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Record of an Interrogation of an Ai Weiwei Employee

April 8, 2011

During a four-hour interrogation at the Nan'gao police substation in Beijing, Liu Yanping (刘艳萍), a worker in Ai Weiwei's studio, was verbally abused in obscene language by a man who said that he was not a policeman, but a "hooligan, auxiliary police." The man threatened to beat her up "outside" and "mess with" her husband if she discloses the interrogation on the Internet. The interrogation included detailed questions about the compilation of and posting online the names of the victims of the 2008 Sichuan earthquake, a project that Ai Weiwei initiated, and the artist's activities.


我经历的北京警方一次野蛮的“询问”

4月7日下午16点13分,我的手机接到号码64362624打来的电话,自称是朝阳分局警察,要我到南皋派出所(艾未未工作室所在地的派出所)瞭解情况。我问是哪方面情况,他说在电话里不方便说,也不说姓名。自从4月3日艾未未被失踪、抄家以来,工作室人员、志愿者被带至南皋派出所协作调查的已有十多人了,终于到我了。

17点45分我到派出所门口。一名自称朝阳分局的男便衣把我带入派出所的一间办公室。一会,一男一女穿着便衣进来,大概30岁左右。笔录前,女警查看了我的包和衣服,要求我把手机拿出,关机放桌子,说他们不会拿走的,我照办了。我要求出示证件,男的出示了警证:张京京,北京市公安局。女的找了下说忘带了,是朝阳分局的。气氛平和。

张警官说,今天我们找你是瞭解下艾未未工作室情况。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呀?怎么认识艾未未的?我说以前在银行工作,后来辞职回家,带带孩子,看到艾未未工作室需要调查汶川地震遇难学生的志愿者,就写了封邮件给他,就来了,认识了。

这时,女警接了电话,然后说,不好意思,还要检查下。她走过来重新搜查我的衣服,从上到下非常仔细摸了一遍,最后让我脱下鞋子看了一下。重新搜查了我的包,确定我手机关机。

问:你是什么时候、如何到艾未未工作室来?

答:大概是2009年4月,我在艾未未新浪博客上看到他在做遇难学生名单调查,需要志愿者,我觉得这个调查很好,就写了封邮件说想参加。

问:你在信里说什么,留了什么电话,谁通知你来的?

答:我就是说我平时有空,希望能来,电话我忘记了。后来一个男的,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有空,可以来帮他们输入一些名字。

问:他说是艾未未工作室吗?隔了多长时间给你打的?

答:是。时间忘记了。确实想不起来了。

问:你一周来几次工作室?

答:嗯,有空就来,3次左右吧。

问:具体做了什么?

答:主要是5.12遇难学生名单调查。当时是一些志愿者去当地收集遇难学生名单,他们用电子邮件或信件寄回来,我们来录入整理。后来是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我们向一百多家政府要求公开和地震有关系的信息比如死亡名单,建筑质量鉴定,每年校舍检查等信息。

问:名单调查有多少人参加?是当地人吗?是从北京出发吗?

答:我没见过去实地调查的志愿者,我来的时候调查已经开始了。《花脸巴儿》纪录片里提到去参加这个调查的志愿者有二三十个吧。

问:《花脸巴儿》内容什么?谁拍摄的?

答:是关于地震后学生家长生活的纪录片吧,是志愿者在灾区调查名单的时候随手拍的吧,后来就剪辑成纪录片了。

问:你们为什么要调查名单?

答:觉得这些死去的地震中的孩子名字不该被掩盖和遗忘,我们应该发现并记住他们。

问:这些活动是艾未未自己的主意?还是别人的主意?

答:这我不知道。

问:名单调查出来做什么用?

答:没做什么用,就是公布出来。

问:谁给你分配工作?你做完工作交给谁?

答:我们这来来往往的都是志愿者,没有什么上下级分配工作。艾老师有什么工作需要就会告诉我们。我做完就是放在电脑里。

问:每个月给你多少钱?钱是从谁手里领取的?

答:我记得刚开始来的几个月是没有任何钱。后来我经常来,艾老师知道我家很远,每个月给我一些车马费,每月给过1、2千吧,后来是3千多,钱是会计给的。

问:你说你这么远,不是纯折腾吗?你何苦啊?我真理解不了你。会计叫什么?男的女的,会计每天来吗?你们在一起吗?有没有换过会计?

答:我不知道她名字。女的,我很少见到她,我们不在一起。我没有见到换过会计。

问:工作室一共有多少人员?说说他们的名字。有固定的电脑吗?有知道谁负责拍摄吗?

答:我们办公室里有时候有6、7人吧。只知道徐烨,其他志愿者来来往往的很多,记不住名字,没有固定的电脑,都是公用的,谁来谁用。

问:你一周去三次,怎么可能只认识徐烨呢?那你们见面怎么打招呼?你这样说就是不配合调查了。

答:我确实记不住名字了。不配合你们我今天就不会来这里了。

在询问中,进来一男的,1.8米以上,壮实,白净脸戴着无框眼睛,一进来先使劲在我旁边桌子上摔了东西,然后拿凳子坐在和我面对面坐下。当时我问:请问你名字,哪里的? 他说:赵晨星(音),朝阳分局。他径直拿起我的身份证,打开我的手机就到另一边看。

这时候,突然他冲着我的脸突然大声骂:傻比,你个大傻比,cao你妈的大傻比……给你脸你还不说了你个大傻比!

我说:嘴巴干净点。

赵:“傻比,你个大傻比,你还发消息说去喝茶……傻比,赵赵都给你手机里发过短信,你不认识啊,刘晓原你不认识啊……

我说:还我的手机,你是警察吗?人民警察能这样吗?(我太后悔带手机来了,教训啊)

赵:你个大傻比,cao你妈的大傻比,我现在不是警察,我就是一流氓,协警,我就要骂你怎么滴,你个大傻比,cao你妈的大傻比……

我说:如果不是警察,你没有资格呆在这里,请你出去。

他站起来,指着我脸怒吼:“你们这些大傻比,调查什么名单,你们给地震捐过一分钱吗?捐过一滴血吗?房子塌了你们救过吗?大傻比,要什么sb信息公开,有什么用呀?你们还嫌灾区不够乱吗?你们这些大傻逼,给政府添乱……”

他就这样冲着我脸吼骂了好几分钟,我闭上了眼睛。最后他停下来,拿着我的手机到另外房间去了。

询问的张京京和女警就坐在旁边看着他的行为熟视无睹,没有制止。

张继续说:“你要如实向公安机关反映情况,不得有隐瞒或歪曲,否则就是做伪证,要负法律责任的,你听明白了吗?”

我说:“今天是你们找我来瞭解情况,在询问期间却有警察败类辱骂我,抢我手机,我从现在开始不再回答问题”

他回来就还你的,你先回答”

抢劫犯,先还我手机” 我告诉他们“艾未未被带走5天,家里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手续,你们已经违法了。就在草场地,你们还绑架走了文涛。”

张警:你不是家属,我们没有必要告诉你什么手续;文涛是谁呀?你怎么知道是警察绑架的?警察不可能绑架,你这样说我可以告你诽谤警察。你怎么认识文涛的?

网上认识的。你是艾未未专案组的吧?”

是,我是临时抽过来的,我自己还有一摊事呢,你赶紧答了,我们还得回家呢”

然后他又问我“去过几次四川?和谁?去干吗?知道老妈蹄花吗?谁拍的?内容是什么?艾未未有几个办公室? 艾未未什么时候在办公室? 艾未未在办公室做什么?他的推特都是自己发的吗?有人代发吗?博客有哪些?谁来发博客?谁上传视频?艾未未工作室有做设计的吗?他自己做吗?他在办公室刻光盘吗?他有哪些纪录片?拍了做什么用?销售吗?艾未未有没有接受过什么国外媒体的采访?知道艾未未有哪些艺术作品?哪些展览?知道葵花子吗?用什么材料做的?成本多少?做了多少?他的艺术作品在哪里做的?知道卖到哪里去吗?知道兽首吗?

以上我基本上都回答不知道。

张警:你觉得艾未未是不是有意不让你们志愿者知道些什么?

我:这我不知道。

中间姓赵的又进来几次辱骂:cao你妈的大傻比,你这几天都干什么?4月3日那天你在哪里?你在网上发了什么照片,大傻比……

我只说:抢劫犯,还我手机。

他竟然说:“凭什么说是你的呀?傻比,你叫它,它会应你吗?你叫呀?我还说是我的呢”

我说:你嘴巴干净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在网上出现。

赵:你敢?刘艳萍,你要敢放到网上,别怪我用我个人的方法解决,我在这派出所里不打你,我出去打你;你个傻逼,你经得起我一巴掌吗?打你嫌脏了我的手,我不搞你,我搞你的老公……你个傻逼”

张警、女警教育我:“隐瞒事实,要付法律责任,刘艳萍,我觉得你要好好学一下法律。”

我已经回答了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答案?”

你这就是不配合了。我觉得你态度不端正。我们本来觉得你本来没什么事情,但是你要这样遮遮掩掩,就让我们觉得你有问题,到时候真有了问题,你别后悔。你只要把这几个问题,回答完了就回家了”

大概9点的样子,在询问室已呆了3个多小时了,我说要去上厕所,当我从凳子上站起来往前走的时候,姓赵的拽住我的后衣领,一下子把我拽到座位上,他站在我跟前,居高临下对我说:不许去,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

我心里也相当惊讶,北京警察素质差到这样,不亲身经历真难以置信。不过我也看出他们似乎急于尽快结束对我的询问。

最后,姓赵的进来把手机放在我桌子上:还给你,放在这可以吧! 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张警:你说说你的简历,哪年入的什么学校。

我说:这是个人隐私,与你要瞭解的艾未未工作室无关啊

张警:那你这就是不讲信用了,你刚才说还了手机就回答~,有关无关,不是你说了算。

我说:我和你不存在交易,手机本来就是我的。

他们又对我“不端正”的态度教育了数次。

最后张警:好吧,那我就写拒绝回答,保持沉默。

我回答我的住址和电话。

签完笔录,4页,发现前面问的很多问题他们都没有写上。我要求写上一句:询问过程中赵晨星对我进行辱骂威胁,张警官不同意。拿到手机是晚上21点50分了。张警让我等一会,他到外面走廊打电话汇报,听见了一句:……她非常不配合。

几分钟后我走的时候,派出所已经一片漆黑,整个楼看不到别人,姓赵的还跟着我到大楼门口,我当时还真有点害怕,于是匆匆离去,结束了这次难以想像的野蛮的“询问”。

刘艳萍

2011年4月8日,13811718474

(4月8日早上,我分别向110和北京朝阳区督察投诉赵晨星(音)的野蛮违法行为,他们说,调查后将给我答覆,但目前我还没有得到任何答覆)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