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July 3, 2020

为纪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陈建刚律师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办理谢阳律师一案的流水日志,日志记录了司法局和国保如何一步步威胁和控制办案律师,如何协迫当事人违心“认罪”,及如何迫使辩护律师退出辩护,揭露了中共当局用尽方法构陷入罪并阻碍律师辩护权的卑鄙手法。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办案日志》内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权律师大抓捕中办理谢阳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马上到了,这份日志是709当时的记录之一;③司法局、国保是如何控制、威胁一位办案律师,如何干扰律师办案;④谢阳案收场的真正原因,谢阳为什么会否认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刘正清律师搭档为谢阳律师辩护,现在我和刘律师都成了律师后。)

1. 2016年12月19日来长沙,签订协议和委托书,然后去了长沙第二看守所递交会见手续和解除对张重实律师委托的声明。警察表示要请示领导,且表示在48小时内通知我,但也没有通知。

2. 2016年12月22日,上午去看守所要求会见,警察找小领导,小领导带我去见所长。所长表示:①会见依法依规,我表示会遵守规定,所长表示君子协定;②19号刘正清会见时,所长怀疑我去了楼道里。但我没有。刘正清会见的时候,谢阳所里的一个同事见到了,和谢阳打了个招呼,然后他给他们律所的沟通群发了信息,而陈以轩截屏发了我们淄博案件群,我在后面加了一句话,说我就在门外。但是这个聊天被龌蹉的黑狗监控到了。

然后是副所长接见,副所长表示,①我加了他的微信,手机号是不是刘正清给的?是的。②依法依规会见。

3. 第一次:2016年12月22日10:30左右见到谢阳:①见到我我们紧紧握手;②看妻子和孩子问候的信件;③说到他的一些想法,数度落泪,“我为律师保留最后的一点尊严”;④谈到大家对这件事情的关注,老隋在外面也来了,谢阳又落泪。时间结束时约好下午再来。

4. 2016年12月22日下午先去法院交手续,刘征法官,刑二庭。手续交由他人代收。

5. 2016年12月22日下午继续会见。谈了对案件如何辩护的大的方法、方向的设想。

6. 第二次:2017-01-04(4-6日周三至周五),上下午会见。刘律师手续交到了法院,已经拿到了起诉书。

7. 第三次:2017-01-12,再次到长沙会见谢阳。

8. 2017-01-16日,发出取保候审申请,要求取保,且复制光盘。-----------确认辩护权。

9. 2017-01-19日凌晨公布会见谢阳的两份笔录,一天都在转载。然后就是删帖,再然后重发,再删。

10. 2017-01-20海外媒体很多大量报导,虽然国内被删帖但是海外都在转载。且今天华尔街日报大篇幅报导。

11. 日本美国法国英国香港台湾等国家都报导了谢阳的酷刑事件,2017-01-24日,美国之音电话参与节目。

12. 2017-01-22日自发地开始了每人一照,至今2017年01月25日23:28:46已经有百多张照片,律师就有一百人左右,还有很多公民。

13. 2017-01-24,西班牙、海牙等都有法律界人士抗议活动。

14. 2017-02-06,再次上下午会见谢阳,制作了第三份笔录。

15. 2017-02-08,截止到今日,本案的关注度无以复加,欧美日等国家都在关注酷刑谢阳案。记者采访很多。

16. 司法局约谈记录:2017-02-14北京市司法局约谈,市局朱玉柱和朝阳区区局牛科长出面,你现在的处境极其危险,中央震怒,司法部、湖南省委都很恼火,压到市局、区局;你已经违规了,新规定不能发布案件信息;国保有你一大堆材料,你接受了外媒采访,给我看了一堆外媒的报导,其中有采访,有照片,有我和王宇的照片,还有美国之音的截屏之类,说是国保给他们的;你不能写文章,不能接受外媒采访;牛科长提到有一个投诉你,威胁我。最后朱说,会给国保打招呼,不让他们找我了。

17. 2017年02月24日,朝阳司法局王长宏来电,约谈。没空去。

18. 2017-03-01,谢阳生日,晚上环球时报文章出来了;2017-03-02央视、凤凰,播放视频。

19. 2017-03-2,1号环球时报发文,酷刑是捏造的,2号终于上了央视、凤凰等。我写了文章《会见谢阳的前后》,博客发布仅两小时左右,朱玉柱来电,兄弟你别发文章了,兄弟你别炒作了。

20. 2017-03-5,我发布《就湖南省检察院对谢阳酷刑事件“独立调查”的追问》,大概一两个小时朱玉柱来电,要求闭口不言,删帖等等。

21. 2017-03-7,我发布《政治谎言之后》文章,表达对谢阳处境的担忧。司法局约谈电话不断,但我没时间去。

22. 2017-03-7日,我公布了谢阳自己亲笔的《谢阳的声明》。

23. 2017-03-9日,王长宏发信息、打电话要求约谈,3月10下午两点半,我没时间,没去。

24. 2017-03-9日,我发布005号文书,《就谢阳是否被酷刑事项重新调查要求书》,一个小时内收到朱玉柱电话,你很危险,你要顾全你妻子儿女家人,你家人能不能全身而退……要求删帖闭口不言。长沙不让我去。说有危险。

25. 2017-03-9日,接到黎雄兵主任来信,对部分案件报备,司法局要检查,我问朱玉柱,答复说是领导的要求,为了保护我。

26. 2017-03-16日,律所主任黎雄兵来信息,说司法局要求查阅我代理案件的手续情况,特别提到青岛、福建等地的案件。要求我把委托协议、委托书、委托人身份证扥该档交到行政备案。

27. 2017-03-17日,再次接到朝阳司法局电话。从2017-02-24以来,朝阳司法局以两天一次电话的频率要求我回北京约谈我。我没时间去。

28. 2017-03-18日,朱玉柱来电,要求我给朝阳司法局电话沟通,赶快去谈话,解决问题,别把小事拖成大事。是为了兄弟好。

29. 2017-03-18日,我给朝阳区牛科长发信息,就约谈事项答复,前期我已经发了快递书面给他。他回信息要求我回京面谈。

30. 2017-03-18,黎雄兵主任来信息,要求我把青岛和福建案件的文书发照片过去。司法局朱玉柱来电要材料。

31. 2017-03-21日,朱玉柱再次来电,兄弟中央领导很生气,你快害死我们了,现在司法部领导都疯了,我们快要被逼辞职了。你回来咱们约时间吃饭,带上黎雄兵,我们坐一块谈谈。哥哥都是为你好。你别发声,别写文章,别接受采访。现在司法局都在为你这一个事忙了。

32. 2017-03-21晚上,黎雄兵主任再次来信息,要我书面的材料,案件代理手续。我答应回北京后邮寄。

33. 2017-03-22,收到李国蓓律师信息,北京市司法局、朝阳区司法局明天将联合对搴旗律师事务所进行检查,剑指陈建刚。

34. 2017-03-23,收到黎雄兵和李国蓓的信息,大致上说了司法局检查的结果,要对律所进行整改。黎雄兵公告了律所下一步要并入另外一家律所的事情,以后我可能没有这么宽松的环境了。且二位都劝告我和司法局沟通,不要完全撕破脸。

35. 2017-03-24日,我从福建回北京,在机场开始录制“十秒质疑”系列;2017-03-25日周六,李方平律师和我见面,我为方平录制了十秒质疑;随后李贵生律师十秒质疑开始出现;随后各位律师同仁的十秒质疑开始陆续出现。

36. 2017-03-26日,到西安,晚上和王甫律师就十秒质疑有讨论,我写了《十秒钟,一句话》这样一点思考的文字。

37. 2017-03-27日,十秒质疑继续增加,很具喜感。

38. 2017-03-28日下午,我的133手机号注册的微信被永远禁止使用。

39. 2017-03-28,收到葛永喜律师信息,司法局给他电话,要求他删除在推特上的十秒质疑视频。永喜担心我的安全,提醒我处理好后事。

40. 2017-03-29日,刘正清律师到了长沙,去了司法厅和看守所,但还是不让会见。

41. 2017-04-3日,这两天陆续传来消息,长沙贺小电要再次接受官方指派担任谢阳的辩护人。其中陈以轩和贺小电做过沟通,信息基本确定。今日我发信息给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42. 2017-04-9,陈桂秋公布了她写给贺小电的公开信,指责贺接受官方的指派,构陷谢阳。有人发给了贺,贺做了很多回复。我和他有短信沟通,他对于公众对他的指责,反击说“社会变态如此”。

43. 2017-04-10,马连顺律师和贺小电当面做了沟通。李贵生发信息做了沟通。还有蔡瑛电话做了沟通。还有很多很多给贺小电的短信等等。贺小电一再表示不会害了谢阳。

44. 2017-04-10,朝阳司法局来电约谈,很着急,我说我本周肯定会去,但是我今天就要出门去开庭,开完庭后会来就去司法局。他们算好了日期,说周四周五这两天等着我。

45. 2017-04-11日,我收到贵生来电,他和贺有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消息①2017-03-31日谢阳书面解除了对陈建刚刘正清的委托;②2017-04-5日,谢阳签了给贺的委托书;③湖南司法厅要帮助谢阳保住律师证,因此可以取保,大概是5月7号前释放谢阳,回家给他老母亲过八十大寿。

46. 2017-04-12凌晨1点,我从青岛回到了北京,下午去司法局谈话。司法局牛旭科长和另一位女士接待,没问名字,估计是我电话中训斥的那位吧。谈两件事,其一对我的投诉,我无任何过错,笔录很简单,牛科长和王女士到没有什么恶意。其二,谈反酷刑联盟的事情,说有反酷刑培训在泰国,我真不知道有这件事,牛科取笑我,你还是发起人呢,把你甩了你都不知道。

47. 2017-04-13傍晚,收到刘正清电话,湖南坐不住了,去广州找了他,还会进京找我,大意我已经知道了。


(第一次去长沙会见,文东海、隋牧青律师同行,现在我们三人都成了律师后)

48. 2017-04-13日一早收到朱玉柱电话,说湖南司法厅局有人来找我,安排在朝阳司法局见面。下午3点。下午我去了朝阳司法局,又是王女士接待,牛科在开会,朱没有来。我和王女士谈话聊天喝茶,聊到信仰的事情,多说了几句,为什么会信上帝,我说上帝里有平安,我还放了一首赞美诗《神的道路》听。然后牛科逃出会场来找我,又是聊天,说兄弟你多挣钱,少干风险的事,有事情告诉我们帮你解决。多挣点钱比什么都强。又聊了做北漂、考司考的事情。然后是湖南司法厅局来了。

湖南司法厅汤处长和长沙司法局王剑处长,二人蔫头耷脑,有点不好意思,握手,坐下,说明来意。

①王处长先给我看了一张手机上的图片,说是谢阳在3月31日解除对刘正清、陈建刚委托的声明。

②我表示要先核实一些情况,其一,材料有原件吗?答曰没有。其二,来源是哪里来的?答曰办案单位;我问哪个单位?答曰或者是检察院或者是法院,这是露马脚的话。我说你直接说你在哪里来的吧?告诉我说是从看守所拍的。

③我表示这不合法,法律上没有这样的程序。没有原件,我如何核实真假?即便是有原件,我如何确实是谢阳所书?即便是谢阳所书,我如何确定他不是在胁迫酷刑之下写的?

④对方不能回答,说来就是想谈事。“谢阳是我们湖南的律师,我们作为司法行政单位要保护他,要设法保住他的律师证……所以,我们有事情沟通一下……”

⑤我说既然领导们来了,我们能否开诚布公地沟通?我们大家把条件说明白。他们说就是这样。且表示已经做工作,本月底要放人,所以希望我别再发声。

⑥我拿出2月14日给司法局写的报告给他们看,我说软处理的方式我之前就给领导们报告过,但湖南没有人听,春节前笔录公布之前我就试图和国保谈,他们不当回事,以至于大家失和造成今天的局面……对方无语,牛科打圆场说建刚过去的就不提了,我们就说下一步怎么办吧。

⑦我拿出第三份笔录的打印件给他们看,我表示这份笔录我是要公开的,但是我们北京的领导们不同意,所以没有公开。牛科说建刚这材料就不要公开了。他们把材料拿到手,我说可以留给你们。

⑧最后达成一致,对方月底放人,还说谢阳不同意取保候审,我没有问以哪一种方式放人,我这边偃旗息鼓。请我写一份手迹表示我收到了他们出示的解除我委托的照片,我写了一份,里面我表示的很清楚,我不能核实真假,但如果是谢阳真实意思的话,我愿意尊重。他们也看出来了,但接受了。

⑨握手告别。他们对朝阳司法局的牛科、王女士非常感谢。牛科送出去,表了一下功劳。我给足了司法局面子,这件事情终于可以解决,我也可以安心了。牛科说兄弟你以后有事情先给我说,我帮你解决,别先冲动。

整个过程,湖南客人要求不要外传。他们很客气,甚至有点泄气,蔫头耷脑,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49. 2017-04-13日,和湖南客人会谈结束后,我给朱处长发了信息,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朱处来信息,要求我平息静观,来日方长,回头再聚。你保持静默,对我们俩都好。

50. 2017-04-16日,贺小电律师通过马连顺律师给我传话,他认为谢阳应该免于处罚等等,想向我要我对本案的辩护词,没开庭哪里来的辩护词,但我给他要了一个邮箱,把我写的材料都给他了。邮件如下:

贺律师你好:

有关谢阳案,实体部分我根本没有来得及动手,但我觉得这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难的事情,有一点良知和常识就可以判断了。

我发给你的文件多数都是程序性文件,还有就是几篇文章。其中我向北京司法局写的一份报告中,有我对本案实体的一点分析,贺律师可以参考。

湖南司法厅局来北京见我,我把第三份笔录和我给北京司法局的报告给了他们。第三份笔录至今没有公布。

在前两分笔录之前我就试图和国保沟通,冷处理本案,但国保认为无所谓,以致于此。笔录公布之后,环球时报、ccav和湖南检察院都出来站台,但基本都输进去了。

现在湖南官方给我的承诺是本月底放人,我安静等到这一天。如果承诺得不到兑现,就我本人来说,绝不会罢休,湖南背后的导演肯定要后悔。

请贺律师指教。

陈建刚
2017-04-16

51. 2017-04-17日,收到消息,25号开庭。贺小电担任辩护人,认罪免罚。①认罪;②闭嘴;③离开这个圈子;④做个红色律师。

52. 2017-04-17日,C某某传来消息,C某某和王剑通信系,对谢阳的视频已经录制,不知什么时候会上央视。C某某怀疑谢阳会否认遭受过酷刑。这是我深深担心的。

53. 2017-04-20,看到陈桂秋嫂子发出的消息:

谢阳之妻陈桂秋:谢阳案将于4月25日在长沙中院开庭

自2016年12月份,陈建刚律师、刘正清律师取得谢阳家属的委托成为谢阳的辩护律师,后经长沙第二看守所批准会见谢阳,又经谢阳签字确认委托权,陈建刚、刘正清正式成为谢阳的辩护律师。

取得辩护权后,二位律师多次会见谢阳,了解到谢阳所遭受的种种酷刑,并开始对酷刑实施者进行控告。但控告所带来的不是酷刑实施者被追究责任,而是二位辩护人反而在2017年2月28日被长沙第二看守所突然禁止会见。家属和当事人自己委托的律师为什么被官方禁止参与本案?

湖南司法厅局在2017年4月份南下广州见刘正清律师、北上北京见陈建刚律师,表示谢阳已经在3月31日解除了对二位律师的委托,并转头委托长沙贺小电律师为其辩护。湖南官方为什么处心积虑要为谢阳更换律师?

现,惊闻长沙中院将于2017年4月25日公开开庭审判谢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一案,贺小电律师将作为辩护人出庭。

官方如何解决谢阳一案,家属、辩护律师和谢阳的国内外朋友们拭目以待。

陈桂秋于美国
2017年4月20日

54. 2017-04-24日凌晨1点,谢阳的嫂子来信息,说贺小电给他们电话,希望他们24日不要去长沙了。但是没说具体原因。

55. 2017-04-25日,大使馆、王峭岭、李文忠、二敏和大队的公民、律师到了长沙。但没有开庭。

56. 2017-04-28日,李和平被释放,说是判三缓四。各级国保去了好多,找王峭岭,要求他去天津见李和平,王峭岭没去。——正式的收割开始了。

57. 2017-05-3,我一家在云南被抓。警方提到了谢阳案件的事情。表示官方恨死我,但还没要动手整我,要求我不能靠近边境。

58. 2017-05-8日,谢阳案件开庭。谢阳当庭否认了存在酷刑。事后播放了张欢采访谢阳的录像,谢阳否认存在酷刑。

59. 2017-05-8日,再次公布谢阳亲笔声明,表示一旦自己认罪,要么是处于酷刑折磨,要么是处于交换,为了出去。大概两三天之后,谢阳又写了一份声明,表示1月13日声明作废。这显然是官方的要求,就是为了应对我公布的谢阳1月13日声明的。

60. 2017-05-9日,本案我的作用到此完结。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61. 2017-05-10,李和平到家,我和春富、陈以轩去见了李和平。和平说到酷刑、被迫吃药等等,往后开启了新一轮的抗争,家属为主。

62. 2017-05-15日,卢思位律师发起,要求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酷刑,律师和公民发起联署。

63. 有任何进展,必须计入日志,以备忘记。

Error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Error

The website encountered an unexpected error. Please try again 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