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生觀察:阻止黃琦與母親見面是喪失人性的專政體現

May 15, 2020

中共四川當局以疫情為由阻止黃琦與垂危之中的母親見最後一面,這完全是喪盡天良,違背法制與人權。疫病只是個藉口,而阻止黃琦與母親見最後一面,才是目的。當局這種完全不顧人倫道德的行徑,是公然背離人類文明,挑戰人道底線。


隨著時間推移,身患多種疾病、腫瘤已擴散且年高87歲的蒲文清老人,已日益絕望於生前最後得見一眼系獄的兒子黃琦了。一個瀕死老人最後想見兒子一面的願望居然在這個號稱盛世,標榜尊重人權,許諾依法治國的時代,而成為空談,這充分暴露出中共當局與人類文明、法治、人權背道而馳,而只信奉完全喪失人性的赤裸裸的冷酷無情的階級專政的權力本質。

黃琦1963年4月7日出生於四川,畢業于四川大學無線電子系,1998年成立了“天網尋人事務所”,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網站。

由於網站同時還登載各種批評時政的文章,引發中國當局的關注。2000年2月,原四川省國安人員卜列平等人到天網尋人事務所與黃琦發生衝突,黃琦被打傷。這一事件引發極大反響,隨後中國當局查封了天網網站。4月15日,在一家美國網路服務提供商的説明下,天網網站重新開張。由於以後天網在時政與公共評論中的聲音越來越尖銳,2000年6月3日即六四事件十一周年紀念日的前一天,黃琦被員警逮捕。在被捕近三年後,2003年5月9日,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黃琦有期徒刑5年。黃琦被捕後,引起世界廣泛關注,美國政府及數百家國際組織抗議中國大陸對黃琦的迫害。中國國內民間對司法裁定有巨大的爭議和質疑,認為事實和證據都不能成立,並認為這是當局一直拖到近三年後才判刑的原因。2004年6月國際人權組織無國界記者和法蘭西基金會授予黃琦“第2屆互聯網自由獎”。2005年6月4日,黃琦刑滿獲釋。

2008年中國汶川大地震後,黃琦積極參與救災活動,同時為地震中死亡學生的家長提供幫助,而且在網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6月10日晚,黃琦和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兩名工作人員吃飯時被幾名身份不明的人強行塞進一輛汽車帶走。6月16日上午,黃琦母親蒲文清收到了其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受到刑事拘留的通知書。7月,黃琦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名被正式起訴。2009年11月23日成都市武侯區法院對黃琦案進行了宣判,法院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檔罪”,判處黃琦有期徒刑三年。2011年6月10日黃琦刑滿出獄,繼續從事人權工作。

2016年11月28日,黃琦在家中被警方帶走。12月7日,有訪民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黃琦已被刑事拘留,正被羈押於綿陽看守所。黃琦母親于12月16日返回家中,並得到官方通知稱黃琦因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而被正式逮捕。

2019年1月14日,四川綿陽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黃琦被控涉嫌“洩露國家秘密”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的案。美國等西方國家外交官前往綿陽法院試圖參加旁聽,但均遭阻攔。多名趕去圍觀的黃琦支持者被限制自由後,不久被釋放。庭審前,黃琦的老母親、85歲的浦文清到北京去陳情,表示黃琦的健康狀況危急,不希望兒子在獄中送命,多次申請保外就醫但都被駁回。浦文清2018年12月7日在北京遭到暴力毆打和阻止上訪。2019年7月29日,四川省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黃琦"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沒收個人財產2萬元。黃琦提起上訴,但被四川高院駁回維持原判。

2019年12月24日黃琦已經入四川省巴中監獄服刑。監獄規定罪犯入獄兩個月後家屬才能會見。本來打算兩個月期滿後會見黃琦,怎奈疫情爆發,監獄中止會見。如今黃琦的母親肺腫瘤已擴散,呼吸困難,每天輸氧,生命垂危,隨時可能離開人世。而據蒲文清女士跟監獄方瞭解,黃琦也因身患重病而無法分到監區安排工作,據此,黃琦的母親深恐自己不能見黃琦最後一面,而黃琦也不能活著走出監獄。

中共四川當局以疫情為由阻止黃琦與垂危之中的母親見最後一面,這完全是喪盡天良,違背法制與人權。因為在現代科技下,黃琦與母親完全可以通過視頻會見,不存在引發任何疫病危險,但四川執法當局拒絕如此輕易可作出的安排。可見,疫病只是個藉口,而阻止黃琦與母親見最後一面,才是當局的目的。中共當局這種完全不顧人倫道德的行徑,是公然背離人類文明,挑戰人道底線。

當然,中共當局信奉的馬列階級鬥爭學說,就是主張無情鬥爭與殘酷專政,公然拋開人類一切人倫綱常與親情關愛。多年來不僅讓親人成仇,父子反目,師友為敵,屢屢造出種種傷天害理的罪孽,而且公然剝奪親人最後生死相見的機會。將大批政治犯如劉曉波、陳西、野夫等等人士最後見一面自己父母的機會剝奪。

今天,中共當局又在黃琦母子間再度製造這種人間悲劇。這種喪盡天良的行徑應該受到所有文明人類的唾棄!

 

——轉自民生觀察(2020-05-06)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