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儲海藍致函江澤民捍衛對丈夫劉念春知情權

October 31, 1997

著名異議人士劉念春在勞改隊失蹤﹐妻子儲海藍呼籲訪美的江澤民依法過問她丈夫所受的迫害﹐並呼籲國際社會給予幫助援救﹐中國人權正與哈佛大學聯繫﹐設法在江澤民前往哈佛講演時轉交儲海藍的呼籲信。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著名異議人士劉念春的妻子儲海藍說﹐劉念春現在下落不明。儲海藍寫信給正在訪美的中國主席江澤民﹐要求依法過問她丈夫所受的迫害﹐並呼籲國際輿論的關注和幫助。儲海藍在信(見附件)中說﹐她十月中按規定到東北探望被勞改的劉念春﹐勞改隊的干警告訴他已經轉到北京團河勞改隊。她回到北京後﹐數天內找遍了團河三個勞改大隊﹐均被告知沒有劉念春。她正商量以何種方式表達劉念春的失蹤﹐以便進行呼籲援救時﹐團河勞改隊在江澤民訪美前一天﹐又通知儲海藍﹐劉念春現押在團河勞改隊﹐並說寄出了接見通知書。但是儲海藍一等再等﹐總是收不到。六天後﹐在儲海藍的催促下﹐團河勞改隊口頭同意她前去接見劉念春﹐卻以各種荒唐不成立的藉口﹐推來推去拖延接見﹐最後乾脆不允許接見了﹐又不回答劉念春是否真的關在團河。儲海藍在哭著離開這個勞改場所時﹐許多同情她的勞教人員告訴他﹐團河農場根本沒有關押劉念春這樣一個人。萬分焦急和恐懼的儲海藍﹐面對中國政府的種種做法無可奈何﹐唯有轉信正在美國訪問的江澤民﹐要求依法過問她丈夫所受的迫害﹐並呼籲國際社會和輿論幫助援救。

劉念春是中國老資格的異議人士﹐一九七八年參加民主牆運動﹐是民刊《今天》的編輯﹐並擔任“星星美展”抗議遊行的糾察隊長﹐幫助援救民主牆被捕人士﹐因此被捕並判處三年有期徒刑。出獄後劉念春依然堅持人權民主的理念和追求﹐尤其是“六四”北京屠殺和平請願的民眾後。劉念春是一九九三年和平憲章運動的發起人之一﹐並擔任北京地區召集人。一九九四年籌辦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在全國有數百人參加該組織。他發起並參與了許多給中國人大會議和政府的建議信公開信活動﹐如“呼籲寬容”、“汲取血的教訓推進民主與法制”、“關於廢除勞動教養的建議”等等。因為這些人權民主活動﹐劉念春數十次遭到警察的關押拘禁﹐並被秘密關押兩次長達十七個月﹐又被判處了三年勞動教養。劉念春在關押中﹐遭到警察及被教唆的犯人虐待毒打﹐目前身患多種嚴重疾病﹐得不到必要的檢查治療。

中國人權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對劉念春及其家屬的橫蠻和違法迫害﹐要求中國政府必須依法告知劉念春的關押地點和真實情況﹐並准許儲海藍等親屬前往探視﹐依法允許劉念春保外就醫﹐治療他嚴重的疾病﹐以挽救健康和生命。中國人權將遵照劉念春親屬的意願﹐設法將他們的信轉交江澤民。中國人權已經與哈佛大學博士研究生、江澤民訪問哈佛大學時統籌聯絡安排抗議活動的楊建利進行了聯繫商談。楊建利已經和哈佛大學校方緊急商談轉交給江澤民信件一事。三十一日下午﹐由哈佛大學副校長 Anne Taylor 接見了楊建利﹐表示校方不能當面將劉念春親屬的信﹐還有昨天中國人權報導的陳龍德親屬要求遞交給江澤民的信﹐直接交給江澤民主席﹐但同意由校方交給中國外交部。楊建利已經將副印件交給哈佛大學副校長 Anne Taylor。與此同時﹐楊建利還在積極部屬﹐他認為會有更好更公開的方式﹐直接將信交給中國主席江澤民。


>


>

附件﹕《儲海藍關於劉念春下落不明給江澤民和國際社會的呼籲信》

劉念春是中國公民﹐四十九歲﹐因公開向政府寫信表達在中國實行民主和人權的觀點﹐以及通過合法途徑申請註冊成立“勞動者權益保障同盟”這個民間社團﹐於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關押一年之久﹐後於一九九六年五月被判勞動教養三年﹐並送往黑龍江甘南縣雙河農場勞改﹐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一日被轉移﹐現下落不明。

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五日﹐我千里迢迢前往東北雙河勞改隊探望時﹐那裡管教科的干警告訴我﹐“劉念春已經被轉送北京郊區的團河農場執行勞教”。十月十八日﹐我返回北京﹐第二天上午即前往北京郊區大興縣團河勞改隊尋找。團河勞改隊有三個大隊﹐我詢問了個大隊的有關干警﹐答復都是“沒有劉念春這個人”。勞改隊的領導辦公室﹐答復同樣是沒有。他們要我留下電話﹐說如果有消息會通知我。

這種下落不明的情況﹐使我們家屬極其焦急﹐我們四處打聽和詢問﹐並商量該如何處理才能得知真實情況。十月二十四日上午﹐即江澤民主席訪美前一天﹐勞改隊的干警打電話通知我﹐“劉念春在團河﹐我們已經給你發了接見通知書。”許多關心劉念春的朋友﹐對這時通知我都有各種猜測和懷疑﹐我則希望這個消息是真實的﹐但以往的教訓又使我十分擔心。我每天都到樓下等待郵遞員﹐六天過去了沒有絲毫消息。十月三十日我向團河勞改隊詢問﹕究竟是否給我發了接見通知書﹖中午勞改隊姓張的幹部給我回電話﹐說接見通知書發過了﹐沒有收到也可以在當天下午二點到三點來﹐直接到勞改隊辦公室辦理接見。

我按時到達﹐勞教科的干警卻說“誰通知你來的﹖”我告訴是一位姓張的勞改隊幹部﹐他們說有許多姓張的﹐沒有接見通知不准接見。我用了二十多分鐘向他解釋﹐但他不聽我的解釋﹐後來他接了一個電話﹐才開始詢問我帶了什麼東西﹐並不允許我將食品帶進去﹐說我可以送錢在他們的小賣部購買。我想他們講述了劉念春嚴重的病情﹐希望他們從人道主義出發﹐允許我將一些營養價值比較好的食品帶給劉念春﹔同時我也根據中國政府制定的勞動教養的管理規定﹐說按照有關的國家條例是允許給被勞教者送食品的。但是他們並不急於檢查我的食品﹐只是一味的拖延時間﹐對我的心急火燎視若無睹。我為了能夠早點見到丈夫﹐遵照他們要求﹐只拿了一包茶葉、一合營養液、幾個水果和幾桶罐頭。但是他們又改變了主義﹐指著那盒營養液說﹐“這個也不許帶。”我只好遵照他們的要求﹐將營養液取出﹐但是他們仍然站著不動﹐沒有帶我去接見的意思。這時一個佩戴 1112244 警徽的警察走進來突然對我喊﹐“要帶食品不許接見﹐這是我們勞改隊的規定﹐你認為不合法就去法院告我們。”這位警察向另外的干警低語了一些話﹐又將剛剛喊過的話對我大喊了幾遍。對這突然的變化﹐我深感憤慨和污辱﹐但為了能夠見到劉念春﹐我同意不帶任何食品去接見。但是佩戴 1112244 警徽的警察卻說﹐他們快要下班了﹐不接待家屬的會見了。我要求干警明確告訴我﹐劉念春究竟是不是關在團河勞改隊﹐警察這時沉默不回答了。我被這種戲弄收拾和污辱搞得一路哭了出去。在經過幾百名打谷勞動的勞教人員身邊時﹐不停的有人詢問情況和表示同情﹐他們問清我要接見的是劉念春後﹐非常驚訝的說﹐團河勞改隊就沒有劉念春這個人﹐最近並沒有什麼從東北雙河勞改隊轉來的勞教人員。劉念春難道消失了﹖我聽了不寒而慄﹐心頭一片茫然和恐懼。劉念春究竟在哪裡﹐為什麼政府不許我接見並欺騙耍弄我﹖我拖著沉重的腳步和懷著沉重的心情回到家﹐年邁的婆婆和幼小的女兒也同我一樣感到了恐懼。

我不知道該怎樣去尋找丈夫﹐我也不知道在中國可以怎樣運用法律保護自己的權益﹐保證我們可以免於親屬突然失蹤的恐懼。所以只有向正在美國訪問的江澤民主席呼籲﹐向國際社會的輿論和爭議呼籲﹕請幫我找到丈夫﹐關註一下我們的命運和權益﹗

劉念春妻子儲海藍
一九九七年十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