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不斷受騷擾威脅致心臟多次病發

June 3, 1999

丁子霖帶頭向最高檢察院控告李鵬等“六四”罪責者後﹐遭到中國警方堵門監控、以及化名者的謾罵、威脅、騷擾﹐丁子霖心臟病已經多次發作﹐中國人權強烈抗議中國政府這些極其不光彩的行徑﹐並要求立即停止對難屬、病人的迫害。

“六四”難屬代表丁子霖通過國際電話告訴中國人權﹐她目前正在遭受中國警方的各種迫害﹐她的心臟病近兩天已經多次發作。6 月 1 日﹐105 位“六四”難屬和傷殘者群體﹐通過在紐約的記者會向國際社會公告﹐已經正式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控告李鵬等“六四” 罪責人﹐並宣佈如果在國內不能爭取到公正解決﹐將向國際法庭尋求公正。控告李鵬等“六四” 罪責者的資料公佈後﹐丁子霖家中的電話很快被切斷﹐至少 14 名警察全天候監控她家﹐竟然採用頂住她家房門口監視的手段。丁子霖前夫的兒子和媳婦探望她﹐不僅遭到盤問刁難﹐所帶的花籃也幾乎被查扣。更讓丁子霖氣憤的﹐是有無數不相識的人﹐給她大哥大式的手機打電話。丁子霖的手機號碼﹐只有非常少的幾個人知道﹐另外只可能是郵政部門和警方纔知道。這些打電話的人自稱是王丹等人給他們的手機號碼﹐但丁子霖說王丹等國內外的民運人士根本不知道她的號碼。這些人還自稱是香港或旅居美國等國家的中國人﹐但丁子霖查看號碼顯示器﹐所有的電話都是北京當地打來的。打電話的人不斷謾罵﹐或者無理糾纏不休﹐將丁子霖領頭控告李鵬﹐說成是“你這次玩的挺大的﹐知道是在出賣、危害國家利益嘛”。丁子霖前夫的侄子﹐已經與她數十年沒有來往﹐也突然打來電話罵她控告“六四”罪責者﹐並威脅說要到電腦網頁上發表攻擊丁子霖的文章。丁子霖在迫害和威脅、騷擾的幾天中﹐心臟病已經發作三次﹐靠藥品急救和吸氧維持。

中國人權強烈抗議中國政府這些極其不光彩的行徑﹐並要求立即停止對身患重病的難屬丁子霖的殘酷迫害。丁子霖通過國際電話﹐向出席紐約記者會的人士說﹐中國政府殺了人還不允許說。中國政府現在對丁子霖的迫害﹐以及只有警方纔有能力對丁子霖發動的騷擾﹐正以實例對丁子霖所說的話加以證實。在“六四” 十週年的今天﹐這樣的做法尤其令人不能容忍。