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

日前,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 周世鋒 和維權人士 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 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相繼開庭審理並作出一審判決。據網上發布的官方庭審筆錄和媒體報導,四名被告均表示認罪和悔罪,並接受​​判決。當局還發布了對同時期被捕、被指控相同罪名並獲取保受審的王宇律師的採訪視頻,在視頻中,王宇稱其律所主任周世鋒不是一個“合格的律師”,並對自己發表的“不當的言論”及接受過外媒的採訪表示“很慚愧也很懺悔”。 這五人是中國當局在2015年7月份開始的在全國范圍內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打壓行動中被捕的,一共有300多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成為打壓目標;迄今仍有18人被警方羈押,並已被正式逮捕,...
郭飞雄行将再转入监狱,探望后的姐姐传出他的心愿:“入狱后要求有书看,不下跪,不被强迫劳动,不被打”。还说若再被酷刑折磨则自己绝食,也要求妻子“带一对儿女到联合国门口绝食”。并说曾在“2007年,郭飞雄刚进梅州监狱的时候,狱警让他抱头下蹲,他不接受,狱警就指使另一名在押人员打郭飞雄,从楼梯上踢到楼下,打得飞雄满地滚,直到在场200多在押人员发出嘘声,才有管理人员出面,说不要弄出人命来,打手才住手”。 一个对国家和民族充满了积极美好期望的无罪的读书人,被这黑暗的时代投入监狱,这本身就是在戕害天良人理,更复入狱后逼迫他下跪,强迫劳动,进行野蛮殴打。 飞雄是有过牢狱及酷刑经历的。...
我們“709家屬”鄭重呼籲,所有關心人權問題的中國公民和國際友人,請將關注和譴責投向即將到來的8月2日天津第二中級法院庭審,以各種方式表達對被捕維權人士的支持。 我們是“709大抓捕”當事人的家屬,看到東網發布的王宇專訪視頻,我們感到擔憂和憤慨。視頻中王宇律師面部浮腫,東網文章又透露其剛做過乳腺手術,這讓我們十分擔心她的身體狀況。王宇自去年7月9日被捕以來,其家人聘請的律師從未被允許會見,關於她的消息我們僅能通過央視和東網看到,我們強烈懷疑王宇是在壓力和威脅下通過媒體做此表達。 然而,王宇專訪透露出該案8月2日開庭的信息,引起了我們的高度關注。 此前網站“博聞社”稱胡石根、周世鋒、翟岩民、...
遊明磊是趙威的丈夫。維權圈來自此內容 遊明磊聲明:今天晚上得知我為趙威委託的任全牛律師因為“編造並在互聯網上散佈當事人人身受辱的虛假信息,相關信息被大量轉發報導,造成惡劣社會影響,也給當事人趙威名譽造成嚴重損害,涉嫌犯罪”已於7月8日被鄭州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因去年“709事件”中妻子趙威被當局逮捕並關押於天津看守所,本人於去年7月份委託任全牛律師為趙威辯護,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任律師矜矜業業盡職盡責,幾次三番和當局溝通,多次到天津要求會見趙威,因被天津警方拒絕並向檢查機關提出控告,在這種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情況下,因網上的一些傳言而在微博上求證,並和嚴華豐律師到天津向警方核實情況,...
709被抓捕、被失踪近一年的幾位律師的妻子今日在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門口用“水桶秀”抗議當局踐踏法律的行為,並表達對失去自由的丈夫的支持,但她們均被警察帶到河西區公安分局掛甲寺派出所;而被抓捕律師的四位辯護律師在到天津檢察院二分院了解案件進展情況、遞交辯護手續和控告天津市公安局違法辦案的書面材料後,在走出來後遭警察強制口頭傳喚,並被威脅“不配合詢問就要開手續進行訊問”。 709 被捕律師妻子們進行“今夏最潮水桶秀”被帶走,辯護律師遭警察強制口頭傳喚 6月6號,幾位律師家屬們在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門口用“今夏最潮水桶秀”抗議,現場正被大量國保包圍,之後,...
82名來自全國不同省市的律師聯名發表譴責書,譴責天津警方非法剝奪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抓捕、被失踪近一年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訴權及其辯護人辯護權的行為,以及抓捕四位被羈押人士的妻子和與妻子們合影的四位律師的非法行為。6月6日上午,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維權人士戈平的妻子樊麗麗、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在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門口,展示上寫表達對丈夫支持的紅色水桶,11時45分左右,四人及她們委託的四位辯護律師及攝影師等人相繼被警方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掛甲寺派出所,直至7日凌晨3時許,他們才陸續獲得人身自由。譴責書要求天津市檢察院,北京市檢察院、...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說,王全璋被“顛覆國家政權”,關押整整11個月,其母親七十大壽是在對兒子的無比牽掛和苦痛中默默度過的,而今,其弟妹李文足和其他709家屬、辯護律師被天津市河西區掛甲寺派出所警察帶走,她不禁質問:法治國家的依法治國就是這樣子嗎?極權流氓們,你們受了誰的指使,如此膽大妄為!如此踐踏法律的尊嚴! 到底怎麼了?!——驚聞 709家屬和律師們被警察控制! 上週四是母親七十歲生日。在我的家鄉,老人七十歲生日,兒女們是一定要去祝壽的,無論飯局大小。老人享受的是兒孫聚在一起,簡單地吃頓飯,說說家常,嘮嘮里短。而今,我的弟弟王全璋律師被“顛覆國家政權”,關押整整十一個月了,不用說陪母親過生日...
濟南維權律師舒向新涉嫌“誹謗罪”案於1月8日下午開庭,當日上午,其代理律師蔡瑛和李方平前往濟南第二看守所會見了他。舒律師反映,他在1月4日遭暴打後聽力明顯下降,擔心耳膜穿孔。會見後,兩位律師趕往歷城檢察院提交了一份緊急報告。 報告要求對關押舒向新的看守所進行法律監督,變更對他採取的強制措施,並保證給予其治療。兩位律師還趕到歷城法院,準備在開庭前就舒向新的身體必須立即接受治療與法官王文燕再次交流意見,但王文燕不在。 ( 中國人權 注:舒向新被濟南市歷城法院以“誹謗罪”判刑六個月;其律師執照已被吊銷。) 附:李方平律師敘述舒向新1月4日遭毆打經歷的短文:《會見舒向新,從“生不如死”中走來!》...
Simplified Chinese (303.03 KB)
Traditional Chinese (429.64 KB)
頒布機構: 
公安部
最高人民檢察院
最高人民法院
在北京執業的瀋陽律師李昱函於2016年3月15日21時許發出消息說,她於3月1日去天津市看守所再次要求會見王宇時被告知:王宇現在已經認罪,希望好好配合公安爭取得到寬大處理,所以積極配合公安機關解除家屬聘請的律師,按要求選擇了律師,並且已經簽訂了委託合同。李昱函律師提出要聽到王宇親口解除委託的決定,並要求看王宇自己籤的委託,但都被拒絕。李昱函一直沒有收到王宇媽媽解除委託的消息,所以準備再去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宇,但3月15日她被瀋陽市和平區政府及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的截訪人員用警車帶往瀋陽。 王宇律師的律師李昱函被帶走,呼籲關注 2016年3月15日 3月1日去天津市看守所再次要求會見王宇,...

頁面

訂閱 律師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