「這是中國當局對和平行使權利的維權人士的又一個可以預知、令人髮指的政治迫害,綿陽中級法院的判決凸顯了中國所謂‘法治’的含義」,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它意味著利用法律來懲罰、噤聲、虐待和折磨試圖揭露和解決嚴重社會問題的中國公民。」 黃琦是國內資深的維權活躍人士,曾先後兩次被判入獄,共服刑8年。他創辦的 六四天網 ,...
由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和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主持
六四血腥鎮壓已經過去30年,許多往事已經淡忘了,但6月4日當天親歷的兩個殺人場面卻一直刻骨銘心,揮之不去。現在把它寫出來,以紀念六四國殤日——現代中國歷史上那個令人心悸的日子。
瀏覽 中國人權「六四」三十週年專題網站 。 三十年前,1989年6月3日至4日,中國政府對在北京發生的大規模和平示威抗議活動實施了武力鎮壓。這場由學生髮起、以天安門廣場為中心的要求民主和改革、呼籲反腐敗的抗議活動獲得中國社會各階層的響應,教師、知識分子、記者、工人和其他平民等積極加入到這場持續50天的抗議活動中,全國各地許多城市也先後舉行了各類抗議活動。 在6月3日夜晚及隨後幾天裡,在中國最高當局的指令下,戒嚴部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用衝鋒槍和手槍開火,用坦克碾壓,用刺刀刺殺,無數百姓被殘忍地殺害。在「六四」鎮壓中,中國政府下令所謂的「人民解放軍」在和平時期殺害自己的人民,...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頁面

訂閱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