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酷刑

  • Chang Weiping
New!
2020年10月22日,陝西維權律師常瑋平在發出講述其遭遇的視頻聲明僅僅6天后,就被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人員帶走;當晚,其妻接到寶雞市國保電話,被告知常瑋平因違反法律被監視居住。 常瑋平律師因參加2019年12月在廈門舉行的討論律師職業困境和社會熱點事件等問題的聚會,而於2020年1月12日被監視居住,其間曾遭受連續10天坐老虎凳的酷刑,後於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處以為期1年的取保候審。在過去近10個月中,常瑋平以「趣寶日誌」為題將自己取保候審的生活日誌做成短視頻發在YouTube上。以下是常瑋平律師于10月16日發佈的《 趣寶日誌211 》視頻陳述的筆錄。...
——我們要感謝王全璋律師的勇敢和執著,他仍然在為人權事業而抗爭。說出罪惡是實現正義的第一步。同時我想要再次強調,罪惡不僅在於它發生了,而且在於它每天重複地發生。在幅員遼闊的中國大地,無數的看守所、審訊室、監獄、勞改農場和黑監獄裡,時時刻刻都在發生酷刑。
民主維權人士姜野飛的妻子致信加拿大政府、聯合國和國際人權組織,呼籲出面干預,給中國政府施壓,以確保薑野飛在拘押期間有通訊和會見的權利,不再遭受任何酷刑折磨,並敦促中國政府釋放薑野飛。公開信說,薑野飛身為國際難民,並且在加拿大政府已批准接收的情況下,於2015年11月13日從泰國移民監獄被秘密帶回中國,被捏造罪名,並被迫在電視上認罪。2017年7月26日,薑野飛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偷越國境罪判處六年半徒刑,其家人沒有接到任何通知,事隔一年官方才在報紙上發佈消息。薑野飛在關押中遭受酷刑,一隻眼睛已經致殘。公開信說,這一切皆因薑野飛批評中共政府和抨擊習近平的漫畫所致。 中國人權、大赦國際、...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訴,目前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綿陽市檢察院此前已將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補充偵查。黃琦的律師一直未被允許閱卷。 據報導,黃琦罹患多種疾病,除了“新月體性腎小球腎炎”這一不治之症外,還有腦積水、肺氣腫、肝囊腫等。其律師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但均被當局拒絕。 11月3日,黃琦的代理律師之一 李靜林 前往看守所會見了黃琦。黃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打的。他還告訴李律師,...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江天勇的妻子驚聞江天勇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不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時簽署解聘辯護律師的聲明,是酷刑之下的產物,並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及陪同她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後,於11月21日晚在上火車準備回京時失聯的;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709”案被捕律師謝陽、李和平、李春富及維權人士吳淦等人在被羈押期間遭受毆打、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剝奪睡眠、被濫用戒具等嚴重侵犯基本人權的情形相繼曝光,就此,80多位中國律師和維權人士致信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依照憲法的規定立即成立特別問題調查委員會,就“709”系列案件存在的酷刑問題以及其他違法犯罪問題進行獨立調查,並向全國人民公開調查結論,及依法追究相關違法或犯罪人員的法律責任。該信開放簽名,連署郵箱: 871210035@qq.com 。 關於要求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查明“ 709 ”系列案件辦理過程中有關酷刑問題的建議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自2015年7月9日以來,...
“709”案被捕律師謝陽遭受酷刑的消息曝光並引起國際社會強烈譴責後,官方媒體中央電視台在2017年3月2日的報導中稱通過多方調查佐證,全面證明“謝陽沒有遭到酷刑“;報導誣稱有關謝陽酷刑是由謝陽的妻子和江天勇律師”合謀策劃“出來的,並讓江天勇律師出鏡認罪,還稱湖南省檢察院對謝陽酷刑進行了”獨立調查“等等對此,謝陽的妻子陳桂秋打破沉默,撰文披露她如何從多渠道 - 會見謝陽的律師,聽到謝陽求救的路人,謝陽同監室獲釋的囚犯,甚至良心未泯的國保,公安人員 - 獲得的謝陽遭受酷刑的信息陳桂秋還逐條批駁了中央電視台的報導,並稱對那些抹黑她,否認謝陽酷刑,參與此報導製作的所有人,她將保留依法控告的權利,...
2017年3月14日、15日 聯合國的主要人權機構——人權理事會於2017年2月27日至3月24日舉行第三十四屆會議,中國並沒有被專門列在理事會的議程上,但各國政府仍可在第四項一般性情況辯論階段就特定國家的人權狀況發言。“中國人權”組織的代表在日內瓦旁聽了部分會議,包括一般性辯論,其中加拿大、捷克共和國、歐盟、法國、德國、英國和美國等政府的代表都在發言中表達了對中國的人權狀況的關切。 下面是 中國人權 翻譯的各國政府的發言(看英文請點擊 這裡 ),按會上發言的先後順序列出。 項目 4: 需要理事會關注的人權情況 (單擊 此處 可聽現場直播) 歐盟, 2017年3月14日 “...

頁面

訂閱 酷刑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